第570章 今日不乳法

“尊贵的燕王殿下,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卑职道夫很想知道,在大宋,平民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这是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年轻人,他单膝跪地,昂起头,认真询问岳飞:“卑职们和宋人长相不同,即便得到了军旗,证明了忠勇,皇帝陛下会承认我们吗?”

岳飞神色平常,嘴角甚至上翘,带着一丝笑容。

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勇于战斗,都是好汉子。

爱才之心,岳飞是胜过赵桓的。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整整三百天,没有进入房间休息,吃喝拉撒全都在城头,哪怕面部受伤,也没有退缩。

他身上的伤疤不下二十处,即便在大宋的禁军里,也是当之无愧的硬汉。

明刀暗箭,风霜雨雪,没有摧垮他。

但是面对大宋的许诺,他犹豫了,尊严,荣誉,这些对于贫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更何况他的出身还要悲惨,他就是个奴隶,是跟着主人投身十字军的。

他的主人被大宋杀死了,他成了大宋的俘虏。

他拼命战斗,生怕失败。一旦被抓回去,领主战死了,他们也要跟着陪葬,甚至连家人都没法幸免。

这就是欧罗巴的封建制度,野蛮且绝望!

“你坐下吧!”

岳飞让人给道夫准备了一张椅子,笑呵呵道:“你杀敌过十人,是战斗英雄,便是在大宋官家面前,也是有座位的。”

听到了这话,道夫才敢坐下,只不过仅仅坐了半个屁股罢了。

岳飞没有说更多,只是道:“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很多人也不理解大宋的一些情况,现在有什么疑问,都可以询问我。”

停顿了一阵,岳飞目视着道夫为首的法国军团代表,发现大家伙都在犹豫,他索性笑道:“你们没想好,我就先谈谈自己,你们谁想到了,可以打断我。”

岳飞背着手,嘴角上翘,“其实我的出身也很低微,或许比你们大多数都要低微。我家是租种土地的,租给我家土地的地主是韩家,他们家出过宰相,是大宋士人当中的翘楚……”

岳飞毫不在乎地讲起了自己的家族情况,以道夫为首的法国军团都竖起了耳朵,不少人都心有戚戚。

租种土地的佃农,还是给宰相家种田的,的确和他们不少人都类似。可这么低微的身份,怎么能成为手握大权的亲王?

难道在大宋,不在乎血统吗?

至少亲王级别,总要是皇族吧?

“我投身了一场保家卫国的战斗,在那一场战斗之中,我侥幸立了一些功劳。一路升迁,最后受封燕王。”

“我想告诉你们,在大宋,千百年来,就有最底层的人,成为高官,乃至登上帝位的例子。我们的前人讲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质问。出身,血统,永远都不是问题,只要有能力,就能宰执天下,得到所有人的敬重。”

“这一种观念,在本朝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官家在唯才是举的前提下,又提出了四民平等,释放奴仆,均分田亩,推行教化……在我看来,大宋和欧罗巴最大的区别,我们是一个平民的世界,你们是贵族的世家。我们是世俗的,你们是教廷的……”

岳飞侃侃而谈,这些事情其实有人讲过,但是岳飞讲出来,可信度一下子就拉满了。

“燕王殿下,我们当真能和贵族一样吗?”道夫突然发出了疑问。

“在我的眼里,并没有贵族。我们的圣贤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在我们的历史上,也的确有很多显贵的家族,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败落了。哪怕尊贵如官家,也要怀着一颗谦卑之心,治理国家,造福百姓。做不到这一点,天下就会不安。”

岳飞呵呵一笑,“再拿我来说,此一辈是燕王,我的儿子大约会继承爵位,但是孙子,重孙子呢?就不好说了,或许几代人之后,就成了普通人。这也没有什么,哪有人能一直站在别人的头上,作威作福!”

岳飞说得寻常,可是在道夫等人听来,就有些翻天覆地了。

西方的贵族领主形成之后,基本就很少变动,上层的贵族和普通人就是两个世界。除此之外,还有一群高高在上的教士。

虽说西方也不停战斗,但是不管怎么打,领地都是老爷们的,平民只管出力流血就是了。

“燕王殿下,您难道就不想长久做贵人吗?”

“那是痴心妄想。”岳飞正色道:“在大宋,有一项最重要的前提,所有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平均分配,每个家,每个人都是相同的。这是平等的基础。每一个人都可能凭借着聪明才智,入朝为官,做到高位。没有能力,自然要被淘汰。谁要是破坏了这个根基,就会出现改朝换代,毕竟没有人甘心被剥夺的一无所有!难道这些人还不懂得拿起武器反抗吗?”

貌似还真有!

不少法国人低下了头。

和岳飞谈过之后,他们又聚集在一起,不断讨论,领会岳飞的意思,比较两边的不同……渐渐的,他们得出了结论。

“我懂得了,按照燕王殿下的说法,大宋的每一个人,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没有人一无所有。每一个宋人都是贵族,都是拥有土地的领主!只不过他们的封地内,只有自己而已!”

道夫的解释让人眼前一亮,是了,这么一说就明白了。

可既然是贵族,却没有奴仆附庸,说不过去吧?

“为什么要附庸?只有每一个人都成为贵族,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才能成就一个伟大的国度!一个巅峰的文明!”

道夫兴奋大吼,其他的人渐渐的也想通了一些。

一个全都是贵族的国度,一个平等的国度,一个凭着自身努力,得到尊重的国度……明白了,彻彻底底明白了,一个理想的国家该是什么样子!

法兰西太乱了。

就拿现在的法国来说,属于国王的领地远远多于法国的领土,与此同时,英国王室又在法国有着非常多的领地。

这就产生了一个非常绝望的情况,土地犬牙交错,情况复杂到了没人能说得清楚。

贵族之家争夺土地,对外用兵,发动十字军。

百姓们就跟牲畜羊群一样,领主告诉大家伙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允许反对,不允许思考,除了贵族,都是工具人。

如果不服从,还有教廷负责洗脑。

说来讽刺,许多人是被俘虏之后,才学会了拼写,能够读书,有了思考。

在过去的欧罗巴,物产本就不多,再加上领主和教廷的盘剥,剩下的那一点,已经不够温饱了。

这种情况在大宋,长久下去,必定造成起义。

可是在欧洲,就只能忍着,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老百姓,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他们肮脏,麻木,浑浑噩噩。

在贵族的眼里,的确就和牲畜一般。

只不过他们的境遇,正是贵族造就的。

没有他们无休止的盘剥压榨,老百姓自然可以体面一些,穿得更好,吃得更饱,还能读书明理,提升自我。

很可惜,欧洲的领主并不愿意给他们这些。

“我们必须学习大宋,铲除所有的贵族,把土地还给每一个普通人,让普通人成为国家的主人。我们不能让那些贪婪的贵族,还有愚蠢的教士糟蹋我们的国家,我们需要成为主人!”

“法兰西永不为奴!”

刹那的寂静之后,许多人都情不自禁,跟着吼了起来。

有了思想武装之后,果然就不一样了。

这些法国军团行动起来,他们寻找俘虏,还跑去几个十字军国家,大肆挖墙角。加入我们吧,不要浪费自己的生命。

杀回欧洲去,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谁也想不到,十字军诸国竟然是在他们的努力下,走向了崩溃……而法国军团竟然也达到了惊人的三万八千,似乎可以反攻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7 23: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