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恨不能为男儿身!(感谢书友嗜书如狂着魔的打赏!)

“妙依,你知道叶明盛手下有一支将近三千人的骑兵吗?”崔绍看向安妙依,平静的说道:

安妙依闻言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有所耳闻,据说叶明盛让一个招安来的土匪,统领他手下的骑兵,这支部队目前驻扎在响水原,保护大隆昌的商队。”

安妙依说完,崔绍有些感慨的说道:“宋文辉以整个辽阳的财力,手下的骑兵也不过是万余人而已,叶明盛以区区一州之地,就积攒出了三千骑兵,当真是不反··········”

听着崔绍对叶明盛的夸赞,安妙依微微皱眉,才思敏捷的她能够听出来,崔绍的这番话是话里有话,并不是真的在夸叶明盛。

安妙依想的没错,果不其然崔绍下一句,便是向着安妙依说道:

“妙依啊,你可知叶明盛,麾下的这些骑兵是从何而来?”

崔绍的话触及到了安妙依情报的盲区,她也没有不懂装懂,在崔绍目光的注视下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见此崔绍也没有卖关子,直接了当的说道:

“契丹!”

“叶明盛在和契丹人做交易,他为了战马不仅把契丹人战俘送了回去,更是还想要用手中的军械武器卖给契丹人!”

听到崔绍的话,安妙依也是不由大吃一惊,红唇微张,尽管已经了解叶明盛之前的种种举动,知道叶明盛胆大包天,手段很野,但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未来夫君,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

先不说这件事情一旦暴露出去,不仅叶明盛自己要被五马分尸,更是要夷三族的啊!

就说这契丹人可是丰州的头号敌人,把自己的武器卖给自己的敌人,叶明盛这是得失心疯了吗?

尽管知道崔绍生性稳重,绝不会拿未经证实的事情来说事,更不会拿这种事情跟自己开玩笑,但是安妙依还是有些不相信,叶明盛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就在安妙依万分疑惑之际,崔绍又是继续说道:

“要想神不知,除非己莫为,叶明盛办的这些事情,已经让陈德昌知道了,陈德昌很是震怒,在昌庆府给叶明盛安排了一场鸿门宴·········”

“不过叶明盛这小子还算机灵,提前察觉到了风声托病没有去,要不然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于乱刀之下,身首异处了!”

听着崔绍越说越真,安妙依不免有些担心叶明盛的处境了,旋即向着崔绍请求道:

“姨夫,叶明盛来辽阳不到半年,就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假以时日他不是没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您明面上不能帮他,暗地里也是可悄悄施以援手的。”

“您现在要是帮他,那就叫做雪中送炭,但凡这叶明盛有点良心,就肯定会对您感恩戴德,想着日后报答你的!”

崔绍闻言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

“妙依啊,你这是关心则乱,叶明盛所处的局势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坏,只要他自己不送上门去,那么至少在现在,无论是陈德昌还是宋文辉,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手握两万大军,而且这小子还算是有本事,将这两万大军经营的是针扎不进,水泼不入的,从上到下大多都是忠心耿耿,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对军队的控制力这么强,这非常难能可贵”

“据我所知,无论是陈德昌,又或者是宋文辉,都是想要拉拢他麾下的那几名悍将,结果无一例外,全都是被断然拒绝,吃了闭门羹,他们废了那么大的功夫,也只不过是收买了几个都头的小官罢了············”

“陈德昌虽然对叶明盛的小心思很愤怒,但是宋文辉给他的压力很大,所以他现在对叶明盛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本来振武军对宋文辉各个方面都是劣势,要是再没了叶明盛这两万人支援,他就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据我推算陈德昌就是敲打一下叶明盛,他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真的和叶明盛撕破脸,陈德昌他也怕他前脚拿下叶明盛,后脚叶明盛就投入到宋文辉的怀抱里了!”

“他顶多就是在钱粮方面上拿捏拿捏叶明盛,让叶明盛后勤吃紧!不过有响水原的那条商路在,安之榕就得帮叶明盛,叶明盛的日子虽然不会很好受,但勒勒裤腰带挺过去问题不大。”

崔绍的这些话,信息量非常大的,安妙依消化了好一会,才是意识到了崔绍话语中的潜台词,旋即问道:

“姨夫,难道你觉得朝廷不会有援军来吗?”

“以我来看不会有的,上官宏远虽强,但是他树敌太多了,宗室,勋贵,门阀,很多人都想要他死,大家都知道决战的时候快要到来了,都在加紧布置,现在就看谁的动作更快了!”

“这一次就算上官宏远能够赢,我觉得他也要先应对来自雍凉的秦王,幽燕的赵复渠,这也是为什么宋文辉,现在敢动手的原因所在!”崔绍沉声说道

听到崔绍这一针见血的分析,安妙依心绪十分的复杂,她之所以选择嫁给叶明盛,并不是因为在偷偷观察叶明盛这些日子里,对叶明盛一见钟情,从小生长在门阀家庭的她,早已经见惯了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没有那么的花痴。

尽管父亲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后路,但是那并不是安妙依想要的,她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永远寄人篱下。

“褒姒转世,祸国殃民”的骂名背了这么多年,并没有打垮安妙依,没有让她成为一个怨妇,整天哭哭啼啼,自怨自艾···········

相反这磨练了安妙依的性格,让她的性格变的更加的坚韧,她心底里一直埋藏着一个梦,那就是总有一天,她要高高在上,让那些昔日在背后欺辱,嘲讽她的那些长舌妇们瑟瑟发抖。

在这个男性为尊的世道里,安妙依的心愿仅靠她自己是没有办法完成的,她需要依附一个男人,一个强大的男人,最好是一个能够君临天下,问鼎至尊的男人···········

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吗?

男人征服天下,女人靠征服男人,从而得到天下?

虽然恨不能为男儿身,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但是安妙依对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她很清楚自己对男人的诱惑有多么大,只要她愿意这天底下没有几个男人,不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安妙依一直以来都是在暗暗物色值的托付的对象,但是遗憾的是,也不知道是安妙依要求太高,又或者是确实没有什么潜力股,总之在叶明盛出现之前,安妙依一直都没有一个令她满意的人选。

而叶明盛的出现,则是让安妙依眼前一亮,这个男人虽然出身卑微,相貌平平,放在洛安那么多年轻子弟中,宛如沧海一粟般十分不起眼,就连做武官,也都是武艺稀松,不善征战,着实一个混子形象

但是越观察叶明盛,安妙依就越觉得叶明盛不同凡响,叶明盛城府深沉,能屈能伸,不拘小节,面厚心黑,心狠手辣。

至于那传闻中的鹰视狼顾之相,更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安妙依下定了最终的决心。

而现在她和叶明盛婚事,各项工作也正在有序进行当中,只等明年开春之后,便可以正式成亲嫁进叶家,成为叶明盛的正妻。

因此在这样一种一荣俱荣,一损既损的情况下,安妙依自然是对叶明盛的处境感同身受,希望叶明盛发展的越来越好············

看着安妙依神色的变化,崔绍喝了一口清茶后,淡淡的说道:

“以我来看陈德昌接下来肯定会寻求,从叶明盛这里调兵前往昌庆府,这对于叶明盛来说,就是一个考验了,叶明盛只要脑子没坏,就肯定不会让陈德昌从他这里调兵,但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

“振武军需要叶明盛,而他现在也同样需要振武军这杆大旗,如果拒绝了陈德昌,那么就相当于是跟陈德昌彻底撕破脸了,这对于叶明盛来说就很危险了,这意味着他连名义上的援兵都不会有!”

“一旦让宋文辉察觉到了,叶明盛和陈德昌之间的关系的破裂,他十有八九就会先打丰州,反正对于他而言,无论是丰州还是昌庆府,都是需要剿灭的对象。”

“既然如此何不柿子先挑软的捏?把叶明盛在丰州发展的成果吞了,接下来对付昌庆府的振武军,也将会更有把握!”

“所以叶明盛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既要拒绝陈德昌的派兵要求,但也不能跟陈德昌撕破脸,要维持住他和陈德昌之间脆弱的平衡,这就很考验他的手段了··········”

听着崔绍竟然破例跟自己讲了这么多,安妙依意外之余,也是意识到了叶明盛所处局势的危险,沉吟了一下,没有想到什么好对策的她,期望目光旋即看向了崔绍。

“姨夫,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吧!”

崔绍笑着说道:“你应该相信他的政治智慧,他对付王老棍子那一招,当真是妙不可言!”

“时机现在对叶明盛他来说是最重要的!选择一个好的时机下场,胜过数万雄兵!”

感受着崔绍言语中的深意,安妙依美眸中浮现出一丝精光,她终于明白崔绍非常会跟自己讲这么多,这些话并不是给她讲的···········

····················

····················

丰州,总兵府中。

一身黑袍的霍三,十分低调走入了叶明盛的书房,向着叶明盛恭敬的禀告道:

“大人,我刚刚收到消息,王牧之带着一百多人,已经从昌庆府启程了,预计大概两天时间,就会抵达丰州············”

叶明盛闻言眼睛微咪,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这还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自从贺敬云告诉自己,王牧之要来的消息后,叶明盛就立刻安排霍三根据这个消息,开展后续的工作,很快霍三的工作就有了成果,确认了王牧之要来丰州的消息是真的。

得到消息的叶明盛,一边开始了自己的布置,另一边也是在等陈德昌给自己消息。

如果说陈德昌提前通报,告诉叶明盛王牧之要来巡查,这是一种情况!

而如果陈德昌不说,然后让王牧之来打一个突然袭击,那这就是另外一种情况!

二者不能混为一谈,叶明盛需要区别对待,所以叶明盛一直在等消息,看看陈德昌究竟会选择哪一种,现在看来陈德昌选择的是后者。

“梁学章有什么举动?”叶明盛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

“他没有什么异常,每天就是往返于军营和家,生活的很规律没有什么异常”霍三回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叶明盛似乎是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有太在意,便是接着问到:

“人手准备的怎么样了?”

“全部就位,等大人一声令下,梁学章他们几个败类就可以人头落地!”霍三沉声说道:

“很好!”叶明盛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这一招大概率是用不上的,但是作为决策者,叶明盛要考虑到各种情况的发生,既要对事情的发展保持乐观,但也要应对好,最坏可能的出现!

想了想叶明盛觉得还是要做好更为慎重的准备,旋即交代道:

“启动甲三,一旦二号目标有任何异动,格杀勿论!”

听到叶明盛的吩咐,霍三有些意外,但是处于本能他还是立刻的点了点头。

“不要让你的人在跟着王牧之了,既然他们想来,我等着他们便是了,这些日子霍三你们也辛苦了!”叶明盛笑着安抚道:

“为大人效力,是我等的荣幸!”霍三适时表着忠心。

叶明盛闻言,看着霍三恭谨的样子,觉得应该给这个家伙一点甜头尝尝了,旋即开口说道:

“你上次说的事情我准了,我会为你安排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1: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