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遇刺!

渔台县战役的失利让原本高歌猛进的振武军士气遭受了不小的影响,但是正值休整期间的他们短时间内也无法再对玄菟,乐浪两府进行干涉,只能算是默认了这两府落入到了叶明盛的魔爪之中。

而叶明盛这边短时间内地盘扩大了一倍还要多,所以也是需要消化掉这些地盘,以及崔家提供的人力物力,因此一时间也是无法继续,东进攻击东宁府。

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辽阳的局势竟然是处在了一种僵持不下的局面,双方剑拔弩张,但是却都没有冒然行动,都是在隔空互喷,将对方骂的狗血淋头··············

六月二十一日深夜

寿城总兵行辕,深夜刚刚和裴智秀运动完,全身疲惫,十分困倦的叶明盛正躺在床上呼呼睡过去的时候,依偎在他怀中的裴智秀,却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美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悄悄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并且给叶明盛套上了一件裤衩

“砰!”

片刻后房间中的花瓶突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响声顿时将睡梦中的叶明盛惊醒,迷迷糊糊的叶明盛下意识十分不满的开口喊道:

“出什么事情了?”

此话一出屋外负责守卫的亲兵正想要禀告,却是没想到五名刺客突然无声无息间杀了出来。

这五名刺客全身上下皆是黑衣,只有眼睛露了出来,他们手持倭刀功夫诡异,招数狠辣,招招式式皆是向你命门要害杀去,一看就是就是一群专门收割人命的恶鬼!

最可恨的是这五名刺客,他们倭刀刀刃上闪烁中诡异的绿色,显然上面淬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遭到这股此刻的袭击,叶明盛的亲兵们措不及防之下,七八个人当然殒命,不过叶明盛这个人实在是惜命,即便是在晚上,他身边的护卫也足足安排了三十人之多。

占据着人数优势的亲兵们在度过了最初的惊慌后,一边立刻发出求援信号,一边就地组织起了防守,将这群来路不明的刺客拦在了屋外,

“保护大人!”

“快来人驰援!”

“砍死这群杂碎!”

·············

·············

这些亲兵对叶明盛皆是十分忠诚,尽管面对这伙突然杀出来武功高强的刺客,他们在武功上都不是对手,但是一个个却都是没有丝毫犹豫,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试图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来为援军到来争取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时间。

屋外的喊杀声也是立刻让叶明盛自己的处境,在裴智秀的帮助下匆忙间穿好了衣服,然后把自己的佩刀抽了出来眼神凶狠的望着房门处。

在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乱跑,谁也不知道此刻有几波,行辕中哪里是安全的。

或许这些刺客就是想要玩一手虚张声势,把叶明盛从卧房中骗出去,然后趁机行刺。

叶明盛的这座总兵行辕是一座大型的三进大宅院,驻扎的亲兵足有二百多人,从卧房外守卫的亲兵发出求援信号那一刻算起,最迟半盏茶的时间,叶东他们就能带着援兵杀过来,因此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坚守卧房是一个相对可靠的选择··············

此时屋外和叶明盛近在咫尺的这些刺客,也是急躁了起来,尽管眼前这些护卫亲兵被他们打的节节败退,每一秒都有人倒在血泊之中,但是忠心耿耿的亲兵们,依旧是毫不退缩!

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高喊着“保护大人”的口号,跟这些卑鄙的刺客以命搏命。

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大股亲兵,也是迅速的向着卧房这边冲了过来,眼看着自己的任务就要失败了,而自己也要死于乱刀之下,五名刺客中当即就是有人站了出来

‘高桥君,我们在天照大神怀中再遇!’

话音落下说话的这名刺客,便是不顾生死,以近乎自杀式的方式向着那些亲兵们冲了过去,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来为后续的人赢得一个冲进卧房中的道路。

“拜托了,高桥君!”

有了此人带头其他的三名刺客也是相互望了一眼,也都是跟第一名刺客一样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迎着亲兵们手中的战刀同样是冲了上去。

一时间战况十分惨烈,四名做出牺牲的刺客身上立马就是被亲兵们捅了好几个窟窿,但是他们即便如此,他们也死死的拖住这些护卫亲兵,不让他们能够离开···········

同伴们的牺牲让高桥一木是睚眦欲裂,悲愤填膺,但是此时的高桥一木也顾不上心中的悲愤,就是向着房门跑了过去,他们尽快砍掉那个该死的大周总兵的脑袋,完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不能让同伴的牺牲变的毫无意义。

在亲兵们近乎绝望的目光下,手持染血武士刀,目光凶狠的高桥一木,一脚踹开了卧房的大门,早已等待多时的叶明盛立刻手持长刀向他冲了过去。

他叶某人绝对不会像一只弱鸡一样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在绝境中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他叶某人也要死在冲锋的道路上!

看着叶明盛迎面这一刀,高桥一木嘴角闪过一抹不屑,然而就在他准备侧身闪躲,接着顺势收将叶明盛割喉的时候,他却是十分惊愕的在叶明盛身后看到了一个曼妙的背影,还不等高桥一木疑惑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

高桥一木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脖子一抹刺痛袭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还不等高桥一木反应过来,他就是能够感受到他的体力正在飞速的流逝,随之一同而来还有身体无比的麻木。

下一秒原本计划中的闪躲却是一点也做不出来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叶明盛的刀砍向自己的脑袋···········

“砰!”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

看着脚下的这颗狰狞的人头,被血喷了一身的叶明盛也是有些错愕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一个念头,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就在叶明盛十分诧异的时候,叶东等人终于是赶到,不得不说剩下的那四名和护卫亲兵们死死纠缠在一起的刺客全都是狠人,眼见着此次对叶明盛的刺杀行动已经失败,竟然无一例外,全都是狠狠咬碎了口中毒牙自尽而亡。

看着一地的尸首,以及满身是血的叶明盛,叶东立刻就是上前来查看叶明盛的情况,眼见着叶明盛没有什么大碍,叶东这才松了一口气,跪在叶明盛的脚下羞愧难当的说道:

“卑职救驾来迟,还请大人责罚!”

此时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造的叶明盛,还有些惊魂未定,而在这个时候裴智秀则是走了过来,拿起手帕细心的为叶明盛擦去脸上的血迹,在裴智秀的服侍下叶明盛慢慢重新恢复了冷静。

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叶东,叶明盛走到了屋外死去的亲兵面前,因为这些刺客刀上淬毒的原因,所以最初这三十名护卫亲兵,在中刀后无一幸免全部战死。

在众人的注视下,叶明盛将这三十人的眼睛一一闭上,最后深深鞠了一躬···········

看着叶明盛的举动,叶东更是无比羞愤,作为叶明盛亲兵队长,总兵行辕的防务负责人当刺杀行动出现在叶明盛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失职了!

“传令下去三倍抚恤,厚葬这些兄弟做好他们的身后事,不要让弟兄们寒心!”

说完叶明盛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叶东停职待命!亲兵卫队由叶奎接任!”

话音落下叶明盛转身回到卧房之中,他需要好好消化眼下发生的一切,并想一想该做出合理的应对。

三个时辰之后,天色蒙蒙亮所有在寿城,丰州军将领全都是出现在总兵行辕外面求见叶明盛,他们都是得到了叶明盛遇刺的消息,都是想要过来一看叶明盛如何了。

行辕外以贺敬云,古三思为代表的一众文武,全都是神情严肃焦急的等待着,所有人都明白,别看现在丰州军势力越来越大,地盘越来越多,但是叶明盛依旧是丰州军的天,如果叶明盛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丰州军就会立刻乱作一团,土崩瓦解············

众人大约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在大家有些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总兵行辕的大门缓缓打开,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神情淡定的叶明盛缓缓从大门中走出,来到了大家的面前。

叶明盛哪里不明白眼前这几十号人心里想的什么,不等他们开口询问,他就是主动开口说道:

“我没事,诸位不必担心!”

叶明盛明白一个道理,人心这种东西是经不起试探的,所以他可不会做什么用自己被刺的事情,试探手下忠心这种举动,那样做一不小心就容易玩脱了,还说不定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让局势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因此尽快站出来,稳定人心才是正道!

看见眼前活蹦乱跳健健康康的叶明盛,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七口八舌的说道:

“总兵大人福大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大人身体康泰,实乃我丰州军最大的好消息!”

“我就说大人肯定没事的,那帮敢来行刺的狗贼,真该千刀万剐!”

··············

··············

在大家恭维和道贺声中,叶明盛向众人微微拱了拱手,就让大家各自归位,只将贺敬云,古三思,崔大凯三个人带进了自己的总兵行辕。

叶明盛第一个找上的就是崔大凯,直接向他开门见山的说道:

“虽有歹人行刺但我没有任何事情,还请立刻转告三舅不必有任何惊慌,按照计划行事便可!”

叶明盛之所以特意向崔大凯重申一遍这个事情,是因为他明白昨晚自己自己被刺的消息肯定是被崔大凯飞鸽传书送出去了,同时也是因为崔家在自己一方中的重要性,叶明盛觉得自己要必要向崔大凯表达自己明确的态度,从而不让崔家方面有任何的疑虑。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把消息传回去!”感受着叶明盛话中的意思,崔大凯立刻就是领命而去,他本就是崔绍留在叶明盛身边,负责丰州军和崔家之间的联络的,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安排好了崔大凯之后,就在叶明盛准备和自己麾下的两名要员贺敬云,古三思商量问题的时候,刚刚接手亲兵卫队的叶奎突然来报告统调处处长霍三求见。

因为战事需要霍三最近并没有跟随在叶明盛左右,而是在玄菟府城那边进行情报上的协调工作,不过得知了叶明盛遇刺的消息后他是连夜从府城赶了回来。

听到霍三的名字,叶明盛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最晚遇刺之事,如果说亲兵队长叶东是第一责任人,让人冲到了自己面前,

那么霍三毫无疑问就是第二责任人,当裴智秀突然跟自己说她要陪自己一同出征的时候,叶明盛就意识到黑龙会可能要搞自己,所以他是再三提醒霍三注意黑龙会的动向···········

结果霍三还是什么也没有查到,让刺客堂而皇之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这已经是绝对的失职了!

“告诉霍三我不想见他,三天之内给我一个交代,拿不出来那我们这辈子就无需再见了!”

叶明盛目光冰冷的说道,他或许是对霍三太过容忍了,让他一点危机感没有。

所以现在是给霍三一些压力,如果现在他把事情搞砸了,那就说明统调处需要换一个新的处长了!

站在行辕外忐忑不安的霍三,得到了叶明盛的命令后心中顿时一沉。

如果说之前的一些失误,只是让他在叶明盛哪里遭受到了信任危机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他的生死危机。

三天时间不是敌人死,就是他霍三死!

想到这里霍三不由狠狠的一咬牙,事到如今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他必须赌上性命拼死一搏拿出一个让叶明盛满意的答复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7 23:4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