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宫都逃兵

“城头的情况如何?”站在安全距离,眺望了一下王城后,叶明盛向着身边的王宪询问道:

“禀告统领大人,一个时辰之前,城头上的宫都军队有了一些调动,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异动了。”王宪不假思索的说道:

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的叶明盛点了点头,就是开始巡视南门和西门的防区了,然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守卫这两门的高作荣和林怀武,和王宪都是向他反映了同样一个情况——一个时辰之前,城头上的穿着赤色甲胄的赤虎军,先是撤下了一些,然后又是返回来了。

这样的调动,虽然看似很正常,但是叶明盛却是总感觉有些奇怪,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对劲。

然而就在他苦苦思考,具体哪里不对劲的时候,他手下的士兵,突然来报柳京城外,出现了一股驰援的宫都军队,叶明盛闻言当即心中一沉,赶忙就是前往了东门。

尽管在制定,奇袭柳京的作战计划的时候,叶明盛就已经做好了,驰援而来的宫都军队反扑的准备,但是宫都军队的反扑,比他想象的要快很多。

叶明盛抵达柳京东门后发现,陈延年和刘世林这两个人,已经在他之前就已经是抵达了东门。

站在城头上,虽然距离有些远,叶明盛看的不是很清楚,他隐约可以看到,城下的这支宫都军队,大概在八百到一千人的规模,看旗帜上的字号,他们应该是柳京周边府县的守军。

虽然打着宫都军队的旗帜,但是这只军队无论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将领,还是普通士卒,装备武器都十分的简陋,只有寥寥几名将领有甲胄穿,普通士卒连武器,都做不到人手一只。

整支军队看上去破破烂***山上那些落草为寇的土匪,都好不到哪里去。

打量了一下,城下这帮人后,叶明盛心中有了定计,转头望向刘世林和陈延年说道:“出城迎战吧,将他们击溃!”

对于叶明盛的命令,刘世林和陈延年两个人,有些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同意见,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跟叶明盛开口。

见此叶明盛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咱们现在兵力紧张,应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据城死守等待援军!”

“但是现在问题在于,有这股人在城外,一旦王城里面的宫都军队突围,那咱们将会面对,腹背受敌的局面,这帮人虽然装备简陋,但是毕竟有上千人,他们要是和王城中的宫都军队联手,咱们就麻烦了!”

话音刚落,陈延年和刘世林恍然大悟,神色立刻就是严肃起来,陈延年深深的向叶明盛施了一礼后,旋即走下城头带着带着部下出城迎战。

陈延年手下的士卒,虽然只有八百左右,要比城下得宫都军队要少一些,但是面对这帮比土匪山贼强不了多少的宫都军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在陈延年的指挥下,双方只不过几个照面,就是将对方阵型冲散,剩下的就是趁势掩杀了。

城下的战斗形势,虽然一片大好,但是站在柳京城头上的叶明盛,脸色却是依旧凝重,突然他开口问道:“徐侯爷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刘世林闻言,神色稍显犹豫,但还是回答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样的!”

随着他回答的出现,城下的宫都军队是彻底,被周军所击溃,开始四散奔逃,见此叶明盛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从城头上走了下去。

············

············

深夜月色皎洁,漆黑的天空上布满了繁星,它们调皮的眨着眼睛,为这肃杀的夜晚,增添了一抹灵动的气息。

身处前线的叶明盛,并没有心情观赏如此绝佳的夜色,他抿着嘴唇,神情严肃的望着眼前的王城。

站在这里,感受到王城中的寂静,缠绕在他心中的那一丝狐疑,正疯狂生长········

在收拢了昨晚的残军之后,这王城之内的人,少说也应该有两千人,这人吃马嚼,消耗肯定少不了,按照叶明盛的估算,里面的人最多支撑一到两天的时间,因此现在就算王城之内粮食水源还没有消耗完,城中也不应该如此安静。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叶明盛觉得,这王城之中,必然出现了某种,他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这会是什么事情呢?

苦苦思索这个问题,却始终没有结果的叶明盛,心中有些蠢蠢欲动,想着是否要,组织一波兵力进行试探性攻城,探测一下城中的虚实。

就在叶明盛有些纠结的时候,突然营寨前方,出现了一些声响,似乎是什么人被捉到了,被惊醒的叶明盛眉毛微皱,低声吩咐道;“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得到命令的叶铁,立刻走了过去,片刻他押解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穿着宫都士兵衣服的人走了过来禀告道:“少爷,前面抓到了,偷偷从城墙上下来的宫都逃兵!”

正在琢磨王城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的叶明盛,听到叶铁的介绍,眼睛当即就是绽放出了一抹精光,赶紧开口询问道:

“王城中情况如何?”

对于叶明盛的询问,这名被俘获的宫都逃兵,虽然十分懦弱的低着头,不敢和叶明盛对视,但是却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说。

见此叶明盛的目光,旋即变的凌厉起来,知晓他心意的叶铁,当即就是一拳狠狠砸在了,这名逃兵的脸上,这个逃兵顿时惨叫一声,鼻梁碎裂鲜血直流。

听到此人的的惨叫,叶铁并没有就此收手,相反他打的更加狠了,沙包大的拳头,就是如同雨点般,打在了此人的身上,让这个家伙惨叫连连。

瞧着这个宫都逃兵的眼神中满是,恐惧和痛苦,叶明盛才轻轻咳嗽了一声,叶铁旋即停止了殴打,开始了审问,这一次这个逃兵终于老实了,不在装硬骨头,一边痛苦的呻吟,一边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1: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