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风水轮流转!

目光扫了扫地上的麻雀的尸身,叶东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意外,沈建忠把他的密探给杀了,还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跟在叶明盛身边这么久,叶东也是见过风浪的,并没有被沈建忠给哄住,望着沈建忠他继续说道:

“沈大人,我们得到消息,这名窃贼还有同党,就窝藏在这间安泰客栈当中,您还是让我们进去看看吧,以免伤了和气!”

一边说着叶东一边挥了挥手,顿时就只听一阵“刷刷刷”声,围住安泰客栈的上千名的丰州军士卒,全部都是刀出鞘,枪上膛,空气一时间竟似乎也有些凝固了··········

见着叶东一副一言不和就开干的架势,沈建忠微微皱眉,接着他沉声说道:

“我要见叶明盛!”

“少爷已经就寝了,沈大人若相见明日可以去,但是现在大人您最好是站在一旁,以免一会我们捉拿窃贼同党,误伤了沈大人你!”叶东目光冰冷,十分强硬的说道:

听到叶东竟然敢威胁沈建,沈建忠自己还没有说些什么,他身边的曹新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大骂道:

“大胆!你不过是叶明盛养的一条狗罢了,岂敢如此大言不惭?”

叶东闻言一声冷笑道:“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少爷养的一条狗,但是我这条狗现在就能要你的命!”

“来人!给我将这个窃贼同党拿下!”

听到叶东的命令,十多名士卒顿时向着曹新扑了过去,然而就在此时,沈建忠眼中寒光一闪,大手一挥一股劲风袭来,围过去的士卒全都是被震退了三四步。

逼退振武军士卒后,沈建忠便是向着身旁的曹新命令道:

“让王将军的属下出来吧,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一听沈建忠这么说,曹新顿时一惊,当即就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他还没有开口,便是见到了沈建忠凌厉的眼神,顿时曹新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选择听令行事,转身向着安泰客栈中走去。

叶东虽然对曹新的辱骂有些气愤,但是见到沈建忠愿意妥协了,他自然也是以大局为重,任由曹新返回了客栈之中···········

曹新回去了约有半炷香的时间,只听到客栈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争吵声,但是却不见有人从客栈中出来,就在叶东等的有些不耐烦,准备带着人杀进客栈之中去的时候,便是见到,王牧之的那些亲兵,一个个面色不善,十分憋屈的是从客栈中走了出来。

看着这些人的出现,叶东自然是面露一丝得意的笑容,不过很快他就是发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便是消失不见,他先是看了神情平淡的沈建忠一眼,犹豫了一下后,便是命令手下,进入客栈之中搜查。

片刻后士卒将整个客栈都翻了一个底朝天,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找到叶东想要的,得到这个结果后,叶东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走到沈建忠的面前质问道:

“沈大人,王牧之王指挥去哪里了?”

“让叶明盛自己来问我!你还不够格!”沈建忠淡淡的说道:

感受到沈建忠对自己的蔑视,叶东心中顿时浮现出了些许怒意,不过对沈建忠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他是自家少爷的老师,在没有得到叶明盛命令之前,别说杀沈建忠了,就是打骂也不行···········

世人还是非常看重尊师重道的,他要是动了沈建忠,消息一旦传出去,他叶东虽然不怕监察司的报复,但是考虑到此事对叶明盛名声的影响,他也是对沈建忠心存忌惮,不敢拿沈建忠怎么样的。

因此叶东只能是狠狠的盯着沈建忠说道:

“全城戒严他跑不了的!”

对于叶东的叫嚣,沈建忠只是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叶东压制住心中的火气说道:“多谢沈大人的配合,我们才能抓住这些人窃贼的同党,大人您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

说完叶东便是转身离去,指着那些被逮捕的王牧之亲兵大喊道:

“给我将这些窃贼的同党,一个不要放过,全都拉回去好好的审问大刑伺候着,看看这些杂碎还有没有什么同党!”

沈建忠闻言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淡淡的说道:

“不要忘了叶家村可不在丰州!”

听明白沈建忠话中的含义,叶东脸色更是无比的难看,但是他没有在和沈建忠废话,旋即押解着这些人犯,向着军营走去。

····················

····················

次日清晨,巳时一到。

沈建忠便是出现在了,丰州总兵府的门口,早已等待他多时的叶明盛,也是让人将自己这位沈师请了进来。

看着昨天还给自己下最后通牒的沈建忠,今天就去而复返,叶明盛在心中得意之余,也是有着许多感慨。

本来他对于古三思从崔家借势的计划,是有些将信将疑,让古三思施行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而已。

毕竟只要崔绍不甘心被利用,那么以他本事,以崔家的能力,很容易便可以让古三思所有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然而直到前几日叶明盛收到了自己尚未过门的妻子安妙依写给他的一封信,叶明盛才真正看好了古三思的计划!

安妙依的信中将崔绍对于局势的看法,全部讲述给了叶明盛,并且还写到崔绍有意借她的口暗中指点叶明盛。

崔绍为什么会指点自己呢?

相较于相信这个老狐狸,因为自己和他的亲戚关系,从而良心发现,叶明盛更愿意相信,是崔绍的野心在作祟················

古三思说的没错,崔绍不仅想要立于不败之地,他想要赢的更多!

而他想赢的宋文辉给不了他,陈德昌更给不了他,能狠下心来许诺给他的只有实力最弱的自己。

而自己面临如今这种危急存亡的光头,崔绍只要不想放弃他自己的野心,哪怕他明知道在被自己利用,他也只能是默不吭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叶明盛需要的也就是他这种暧昧关系,来让沈建忠,陈德昌心存忌惮,不要对自己步步紧闭。

“沈师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啊?”叶明盛从椅子上起身,拱手相迎道:

见着叶明盛故作不知的虚伪样子,沈建忠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沈建忠不说话叶明盛也不在乎,继续自说自话道:

“这王牧之王大人去哪里了啊?他是兵法大家,趁他在丰州这段时间,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要向他请教呢!”

看着叶明盛在这里鬼扯,沈建忠终于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崔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叶明盛闻言淡淡的说道:

“沈师,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

见到叶明盛还要在装下去,沈建忠摇了摇头道:

“明盛,到了这种地步,你又何必如此呢?”

“崔家许诺了你什么,五十万石粮食?五十万两银子?又还是几万壮丁?”

见沈建忠真的如古三思所想的那样,落入到了圈套之中,叶明盛在心中欣喜之余,也是装作低着头沉默不语,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言多必失!

能尽量少说话,就要少说话,要给沈建忠充分的想象空间!

像沈建忠这种人,他不会相信你说了什么,但是他相信他自己的推测与判断!

看着不说话的叶明盛,沈建忠以为是自己切中了叶明盛的要害,心中无疑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崔绍虽然是你舅舅,但是明盛你心里很清楚,他们的钱粮不好拿,他们召集的人马,也不会真的听令与你!”

“你就算真的靠着崔绍,笑道了最后又如何?崔绍一句话就能让你前功尽弃,一切都为他做了嫁衣。”沈建忠故作推心置腹的和叶明盛讲道:

见着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叶明盛也是适时冷笑着说道:

“崔绍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沈师你可是想尽了办法,想要把我这些兵马调走············”

感受到叶明盛话语中的怨气,沈建忠叹了一口气说道:

“明盛,实非老师我愿意如此,你是我的学生,又是我告诉你了振武军的机会,最后把你安排到了丰州,我岂能会害你?”

“辽阳的局势你也清楚,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宋文辉就必然会动手,他先前招兵买马扩张的兵力,再加上现在有了室韦人的帮助,手下兵力已经是突破了十万!”

“而陈大人手下,就是把那些刚刚放下锄头的农夫都算上,最多也只有五万人!就是守城也是守不了多长时间的··········”

“如果叶明盛你不来增援,那等待振武军的就只有战败,而没了振武军在前面能给你挡着,宋文辉下一个打的是谁,就不用我说了吧?”

“明盛,你扪心自问你在丰州发展的这么好,这么快,还不是有振武军在前面给你挡着?要不然宋文辉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积累实力?”

见沈建忠开始跟自己打感情牌了,叶明盛心中冷笑之余,也是再次表示沉默,让沈建忠继续着他的表演。

看着叶明盛又不说话了,沈建忠以为他的情感攻势起了作用,立刻就是继续说道:

“明盛啊我能理解你,谁不想要荣华富贵,谁不想要醉卧美欧人稀,醒掌天下权?”

“但是你要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你是昭武营出身的将军,你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首辅大人待你不薄啊!”

听着沈建忠的话,叶明盛当即就像要反唇相讥··········

当初他被徐兆杰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上官宏远在哪里?

你沈建忠和安之榕联合起来逼自己来丰州给你们挡契丹人的时候,上官宏远在哪里?

陈德昌克扣他军队粮饷的时候,上官宏远在哪里?

现在跟自己说,他待自己不薄!

我可去你吗的吧!

说句不好听的他叶某人能有今天,那是靠着自己心狠手辣费尽心机,再加上用银子一步一步砸出来!

就算是有点恩情,自己当年在柳京顶着宫都人的千军万马拿下了柳京,靠着这开疆扩土,破城灭国的功勋,上官宏远在朝堂之上可是赚足了威望,那点恩情自己也早已经是还清了!

虽然有这么多的话想说,但是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从沈建忠要的好处,叶明盛便是忍住了自己欲望············

看着不管自己怎么说,叶明盛也都一句话不说,就是一副保持沉默到底的架势,沈建忠也是有些着急,他看着叶明盛问道:

“明盛,你真就打算跟着崔家一条道走到黑了?”

“局势如此,我能如何?”迎着沈建忠的目光,叶明盛装作有些无奈的说道:

沈建忠闻言心中一喜,他就知道叶明盛并不是铁了心跟着崔绍干到底,事情还有转机!

“明盛,不要心急,一切都好商量!”沈建忠望向叶明盛说道,在说道商量的时候,他格外加重了一下语气,似乎是在向叶明盛暗示着什么。

听出了沈建忠的言外之意,叶明盛心中一喜,虽然他一开始的目标,只是向要阻止沈建忠从自己调兵而已,但是人的野心是不断变化的,事情发展到了现在,消耗了这么多的精力物力,叶明盛现在想要的更多·········

你沈建忠威胁我的时候有那么多的手段,那么你现在落下下风,急于求和的时候,我管你要点东西不过分吧?

在沈建忠的注视下,叶明盛沉吟了一会抬起了头,望向了沈建忠,对于沈建忠而言,叶明盛现在举动,无疑是在给他一个很好的信号,他深吸一口气,向着叶明盛说道:

“我会劝说大隆昌商号,给丰州的粮食价格,维持在之前的一两七钱的价格,从丰州收购的铁和煤矿也维持在原价格停止降价,那批三万石的粮草也是给你送过来,明盛你看如何?”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