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纵情歌舞 其乐悠悠

那丫鬟打了三十下,才对张广说:“大人的话,只需要遵从。”

“你若是心中不服气,尽管可以告诉你家公子,都退下吧。”

女子说完,就站起身,从珠帘后面离开了,一个丫鬟带着封慎言他们离开,在离开府邸的时候,封慎言他们后面多了三个人。

“呼,终于出来了,这姑娘太可怕了,让我想起了当初见到将军一样,甚至比见到将军更加能让我感受到难受。”干将自嘲说着,封慎言这时才注意到干将后面的衣服都被汗湿了。

五人回到府中,房间已经不够用了,这时候陈予权主动提出回到国子监,干将也没有阻止,等陈予权走了之后,封慎言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然后询问说:“两人认为如何?”

非烟凌波看了看说:“这件事一根铁索不够,需要两根,我们姐妹轮换才能将人带过来,而且那陆姑娘必须镇定,若是她慌乱,我们就不能成功了。”

“这点我有考虑,不知道你们铁索需要多粗?”

“一般大小就可以,这一点倒是没有多大要求。”

大家决定好了之后,就开始行动了,封慎言他们前去外面打铁索,而非烟装成渔家去找到陆姑娘,和告知他们的计划。

非烟和凌波两人到了帝江畔,找了渔家租了一艘船,然后准备了一些鱼,打扮成渔家妇女模样。她们摇着船跟在泰安侯的船队后面。

泰安侯不愿意离开京城,船队也慢慢的走着,走了一个时辰,就要停下来休息半个时辰。

这个时候,非烟他们就靠近家眷所在的船队,船中护卫见她们是女子也没有多管,在卖鱼的时候,两人小心的寻找着陆姑娘。

她们用了两天时间,才找到陆姑娘。这些家眷见两人上船,连忙迎上来,虽然是买鱼,其实就是找人聊天,这些时日在船中无所事事,可把她们憋坏了。如今有两个生人就来,她们自然不愿意放过。

非烟两人在应酬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子神情憔悴的坐在一旁,如同死人一般一动不动。心中明白这个可能就是陆姑娘了,为了以防万一,非烟还是小心的询问说:“这人是谁?”

有人准备回答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说:“卖鱼的,打听这些干什么?”

“公公,我只是好奇。”非烟连忙说着,这时候凌波目光含情的看着那监督船的宦官,轻声的说:“公公,我妹妹无知,还请公公见谅。”

凌波常年在外走动,人情练达,她这精心的一眸,让这个不尝人事的宦官心头一热,伸出自己鸡爪一样的手,抓住凌波的小手,对着她们说:“不碍事,不碍事,不知者不罪,下一次记住不要多问就好。”凌波害羞的点点头,手指小心的划过宦官的掌心,让这宦官心头更加热了。

凌波在那里应付宦官,而非烟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探问,这些女子也没有什么提防心,一个女子很快就说出这个女子姓陆。

非烟两人见问出了,也不在多留。在离开的时候,那宦官还多有不舍。

接下里两天,她们就这在这船出没,一个护卫起了疑心,向宦官报告这两人怕是歹人,一直前来有什么阴谋。但宦官以为非烟两人是来找自己的,痛骂了那护卫,更将这个多事的人调离了这船。这一下整个护卫队也就不在多言,不过心中还在嘲笑这个没种的老东西还想要两个黄花闺女。

凌波几番查探终于知道了陆姑娘晚上休息的位置,一天夜深的时候,悄悄画船到船边,用铁钩上船,避开岗哨,到了陆姑娘的船窗前。敲了窗子,对着里面说:“陆姑娘,我乃是曾公子派来的。”

陆姑娘打开窗户,惊喜看着凌波,凌波这时候拿出一块玉佩,对着陆姑娘说:“这是曾公子交给我信物,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吧。”

陆姑娘点点头,凌波于是说:“按照这个速度,两天后,船队将进入黄鹤湾,那里狭窄,到时候我们会带来铁索,到时候我和妹妹将要背着你铁索渡江,你那会且不要害怕。你若是心慌出了差错,掉入江中,我等就难再救你了。”

“有劳姐姐了。”陆姑娘听着她的话,眼眸再次明亮起来了,约定好之后。凌波离开这里,在跳入船中的时候,她一时不慎,发出声响。

听到动静的护卫立马打着火把过来,一些人拿着弓箭对着凌波。这时候老宦官也来了,看到凌波皱眉准备询问什么时候,凌波哀怨的望着他。宦官咳嗽一声,对着四周护卫说:“把家伙收起来,各回各位,侯爷训练出你们,难道就是让你们欺负弱女子的吗?”

护卫知道这个老宦官的身份,也不在多争论什么就回去,反正出了什么事情这个老宦官担着就可以了。

宦官等人散了之后,让人放下软梯,让凌波上来。凌波到了船上,就委屈扑在老太监怀里,小声的说:“公公。”

“唉,你这小丫头,你和咱家一起回到侯爷府,咱家保证你日日元宵,夜夜寒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这件事我还要和我父母商量一下,请公公你多给我一点时间。”

宦官点点头,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凌波不动神色的阻挡,对着宦官说:“公公,刚才真是吓死奴婢了,奴婢先告辞了。”

凌波说着,脸色都白了,宦官看她这个样子,只好放他离开。

凌波回去之后,对着非烟说:“果然还是要按照封公子说的走铁索,船只太容易暴露了,不知道他们那边如何了?”

“已经传来消息了,他们已经到了黄鹤湾了。”

两人便到了黄鹤湾,和干将等见面。

看着封慎言不在,两人好奇询问起来,得知封慎言另外有一件事要处理,于是没有前来。大家心想这里已经安排妥当了,也不用他亲自前来了。

在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泰安侯的船队也停在湾里了。

晚上岸边,干将和张广打了两个木桩,非烟二人穿着水服,游泳拉着铁索到船边。这时候已经到了子时,床上的人多数已经入睡了,就算守卫的护卫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两人小心将铁索穿过铁环固定起来,然后凌波再次上船,她轻车熟路来到窗边,这时候陆姑娘已经准备好。凌波二话不说背着上的陆姑娘,然后跳到铁索上,快速的走动。

这铁索不过离江面一尺高,而且细小,背上的陆姑娘看着脚下真的如同凌波而行,吓得她紧闭双眼,不敢想象落下去会怎么样。

走了一段路程,凌波已经满头大汗,对着一旁的非烟说:“妹妹接着。”说完让陆姑娘松手,快速递给非烟。在非烟接手之后,陆姑娘一时慌乱,非烟连忙抱住她稳定身形。

这时候铁索吃重,岸上的木桩顿时被拔了起来。

这一变故让岸上的人不由吃惊,说时迟那时快,干将用力一拉,稳住铁索,站在一旁的张广也来协助,终于让两人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这五六丈水路。

随后他们拔了木桩,让两道铁索沉入江中,等一切痕迹消失之后。他们上了马车离开,在马车之中,曾鼎和陆姑娘相见,两人喜极而泣,拥抱在一起。

他们拥抱了一会,就像众人道谢,干将拿出一袋银子说:“九功兄弟,拿着这些钱前去天定城,捐一个监生,考南榜。日后有了出身,那泰安侯再跋扈,也不敢在明面得罪你。”

曾鼎两人跪下磕了三个头,感谢他的神恩。干将让他们快快起来。

在岔路口,曾鼎对众人说到:“我两人性命都是诸位所救,大恩大德永世不忘,日后定当结草相报。”

大家依依惜别,就此分开了。

封慎言三人和非烟他们分别之后,就出了京城。不在京城打铁索,是封慎言担心到时候泰安侯追查起来,京城铁匠最容易被抓去询问,到时候铁匠吃刑不过,将他们供出来。

三人到了京城百里外,靠近南直隶府的一座县城。三人到了安宁县,曾鼎便前去寻找铁匠铺,找到铁匠,说自己是村里造桥来打造两条铁索。铁匠在雪花花的银子面前也没有多想,立马开工了,这事情他虽然第一次干,但是在银子的作用下,铁匠许诺两天时间就可以打造完毕。

曾鼎收了收据,然后到约定的地方找到二人。封慎言他们已经找到住处了,三人先休息了一天。

在第二天,封慎言觉得无聊,就出去游玩了。

这安宁县不大,主街就四条,不过因为离京城不远,不少官宦士绅住在这里,倒也十分热闹。

他心中想着泰安侯的事,没有留心四周,走到拐角之处,不防被一群人撞到在地。

“韦学士公子娶亲,闲杂人等,速速避开,否则惹怒了我家公子,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为首的一个奴仆傲慢的说着。

封慎言本来不想惹事,听到这话,不由心头火起,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4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