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陈德昌的三个幕僚(感谢书友皮皮虾趴趴熊的打赏!)

蔡松他当年和叶明盛在昭武营的时候,虽然当过几年同僚,但是关系也就是一般,没什么深交。彼此见面点个头,万万没有想到多年之后叶明盛会来看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感慨激动。

寒暄几句,又叙了一下当年在昭武营为数不多的旧情之后之后,叶明盛也就没有跟他客气,向他问起了有关于陈德昌,白仁轩的事情。

尽管对叶明盛,为什么会问起这些事情,而有些疑惑,但是蔡松看在叶明盛拿来的那些东西的份上,倒也是尽心尽力的回答着叶明盛的没一个问题。

半个时辰之后,通过对蔡松的询问,已经对陈德昌和白仁轩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大概了解的叶明盛满意的离开了蔡松的家,然后直奔了钱不离的家,想要事不宜迟,直接通过钱不离去拜会白仁轩。

不过可惜的是,本应今天轮休的钱不离,因为部门事情繁多的原因,又被叫了过去当值·········

现在只有钱不离家中只有一妻一妾,一个老仆,加一个小丫鬟在家,白跑了一趟的叶明盛遗憾的给钱不离,留了一个口信之后,便是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因为昨天晚上睡的不是很好,起又很早的缘故,所以回到家后,感觉有些疲惫的叶明盛小睡了一觉,等到他醒来之后,已经是申时一刻了,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望着窗外的金灿灿的太阳,心情不错的叶明盛,慵懒的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随手从果盘中,拿起了一个大白梨,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大周的水果,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算太少,距离叶明盛家里不远处的洛安西市当中,就有桃,杏,西瓜,樱桃,荔枝,龙眼等十余种水果售卖,不过因为价格的原因,院子里面负责采购物资的叶铁,只买了一些大白梨回来。

虽然这大白梨,在水果中是最便宜实惠的,但是其实它的价格,在如今物价飞涨的洛安市面上也是很贵的,要三钱银子才能买一斤,因此院子中的几个人,只有叶明盛能够吃上,其他的人都只能看着·········

啃完了一个梨子,叶明盛将梨核随手扔进了渣斗之中,正要啃下一个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外站岗的叶奎,眼角的余光正偷偷瞄着自己,手里的大白梨,偷偷咽口水

见他这么贪吃,叶明盛也不吝啬,随手就是将手中的大白梨扔了过去

“吃吧!”

“多谢少爷!”

接到叶明盛扔过来的梨子,叶奎也不推辞,立刻就是向叶明盛拱手道谢,不过让叶明盛稍稍有些意外的是,叶奎虽然看上去很馋,但是拿到梨子的他,并没有立刻开吃,而是心满意足的将梨子,放进了怀中。

见此叶明盛有些意外的询问道:“现在就吃啊,你放怀里干什么?”

叶奎憨厚一笑说道:“这梨子用刀切一下,能分好几块,等会我给少爷站完岗,回去切开和铁哥,还有东子他们一起吃···········”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听着叶奎说的如此质朴的话,叶明盛愣了一下,突然感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的他,混的着实有些失败了。

别的穿越客,三个月时间,已经改变历史进程,或者改变居民的生活习惯了,到他这里,就身边几个手下连大白梨自由都实现不了,一个梨要几个人切着吃。

看这叶明盛神色暗淡下来,以为是自己说错话的叶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是小心翼翼的望着叶明盛。

见此叶明盛没有在犹豫,直接吩咐道:“

去告诉叶铁,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去西市多买几斤梨子,在买一点像是芦柑之类的其他水果,今天咱们大家水果管够吃!”

得到叶明盛命令的叶奎,十分兴奋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是兴冲冲的去西厢房的叶铁去了。

看着几斤水果,将能够让自己的这几个手下满足,叶明盛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年景不好,世道不太平,再加上洛安作为大周的都城,物价属实高了一些,自己手上虽然有些银子,但是毕竟还要办正事,叶铁这个大管家当的就只能,精打细算一些了···········

不过这样的日子,想来很快就是要过去了,想到这里,叶明盛的内心,瞬间变的火热起来。

今天他对蔡松的拜访,还是非常有成果的。

按照蔡松的说法,广顺候陈德昌,虽然是勋贵中的一员,家里面好几代都是侯爷,但是因为祖上留下来产业不多,而家里面族人有很多,好几百口人都指着那点产业吃饭。

再加上陈德昌本人,大半辈子待的地方,都是清水衙门,没在军中担任过什么肥缺,所以陈德昌的小日子,过的虽然称不上清贫,但其实也没有多富裕,照勋贵中其他的侯爷们,生活水平差了一大截!

生活过的如此这般,也就导致陈德昌并不是像叶明盛所预想的那般,和其他的勋贵一样,宾客如云,养着十几个二十个幕僚。

陈德昌的幕僚,满打满算,就只有三个人!

三个人当中有一个叫做李胜文的,是个账房先生,专门给陈德昌家产算账的,每年算收入多少,支出多少,盈余多少,亏损多少·········就算这个,其他都不管!

第二个叫做马大锤,家里边原本是个铁匠,所以叫做大锤,后来参了军名字也没换,这个家伙原本是,陈德昌的部将,作战十分勇猛,但是因为触犯了军纪,官职被一撸到底。

只能是以陈德昌幕僚的身份,待在军中,此人人如其名,猛则猛矣,但是做事情一根弦,不动脑袋,用他打仗杀人,那是一把好手,但若是其他的,那就不行了··········

而剩下这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幕僚,就是钱不离的大舅哥白仁轩。

白仁轩此人,据说原本是关中白家的一个旁系子弟,以好学和博闻强记,在读书人中小有名气,并且还曾经考中过景帝年间的进士。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