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善后

看着陈长林,竟然还敢犹豫,叶明盛顿时眉头微皱,但还是决定在给陈长林,一个机会,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命令。

“去把他的胳膊给我砍掉一个!”

见到陈长林不敢对自己动手,马三顿时再次嚣张了起来,大吼一声道:“你们谁敢对我动手,就等着监察司抄家灭族吧,叶明盛你个狗官,你死有余辜,我已经将你的罪行全都禀告给了上面,你现在放了我,我还能替你求求情,如若不然你就等着腰斩吧!”

“铛!”

在马三的恐吓下,陈长林立刻就是被吓的手中的刀,都拿不稳了,掉在了地上,哭丧着脸冲着叶明盛哀嚎道:“大人,他是监察司的人,杀监察司的人是重罪啊··········”

见到这个家伙如此不堪大用,叶明盛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然后目光看向了叶铁,叶铁自然是没有任何犹豫,两个健步冲到了陈长林身前,手起刀落直接将陈长林的脑袋砍了下来,然后再次一刀将马三右手臂,一刀斩了下来。

断臂之痛让上一秒还威风禀禀的马三,立刻就是痛苦的哀嚎了起来,而在这个时候,叶铁捡起了陈长林掉在地上的刀,递给了默不作声的冯彪。

冯彪看着这把刀,又看了看一脸威胁的叶铁,深知自己不砍马三,自己就会被叶铁干掉的他深吸一口气接过了刀,按照叶明盛的命令,一咬牙将马三左手臂也是砍了下来。

见到冯彪的动作,叶明盛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冲着身边的叶家人说道:“你们每个人上前,给我砍这个出卖兄弟,猪狗不如的家伙一刀,不过记得不要将他砍死了,最后一刀一定要留给我!”

“是!少爷!”

众人齐声说道:

在叶明盛的命令下,在场的所有人都给了马三一刀,等到叶明盛接过刀,准备下手的时候,被绑在树上,没了双臂又挨了数刀的马三,一直是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活不成了,不过这个家伙也算是硬气,都落到这步田地了,目光仍旧阴狠的看着眼前的叶明盛,嘴巴还张着似乎还要骂两句。

不过叶明盛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抄起钢刀,冲着他的脖子,直接就是一刀下去,马三死不瞑目的脑袋,“哐当一声”就是掉落在了地上

杀了马三叶明盛神情自若的接过叶铁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身上的血迹,回过头来看着众人的神色,都隐隐有些担忧,慌张之色,他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有一个同僚,在监察司做事,这次的事情,就是他告诉我的,有他替我周旋,这马三死了也死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随着叶明盛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众人,神色皆是一松,人的名树的影,监察司的牌子确实很唬人,大家虽然听从了叶明盛命令,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惶惶不安,现在有了叶明盛的背书,大家自然也都可以松一口气。

解除了众人心中的担忧,叶明盛神情一肃,冷冷的说道:

“马三出卖我的下场,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他的死我们大家都有份,谁要再是出卖我,就跟他一个下场!”

说完叶明盛的目光,环视了一遍在场的众人,他目光所及之处,大家都是低下了头,无人敢与之对视。

对于大家这个反应,叶明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给了跟自己一同前来的叶东一个眼神,叶东立刻就是机灵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沓银票,分发给了在场的众人。

“每人二十两,等到班师回朝,大人我还有重赏!”叶明盛淡淡的讲道:

看着手中的银票,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冒着惊喜的光芒,在这个年头,银子的购买力还是相当顶的,一两银子足够买两石大米了,五两银子就足够一个五口之家,吃上了一年时间的了。

而他们作为叶明盛的亲兵,虽然比普通的大头兵多赚一些,但是一年到头刨除掉上头额外赏赐的布匹,粮食,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是八两银子而已。

所以现在叶明盛大手一挥,就是相当于他们两年半的俸禄,出手可以说是相当阔绰了。

在叶明盛的恩威并施下,在场的众人,皆是心悦诚服的抱拳行礼向他表忠心,在众人敬畏的眼神下,叶明盛重新坐上了马车,将善后工作留给了叶铁来处理,他现在大病初愈,在寒风中不能待太长的时间。

现在的宫都是乱世,死几个人不是什么大事情,马三的事情只要尸体处理的好,随便找一个由头,就可以蒙混过关,只要没有内鬼通风报信,监察司也没有什么办法的。

··················

··················

在叶明盛清除掉身边监察司密探的同时,在距离瑞山县两百里外的新安县的一处戒备森严军营的中军大帐中。

宣武禁军统领王康信,仔仔细细将手中书信的内容看了两遍,然后才放下书信,看着面前前来送信的叶奎说道:“除了这封信之外,叶将军还有没有什么额外交代的。”

“我家大人,只说让我将这封信,务必亲手交到您的手上!”叶奎恭敬的说道:

王康信闻言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回去告诉叶将军,十三号我自会登门拜访。”

“是!”

得到了王康信的回馈,叶奎立刻抱拳行礼退了下去。

叶奎离开后,坐在帐中的王康信,立刻就是向自己的手下吩咐道:“将李万顺将军给我请过来。”

片刻后一位身着戎装,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黑脸壮汉李万顺,走进营帐之中,大大咧咧的冲着王康信说道;“王兄找我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叶明盛,刚刚给我的来信,你看看吧?”王康信将手中的信件,递了出去道:

拿过信件李万顺扫了扫信上的内容,然后满脸不解的说道:“叶明盛他竟然约你我去瑞山县和他见面,他这是要干什么?”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5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