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王牧之(求收藏!求票!求投资!)

重新站起身的董春雨,在徐兆杰身边,恭敬站好,悄悄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暗感慨,蔡鹏博的两银子,是真的不好拿。

如果不是蔡鹏博,在送信过来的时候,安排人给他送来了二百两银票,董春雨才不会冒险替他说好话呢,不是看在银票的面子上,蔡鹏博的死活,跟他董春雨有什么关系?

“朝堂之上,有什么消息吗?”徐兆杰思考良久,缓缓开口问道:

“根据二老爷送来的信息,说振武军成立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上官宏远从神武军,正在选拨抽调忠于他的骨干武官,准备调入振武军中。

“林家的那位深居简出,这几个月来,没有丝毫的消息传出来,不知道身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杨纯臣和林懿两个人走的很近,据说林懿的弟弟林谭,有意迎娶杨家的女儿,这两家的捆绑很深了,有些同进同退的架势。”

说到这里董春雨声音顿了一下,神情看上去有些迟疑,似乎是不知道,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该不该。

“说吧!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徐兆杰注意到他的神情,微微一皱眉,沉声说道:

得到了徐兆杰的首肯,董春雨这才敢继续说道:“金英权已经正式卸任,辽阳监察司镇抚使一职,返回洛安去了,沈建忠已经继任············他的位置了”

董春雨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徐兆杰的反应,生怕自己那句话,刺激到了近来有些喜怒无常的大周镇远候。

但是让董春雨有些意外的是,徐兆杰的神色十分的平静,看不出来有丝毫的怒意。

“告诉手下的人,尽快把王康信给我找出来,既然沈建忠上任了,那我就好好给他一份见面礼,让他和王中森两个人狗咬狗去吧!”神色平静的徐兆杰,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机,冷冷的说道:

注意到徐兆杰眼神中的变化,深知徐兆杰性格的董春雨,知道了他动了真格了,浑身当即就是打了一个冷颤,不敢在徐兆杰身边多待,立刻就是躬身下去安排了。

··················

··················

大周都城,洛安东城,上官府邸中的书房中。

权倾朝野的大周首辅上官宏远,审视的打量着,站在他面前这位,身着黑色铠甲,披着红色披风的年轻将军,

这位年轻将军身材修长,剑眉星目,着实是一个俊朗美男子,只不过左眉上有一处小伤痕,让他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瑕疵,但也就是这处伤痕,却也让他神色间,多了一抹凌厉肃杀之气。

“牧之啊,这次对于广顺候出任,振武军指挥使,你有什么想法?”上官宏远缓缓开口问道:

王牧之闻言,有些沉默,几秒钟之后,他才冲着上官宏远一拱手,声音平静的开口说道:

“禀告首辅,末将没有什么想法,大人安排我在那个位置,我就去那个位置········哪怕就是一个小兵,我也会为大人,铲除所有的敌人!”

王牧之虽然说的情真意切,将他对上官宏远的忠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但是对于他的这番话,上官宏远看上去,却不是很满意,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心中的怨气太重了。”

对于这句评价,王牧之并没有反驳,依旧是恭敬的站在一旁,看上去算是默认了上官宏远所说。

“如果你这样的话,我或许该重新考虑,是否要将你外放去振武军了。”望着年轻的王牧之,上官宏远淡淡的说道:

王牧之闻言,神色终于稍稍有些慌乱,嘴巴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停顿了七八秒钟,才憋出来一句。

“我会听从陈指挥使的命令。”

见此上官宏远,再次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自己最为看好的心腹爱将,而面对着上官宏远直慑人心的目光,王牧之十分表现的十分坦然,两人对视了几秒之后,上官宏远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道:

“你不要怨恨陈德昌抢了你的位置,他本来都打算,颐养天年,弄孙为乐了,根本不想趟这一次的浑水,是那帮人硬把他抬了出来。”

“我虽然身为首辅,是百官之首,但是依旧要遵守朝堂上的规矩,尊重大家的意见,所以这一次倒是委屈你了·········”上官宏远的语气,虽然依旧平淡,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无奈。

感受着上官宏远话语中的爱护之意,王牧之神情中,浮现出一抹感动,他当然明白这一次对他的提拔,兵部那边的非议声有多大,所以即便是,从预想中的正三品指挥使,变成了正四品的指挥佥事,他对上官宏远,心中依旧只有感激。

“能为首辅大人的千秋大业,贡献出一分力量,牧之就没有任何委屈!”王牧之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一次去了辽阳,你要和公孙衡,好好辅佐陈德昌,尽快让振武军,在辽阳站稳脚跟,宋文辉明里暗里的动作,一定要小心提防,不要上了他的圈套,沈建忠已经上任了,辽阳镇抚使,去了那边他会帮你的。”

说到这里,上官宏远停下了口中的话语,目光又是在王牧之身上扫了扫,然后才继续说道:“陈德昌年纪已经不小了,我不会让他太过操劳的,他那一家子在洛安也离不开他,你在辽阳也要多帮陈指挥使············”

上官宏远的意思,虽然很委婉,但是这话一出,王牧之又不是笨人,哪里听不懂,他话语中的意思,虽然竭力压制心中的喜意,但是嘴角的一丝笑意,却是藏都藏不住,向着上官宏远深行一礼说道:

“多谢首辅大人栽培!”

上官宏远没有再多说了,只是挥了挥手,心情豁然开朗的王牧之,再次行了一礼,然后踌躇满志的离开了上官宏远的书房。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7 23:4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