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足之处!

“我军坚守不出,除了能够耗死振武军后,在战后我军收拾残局的时候,也是有其他的一些重要用处··········”古三思意味深长的向叶明盛补充说道:

叶明盛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也是大概明白了古三思话中的意思!

原来古三思这是想要一石二鸟啊!

再利用用崔家的钱财耗死振武军的同时,这也是用振武军来消耗崔家的财力物力,没有了家中几代人积累的钱财,崔家在辽阳的实力和影响力无疑是下降了很多,这就等同于是振武军和崔家两败俱伤,为战后叶明盛打压门阀创造了条件,由此他叶某人貌似就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想到这里叶明盛看向古三思的目光中不由浮现出了丝丝的敬意,也不知道古三思脑袋是怎么长的,竟然能够想出如此妙计来!

“古先生你的计策很好!仔细思索了一会,叶明盛向着古三思抚掌赞道:

听到叶明盛的夸奖,尽管古三思的养气功夫也不错,神色中也不免露出了些许自得,不过不等他谦虚一番,叶明盛的后半句话就说了出来。

“不过却还是有些不足之处!”

古三思闻言有些意外,此计划他已经是酝酿已久,自觉计划已经非常成熟了他才向着叶明盛禀告的················

虽然叶明盛是自己的老大,但是古三思也是有些难以接受叶明盛的说法,旋即有些不服气的拱手问道:

“敢问大人在下计策不足之处在那里?”

看出了古三思的不服,叶明盛微微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不足在你有些自以为是,也太过小看崔绍了!”

“崔绍若是想要做辽阳总督,以崔家的实力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机会的,可是他却安心做他的按察使,忍受着宋文辉的猜忌与防范,十几年来始终隐忍不发!”

“如果我们拿辽阳总督这个虚名,去和崔绍做交易,这个交易非但不会成功,相反还会让崔绍觉察出我部没有诚意,影响我军和崔家的合作!”

说到最后叶明盛语重心长的向着古三思说道:

“相信我!崔绍若是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那么崔家怎能在辽阳这些年来风风雨雨始终屹立不倒?”

听完了叶明盛说的这些话,古三思陷入了沉默之中,片刻之后他才是有些惭愧的向着叶明盛深行一礼道:

“大人说的对,是三思有些小瞧天下英雄了!”

“无妨,古先生的想法还是很有建设性的!”叶明盛笑着安抚了一句后,望向了贺敬云命令道:

“贺将军传令下去,让袁嵩和林怀武,在乐浪,玄菟修建防御工事,储藏粮食,做好坚守的准备,至于郭志平部则撤到开城县作为机动部队以备不测!”

“另外新编练的两万五千新兵中,都头级以上的位置空出一半来交给崔家,既然要掏空人家的家底,你怎能不下点本钱?正好我迎娶安妙依,还缺少一份彩礼呢,就这样借花献佛吧!”叶明盛信心十足的说道:

·······················

······················

次日东宁府。

监察司的据点中,沈建忠颇有些期待的看着手下人递过来的纸条,但是等他打开纸条那一刻,脸色瞬间就是垮了下来,变的十分的难看。

“唉···········”

良久沈建忠不由发出一声哀叹,这一次对叶明盛的刺杀行动,可以说是他准备最为充分一次!

为了让黑龙会排出的这五名顶尖甲贺上忍出手,他是不惜出卖大周在宫都利益,和黑龙会会长佐藤加贺做了暗箱交易默许了黑龙会在宫都的扩张。

不仅如此他更是承受着暴露的风险,冒险调动了监察司,在丰州军内部的一切密探,暗哨,摸清叶明盛在寿城的总兵行辕的活动轨迹,以及行辕的守备情况,尽可能为刺杀叶明盛的黑龙会忍者,提供一切尽可能的帮助。

如此多的努力和付出,就是想要一击必杀,好送叶明盛上西天!

然而即便他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却仍旧是功亏一篑,没有伤到叶明盛一根汗毛!

想到这里沈建忠无疑是更加悔恨和懊恼,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给叶明盛机会,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够利用叶明盛················

尽管心情十分的糟糕,但是沈建忠却也是顾不上哀叹,便是发动脑筋思索着如何应对陈德昌。

近来叶明盛领导的丰州军,在军事层面上给了振武军很大的压力,面对这些压力陈德昌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能够做的就只有将压力转给王牧之和沈建忠的身上。

因此这段时间的沈建忠也是压力山大,现在刺杀叶明盛的行动又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沈建忠承受的压力无疑是更加沉重了,而明天就是沈建忠去向陈德昌汇报的日子了,如果沈建忠不能拿出一份有说服力的答案,那么最好的情况也得是被陈德昌当孙子一样训斥一顿··················

足足想了一个晚上沈建忠才算是有些眉目,大清早他也顾不上身体的疲惫,便是强打起精神,向着陈德昌住处进发,赶去向陈德昌汇报。

沈建忠来的虽然很早,但是来的时候却不是很巧,正好赶上陈德昌做晚上老当益壮,一展雄风,因此今天早上身上乏力起不来床,这就又是等了大约一个时辰,沈建忠才算是跟陈德昌见上面了。

一见到陈德昌,沈建忠便是拱手禀告道:

“卑职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侯爷,萧泰已经给在下来信,说是契丹大汗耶律康已经承诺,愿意派兵两万和我军共同对丰州军两面夹击,配合我军在玄菟府,乐浪府的攻势!”

听到这个消息,刚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神色同样有些疲惫的陈德昌,神情中浮现出些许复杂,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沈大人,你做的不错!”

“对那个狗崽子的刺杀有眉目了吗?”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1:0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