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三百三十九章 孤身赴险

三天之后白虎山

一身戎装,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的叶明盛,冷静的看着眼前远处的山寨,在他身后两万丰州军分列山下,就待他叶某人一声令下,便可发动冲锋粉碎眼前的一切。

虽然三天前叶明盛得到了鲁占鳌想要投诚的消息,但是叶明盛也没有有所放松,他仍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首先叶明盛他找来了蒋冲和一些降兵,让他们将白虎山上的各道关卡全部讲述了一遍,然后在根据这些信息,让贺敬云等将领做出了两套作战方案。

第一套方案是正面强攻怎么打,第二套进入到山寨中发现鲁占鳌诈降怎么打!

有了这两套方案,叶明盛就算心里有底了,不担心鲁占鳌跟他玩什么花活了··················

因为鲁占鳌答应将白虎山完完整整的献出,所以叶明盛一直在等着他在山上有所动作,而就昨天晚上负责监视白虎山的岗哨报告,白虎山人声喧闹,火光冲天,似乎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应该是鲁占鳌在发动政变拿下郑啸林,所以为了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叶明盛就按兵不动了

而在今天也就是约定好的时间,叶明盛需要鲁占鳌给他一个结果!

如果鲁占鳌给不了他,那他叶某人就自己要一个结果!

在叶明盛和两万丰州军的注视下,山寨的大门缓缓打开,上一次代表鲁占鳌出使叶明盛营寨的刘强带着几十人从大门中走了出来,向着叶明盛这边而来···············

眼看着这几十人,竟然要一同跟着刘强面见叶明盛,为了叶明盛的安全,叶东立刻带着亲兵拍马上前,将些人统统拦了下来,只让刘强一人面见叶明盛

走到叶明盛的面前,刘强恭恭敬敬的说道:

“大人,我们鲁爷已经拿下了白虎山,正在里面恭请大人你进山呢!”

听着刘强的话,叶明盛不由眼睛微咪,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强和他带来这些人的神色,他不动声色的说道:

“很好,不过既然已经拿下了白虎山,那鲁占鳌他不妨出来跟我见上一面!”

刘强闻言面有难色,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见此叶明盛冷哼一声,寒声说道:

“既然愿意归降又如此遮遮掩掩,掖着藏着,是何道理?”

说到这里叶明盛抽刀直指白虎山沉声道:

“难不成这白虎山上还有诈不成?”

此话一出刘强被吓的是连连摇头赶忙说道:

“叶大人你误会了,昨晚我们鲁爷虽然如愿拿下了山寨但也受了一些伤,现在见不了人还请叶大人体谅!”

“好!既然鲁占鳌他受伤了不便见人,叶某可以体谅!”

“但是山上的弟兄们不会全都受伤了吧?”

“弟兄们为我叶某人拿下了白虎山,叶某自然不能没有表示,我准备了几千两银子嘉奖兄弟们,你回去让兄弟们全都出来领赏!”叶明盛目光阴冷,盯着刘强沉声说道:

对于叶明盛的话,刘强自是哑口无言,就在他绞尽脑汁想要编出什么借口的时候,跟着他来的那几十人,却是随着一声怒吼突然发难,大部分人拔刀冲向叶明盛,而剩下的几个人则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支支倭国铁炮想要瞄准叶明盛。

对于这些亡命徒的垂死挣扎,作为叶明盛亲兵队长的叶东,自然是早有防备,这帮人刚一动手,还没进入叶明盛身前百步,在叶东招数下数百名亲兵就是将这些人团团围住厮杀了起来。

扫了一眼面前的厮杀,叶明盛看着刘强似笑非笑的说道:

“刘强,没想到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竟然有胆量做死间!”

“你既然如此有种,叶某自是成全你的忠心,来人给我将他带下去烹杀掉!”

听到叶明盛竟然如此野蛮,要将自己活活煮死,刘强顿时大惊失色,双腿一软,旋即跪倒在地在叶明盛面前磕头如捣蒜,一边磕头他还一边痛哭流涕的说道:

“大人您饶了我吧,这都是郑啸林让我干的,我不这么干他就要杀我全家··············”

刘强的话倒是引起了叶明盛的兴趣,他手一挥正准备将刘强压下去烹杀掉的士兵顿时停止了动作。

“你不是代表鲁占鳌来的吗?怎么跟郑啸林扯上关系了?”

被吓坏了的刘强哭着说道:

“昨天晚上鲁爷动手的时候,才发现郑啸林早有准备,我们都中了郑啸林的圈套,鲁爷兵败被郑啸林砍了脑袋,郑啸林他知道我被鲁爷派来向大人您投诚,所以就让我把大人您引进山寨中,我不敢这么做他就威胁我要杀我全家。”

说完这些跪在地上的刘强,便是满脸渴求的望向叶明盛说道:

“大人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求求您发一发慈悲,饶了我一命吧!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叶明盛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抄起手中战刀手起刀落便是直接了解了刘强的性命。

或许这个刘强真的是被逼无奈,不过他来诱骗自己入套,确实真真的事实,叶明盛自不会留他,给他一个干净利落的死法,就算是叶明盛发慈悲了!

叶明盛这边杀了刘强,叶东那边也是解决掉了那些跟着来的几十号人,这些人看样子都是一群对郑啸林忠心耿耿的死士,每一个都是战斗到了最后的时刻,没有一个投降。

解决掉了这些人,自知和平接收白虎山没有可能的叶明盛,立刻就是启动了强攻白虎山的作战方案,两万丰州军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立刻便是按照计划向着眼前的山寨发动了冲锋···············

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改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叶明盛这些天的准备,可不是白准备,在大量火器的掩护下,丰州军的推进速度,可以说是非常的迅速的,仅仅只是第一次冲锋,就攻下了外围的三个山头。

在这样迅猛的攻势下,晌午的时候就拿下白虎山所有的外围山头,逼近了白虎山主峰营寨。

营帐中坐在主位的叶明盛闭目养神,而贺敬云则是先统计了各部一上午攻山的伤亡报告,向着叶明盛禀告道:

“大人,今日作为先锋的蒋冲统领部伤亡最大,死伤约有一百五十人,其余各部伤亡皆不超过百人,我军总伤亡大约在五百人左右···············”

听到这个数字叶明盛旋即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沉吟了一下向着贺敬云问道:

“贺将军,以你来看这帮土匪战意如何?”

见叶明盛问起,贺敬云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

“以在下来看今天这帮土匪,战意十分薄弱,甚至可以用一触即溃来形容,不过我从一线获得情况来看,这些土匪虽然跑的很快,但应该不是被打的狼狈逃窜。”

“他们更像是早有预谋的象征性抵抗了一下后便撤退了,进展虽然很快但是咱们的将士并没有歼灭掉多少土匪············”

叶明盛闻言认同的点了点头,根据他之前和这些白虎山土匪作战经验来看,虽然都叫做土匪,但是这些隶属于镇三山的白虎山土匪,战斗力绝对是远超那些普通土匪的,基本上和辽阳军在一个水平线。

之前蒋冲之所以能够在几个时辰之间,率部就攻下白虎山的外围山头,主要还是因为熟悉白虎山地形的蒋冲走了不为人知的小道,打了白虎山守兵一个措手不及,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些小道现在都是有人把守的,不会在被叶明盛所用。

如果不能和平解放白虎山,叶明盛的丰州军就只能正面强攻白虎山!

而在原先的作战计划中,叶明盛和众将都是认为如果要强攻白虎山的话,丰州军可以在一到两天时间里拿下白虎山的外围山头。

所以现在仅仅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达到了作战目标,这不由让叶明盛在惊喜之余心生一丝疑惑。

就在此时叶东突然走入营帐中禀告道:

“大人,从三道口下走来了一个举着白旗的瘸子,蒋冲说这个人是··········郑啸林········”

一听这话叶明盛先是一惊,皆着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开口道:

“这个郑啸林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大人,那这郑啸林大人你是见还是不见?”听着叶明盛的话,叶东有些摸不透叶明盛的想法开口请示道:

“见!当然要见,他郑啸林既然敢孤身入我军营,我叶某人若是连面都不敢见,那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让天下人笑我叶某无胆?”叶明盛淡淡的说道:

说完叶明盛想了想便是交代道:

“他来了后无需搜身,直接领进来就行了!”

对此作为亲兵队长叶东,当即就是有了不同意见担心的说道:

“大人,这郑啸林刚刚才派了人行刺,现在他又孤身赴险心中可能是存了死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万一?什么万一?”

“我叶某人是马上将军,何惧他一个残废?他若是真是来行刺的,我便亲手砍了他的脑袋祭旗!你无需多言”叶明盛霸气十足的讲道:

尽管还是有些担心,但是见叶明盛心意已决,叶东也只好领命而去,片刻后便是将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郑啸林引到了中军营帐。

来到营帐前在众多亲兵的注视下,郑啸林神情自若的放下拐杖,张开双臂示意亲兵们前来搜身。

见状叶东虽然很想搜他的身,但是一想到叶明盛的交代便只能是作罢了,只能是将拐杖捡起递给了郑啸林,然后低声狠狠的威胁道:

“你给我老实点,不要耍什么花样,要不然我把你皮给剥下来!”

郑啸林接过拐杖,十分平静的说道:

“这位将军你多虑了,我一个瘸子身处贵部数万大军之中,又能掀起什么波澜?”

叶东闻言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便是让郑啸林进入了中军营帐之中。

随着郑啸林一瘸一拐的走入营帐之中,叶明盛也是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面前这个拄着拐杖,身形瘦弱中年男人············

尽管早已听说,丰州总兵叶明盛十分的年轻,但是看着面前这个坐在帅位上的青年人,郑啸林心中还是唏嘘不已,感慨繁多,事到如今还是很难想象,他纵横辽阳几十年的父亲镇三山,竟然会惨败给眼前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

虽然心绪复杂,但是郑啸林也没有失了礼数,向着叶明盛躬身抱拳道:

“草民郑啸林见过叶总兵!”

叶明盛含笑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左右亲兵吩咐道:

“看座!”

随着叶明盛一声令下,亲兵们立刻就是拿来一把椅子给郑啸林坐下,对此郑啸林显的有些惊讶,但又是向叶明盛行了一礼道:

“多谢大人赐座!”

看出郑啸林的惊讶,叶明盛微微一笑,悠悠的说道:

“郑啸林,你可知本官为何给你看座?”

郑啸林闻言苦笑一声道:“大人可能是可怜我这个瘸子吧············”

叶明盛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叶某还没这么善心泛滥,给你看座是我敬你这份勇气!”

“你上午刚派人来行刺,骗我入山,现在就敢孤身一人入我营帐真是有种!”

“郑啸林你虽身残,但是就你这份胆色常人难及啊!”

“我之前还有些好奇,拿有三千人马的鲁占鳌怎么就突然败在你的手上了,现在看来他或许输的不冤!”

郑啸林闻言脸上的苦笑又是浓郁了三分,向着叶明盛告罪道:

“大人所率的丰州军攻势凌厉,势如破竹,我自知绝非敌手才出此下策,还请大人千万见谅!”

“至于鲁占鳌他并没有败在我的手上,而是败在了我父亲的手上,我父亲早十多年前便是在这些人身边安插了棋子,所以鲁占鳌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所以侥幸活了下来·············”

叶明盛轻哼一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郑啸林多做周旋他看着郑啸林沉声说道:

“郑啸林,现在是午时三刻,还有半个时辰我部就要继续攻山了!”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现在可以赶快说,要是晚了的话你就没机会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7 23: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