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手榴弹(感谢书友莫少宝,子非飞的打赏!)

“轰!轰!轰!”

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冲锋而来的契丹骑兵阵型乱作一团,互相践踏,踩踏,转瞬间就可以看到数百名契丹骑兵死于非命。

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贺敬云,梁学章,为首的一种将领,眼神中皆是浮现出了不可思议之色,谁都无法想象,上一秒还耀武扬威凶悍的契丹骑兵,此时竟然变成了这种熊样···········

尽管战果辉煌,但是此时的叶明盛,却依旧保持了冷静,向着身旁的郭志平吩咐道;

“趁他病,要他命!郭志平你带兵骑兵对趁势掩杀,尽可能多的歼灭掉契丹人有生力量!”

“不过你也要切记,不可恋战!见到敌军结阵,你就要立刻退回来!”

“是!”早已准备就绪的郭志平,当即躬身领命而去。

交代给了郭志平任务,叶明盛又是将目光移回到了,眼前依旧混乱不堪的契丹军阵中,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他准备的这些“木槌”其实就是简易版本的木柄手榴弹,其实从本质上来讲,这东西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早在几百年前北宋时期就出现过。

那个时候它叫做“震天雷”外壳由生铁铸成,内装黑火药,配有引信,爆炸后利用碎片来伤害敌人,岳武穆就曾经使用过它··············

只不过因为当时的黑火药配比,纯度的问题,导致为了保障威力,震天雷必须做的很大,这样一来不易携带,二来也不易发射。

另外也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出现受潮等情况,最终产生的威力十分有限,所以始终都没有发展起来。

而来自地球的叶明盛,通过后世的经验,对黑火药的配比,纯度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优化,在减小了它体积的同时,增加了它的威力和使用的便捷度。

不过虽然叶明盛头脑中有很多地球上的经验,但是受制于现在的生产力发展,他的手榴弹现在也还是有诸多的局限性,无论是威力还是其他方面,都远远无法和后世的手榴弹相提并论。

它还需要给引信点火,不能像后世那样一拉绳就可以扔出去,还和这个时代所有火器一样,很受天气的影响,对储存要求很高,更是在下雨天气无法使用。

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便是叶明盛对黑火药的配比,纯度进行了优化,但是即便优化的再好,黑火药终究还是黑火药,本质却是无法改变的,所以爆炸的威力还是小了一些,只有扔到契丹骑兵身边,才能造成伤害。

事实上在叶明盛看来,自己这手榴弹,现在之所以效果这么好,很大程度上还是占了一个突然袭击的便宜,打了契丹骑兵一个措手不及。

手榴弹本身对契丹骑兵造成的伤亡虽然不少,但是也不是特别多,不少契丹骑兵并没有死在手榴弹的袭击下,而是死于阵型混乱后的内部踩踏。

叶明盛这边暗自思考之际,那边的耶律炎,在度过了被叶明盛手榴弹打懵逼状态后,尽管心中在滴血,恨不得生劈了叶明盛。

但是看着郭志平率骑兵,从营寨中掩杀而出,大笑着将一个一个契丹勇士的脑袋割下。

耶律炎他就不得不将心中的情绪暂时抛之脑后,开始大吼大叫,试图将还没有彻底从,手榴弹袭击下缓过来契丹骑兵们重新集结列阵迎敌。

“快!列阵!”

“萧休,你先带着你的人,挡住他们!”

·········

·········

耶律炎动作很快,凭借着他在军中强大的威信,他很快便是控制了局面,但是趁乱已经斩杀了数百契丹骑兵的郭志平骑兵队,在叶明盛的命令下,如同泥鳅般滑不留手,

见耶律炎将混乱的大部队重新集结起来,郭志平没有犹豫立刻就是带着人,丢头就走,没有丝毫的恋战,重新在叶明盛营寨的后方游曳了起来,一时间局势又仿佛回到了昨天下午。

不过营寨还是那座营寨,郭志平的骑兵队还是那个骑兵队,但是耶律炎手下的契丹军队,却已不是那般兵强马壮了。

刚刚的惨败不仅是让他们士气低落,更是损失了将近千人,现在的耶律炎手下的契丹军队,已经不满三千人了·············

“大王子,现在还继续打吗?”灰头土脸的萧休,凑到了耶律炎身旁低声问道:

耶律炎回头环视了一眼,自己身后垂头丧气,毫无斗志的契丹士卒们,心中渐渐升腾起一股悲戚。

之前洗劫丰州那一次不是顺风顺水,兵锋所到之处,片甲不留?女人财货尽入囊中?

强悍的契丹勇士,何曾如此狼狈过?

眼中满是仇恨与怒火的耶律炎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弯刀,他很想抛下一切和叶明盛决一死战,用叶明盛和营寨中所有周军的鲜血,来洗刷刚刚契丹勇士们,所遭遇的耻辱。

但是尽管十分愤怒,但是耶律炎的理智,还是没有被愤怒所完全侵蚀的············

耶律炎咬了咬牙,用尽全身力气的说出了,他感觉十分耻辱的那个字。

“撤!”

得到了耶律炎的命令,契丹军队中的士卒和将领全都是如释重负般,灰溜溜的逃进了腰窝堡之中,倔强的耶律炎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谁都读懂了他神色中不甘与愤怒!

看着退回到了腰窝堡之中的契丹人,叶明盛的营寨里顿时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所有人都在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总兵大人神威盖世!”

也是不知道那个人最先开始喊,但是很快营寨中的士卒,全都是振臂高呼起来向叶明盛表达着他们敬仰之情。

大家都不是傻子,都清楚的明白,要不是叶明盛突出奇招,恐怕现在大家都已经成了契丹人的刀下亡魂了,所以这一声声高呼,无需将领动员个个喊的是情真意切。

贺敬云和梁学章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向着叶明盛长施一礼,心悦诚服的说道:

“大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非我等能及!我等拜服!”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1: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