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徐兆杰的军令!(求收藏!求票!求投资!)

冲动归冲动,不过一想到,这一碗汤药可能是裴智秀,不眠不休花费了好几个时辰的功夫,才精心熬制出来的。

叶明盛就不免有些心软,纠结了几秒钟,最终叶明盛狠狠的一咬牙,从裴智秀手中接过药碗,捏着鼻子一仰头,直接将这黑色的汤药送进了腹中。

看着叶明盛,如此滑稽的动作,裴智秀的眼神中,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接着她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用手绢包好的小包袱。

打开手绢里面是一层油纸,此时的叶明盛,虽然被汤药苦的有些龇牙咧嘴,但是他的目光,还是集中在了这层油纸上,有些好奇裴智秀藏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裴智秀将油纸打开,里面赫然是三块用杏做出的蜜饯,东西虽然不大,但是却是散发出一股子香甜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它一口吞下去··········

“昨天我去城里面随便逛了逛,看到了铺子里有人在卖蜜饯,就随便买了些,你把它吃了,嘴里的苦应该会好上一些的!”裴智秀将蜜饯递了过来,轻声说道;

听着她的话,叶明盛的眼神旋即变的复杂起来,裴智秀虽然说的简单,但是叶明盛很清楚,跟着自己从瑞山县出来后,裴智秀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银子,能有个五六两银子就撑死了。

而以如今的生产力,凡是和糖沾边的东西,都贵的要命,别看眼前的蜜饯只有小小的三块,但是裴智秀恐怕就要花掉她手上一半的银子。

一个女孩子能够花一半的家当,只为让你好受一点,想到这里的叶明盛顿时深受感动,激动之下他就是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裴智秀便是敏锐的意识到了他的心情,黛眉微蹙,纤纤玉指便是轻轻印在了叶明盛的唇上,示意他什么也不要说·········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后,裴智秀轻咬樱唇,将放着蜜饯的油纸,放在了叶明盛的大手之中,然后在叶明盛目光的注视下,飘然转身一个人默默地从营帐中退了出去。

感受着营帐中裴智秀的残存的体香,叶明盛越发捉摸不透,这个宫都少女的心思,想着想着叶明盛的目光,便是不由放在了手中的蜜饯上,轻轻拾起一颗,放入到了口中。

蜜饯入口,清甜的滋味立刻就是在,叶明盛的口腔中蔓延开来,这也让他有些沮丧的心情得到了些许的缓解。

此时的叶明盛不会想到,刚一返回到自己营帐中的裴智秀,就是再也压制不住的她内心中的情感,眼帘低垂,肩膀不住的耸动,低声哭泣起来。

虽然是在哭,但是她却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捂住嘴巴哭的极为克制,似乎是生怕让别人听到她的哭声。

晶莹剔透的泪珠,形成两道泪痕,从她白皙娇嫩的皮肤上滑落,犹如珍珠般落在地上,让人看着便是不由心生怜惜之意。

片刻后裴智秀情绪平复,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她从帐中默默翻出了,她从瑞山县带来的药箱,纤纤玉指轻轻抚摸着,药箱上的纹路。

突然裴智秀的的手,便是在药箱的底部的某处按了下去,顿时这件看似普通的药箱,便是无声无息间弹出了一个暗匣。

裴智秀十分宝贝的从,暗匣中将一枚样式古朴,正面刻着一行倭文的银镯子取了出来,戴在了她洁白的皓腕上,然后神色惆怅的,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喃喃道;

“母亲大人,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

··················

三日后,柳京东北角,叶明盛军营之中。

“叶兄,这是徐指挥使给你部的军令,恭喜你,你可以回洛安了!”叶明盛熟识的宣武禁军参将陈智霖,一脸艳羡的将一道军令,交给了叶明盛。

坐在主位叶明盛闻言,不动声色的接过军令,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他眼神中当即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

叶明盛没有声张,他不动声色的开口继续说道:“真是麻烦陈兄亲自跑一趟了,不知道除了我部之外,我宣武军中还有那支部队,能够调回去啊?”

陈智霖摇了摇头说道:“其他人哪有叶兄,你这样的好福气,都是在各地忙着清剿这些宫都余孽呢,不过也快了,那些宫都余孽成不了什么气候,要不了多长时间,就杀干净了,到时候就都可以回去了!”

说完陈智霖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然后站起身道:“军令既然已经送到,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就不多打扰了,等回到柳京叶兄咱们在一起把酒言欢!”

“好!好!到时候叶某人在元盛居摆上一桌,陈兄可一定要赏脸!”叶明盛笑着寒暄道:

将陈智霖送走后,叶明盛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当即返回到自己营帐中,找出了地图,仔细研究起来。

足足研究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叶明盛的目光,才从地图上移开,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疑惑之色············

徐兆杰给他下的这份军令,是要他明天就启程,从柳京返回大周洛安。

至于为什么要让自己回到大周,原因说的很冠冕堂皇,什么叶明盛这一营的将士,奇袭柳京劳苦功高,折损严重,不适合再继续留在宫都战斗了,所以让他们这一部,率先返回大周休整。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徐兆杰能够允许自己返回大周,叶明盛绝对会欣喜若狂,二话不说打包就走,在宫都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可真的是过够了,巴不得回到洛安,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另外也能早一点回去,托关系运作自己调去振武军。

但是这个时候,徐兆杰的这一封军令,虽然看上去没有丝毫问题,甚至还体现出了,他徐兆杰,徐侯爷的爱兵如子,但是不知为何,但是叶明盛却是徐兆杰的这封军令,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1: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