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信任与制衡!

王学成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但是叶明盛却是依旧在思考他带来的这个消息

越思考叶明盛越觉得这个事情,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件事情非常的棘手,一个处理不好,就容易产生一些列的连锁反应,甚至影响丰州军和崔家的信任问题!

叶明盛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紧筹备和安妙依的婚事,争取尽快将安妙依娶回家···············

大战当前叶明盛这么做,并不是他叶明盛贪恋安妙依美色,想要一亲这位艳名传遍大周的美人芳泽。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叶某人虽然好色,但是并不贪色,还不至于精虫上脑,让小头指挥了大头。

他之所以要尽快取安妙依因为娶安妙依本身是一个政治事件,是叶明盛和崔家结盟的政治符号,可以更好的将崔家绑上自己的战车。

叶明盛现在命令前线部队修筑防御工事,准备坚壁清野,但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跟崔绍谈这个事情,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因为事情重大,他需要跟崔绍面对面谈。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叶明盛想要借着,和安妙依婚事这个契机来和崔绍商谈,到时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以利诱之,最后把事情办成。

可是现在振武军准备攻打广宁府的计划,就是打乱了叶明盛的计划!

如果霍三,王学成确认了这个情报是真的,那么叶明盛应该怎么做呢?

按照正常的逻辑,叶明盛应该将这个情报,通报给崔家让崔家早做准备············

可是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

叶明盛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崔家了,可是崔家是否会相信这个消息呢?

崔家人是否会愿意相信,振武军宁愿放弃丢掉数万条人命才打下来的东宁府,也要对他们广宁府下手呢?

另外整个事情,还存在一个最为关键的一点!

在宋文辉执政时期,他名义上虽然统治着广宁府,但是实际上广宁府的官府,以及军队,都已经被崔家渗透的非常严重了,与其说他们是宋文辉的人,倒不如说他们是崔家的家兵家将。

宋文辉也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作为反制他才会秘密招安了,位于广宁府腹地二郎山的王老棍子,让这股土匪威胁着崔家的安全,而当时叶明盛剿灭了王老棍子后,没了这根毒刺威胁,崔家在广宁府可以说是更是大权独揽,暗地里不停的扩充实力···············

在和振武军的战争一开始,宋文辉就想调走待在广宁府的一万辽阳军,让他们去昌庆府对付振武军去。

但是这些早已经被崔家收买的军队,在崔家暗示和撑腰下根本不叼宋文辉,找了各种借口就是待在广宁府不动地方。

这件事把宋文辉气的是火冒三丈,但是当时振武军大敌当前,他不能自乱阵脚,再加上崔家给宋文辉送了一笔钱粮作为补偿,宋文辉也只能是无奈捏着鼻子认了,放弃调走广宁府的这支辽阳军。

而随着战争的日间持久,崔家为了自保也是开始扩军编练乡勇,根据统调处给叶明盛的情报,现在崔家在广宁府的兵力,已经从最初的一万人,涨到了现在的三万人···········

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因为广宁府在崔家的影响下承平已久,很长时间没有遭遇过战事,再加上也没有善战之将,因此对于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叶明盛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至少在叶明盛自己看来,崔家的兵马连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土匪王老棍子都剿灭不了,费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还让人在二郎山上逍遥快活,要不是自己略施小计,说不定现在崔绍还为他头疼呢!

就这种令人捉急的战斗力,如果振武军倾尽全力猛攻广宁府,崔家即便不会脆败,也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对于崔家的败亡,叶明盛当然是不能坐视不理的,他还指望着崔家给他输血呢,因此出兵驰援是必然的···············

到这里关键的事情出现了,叶明盛什么时候出兵呢?

是提前出兵进驻广宁府,还是等到振武军攻打广宁府后,在出兵驰援呢?

处于对崔家兵马战斗力的怀疑,为了防止振武军猛攻后崔家一触即溃,从而导致的被动局面,叶明盛肯定是希望防患于未然,提前派兵马进驻广宁府。

尽管叶明盛的所作所为是一番好意,但是崔家会不会理解叶明盛的好意呢?

他们会不会认为是叶明盛编造了这样一个借口,其目的就是想要派兵进入广宁府,意图不轨想要趁此机会拿下广宁府呢?

而且正好现在叶明盛准备找崔家谈钱粮的问题,所以这无疑是更加的引人联想,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了·················

想到这里叶明盛无奈的发现如果是自己崔家人,在事关这种家族存亡的问题上,肯定会多留一个心眼。

出现这种情况的本质,其实还是一个信任问题!

现在丰州军和崔家之间之所以存在合作,并不是因为大家有很多的共同利益,可以为了共同的目标为之奋斗,而是因为大家现在有振武军这个共同的敌人,实际上丰州军和崔家之间是缺乏深度互信的。

意识到这一点,叶明盛也是感到有些头疼,信任这种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的。

以叶明盛对崔家人的了解,他可以肯定如果他向崔家通报,振武军大规模入侵广宁府的消息,并提出希望能够派兵进驻广宁府共同防护的要求。

那么肯定会遭到崔家的拒绝,不仅如此还会引起崔家的警惕,对双方接下来的合作造成不利的影响·················

而如果不派兵进驻广宁府,那叶明盛就要承担,在振武军进攻广宁府后崔家一触即溃的风险,老实说这是叶明盛不愿意看到的,崔家在广宁府各县都是有粮仓的,就算是丰州军反应迅速,能够第一时间出兵广宁府进行干预。

但是毕竟是后出手,肯定是慢半拍的,在丰州军赶到之前振武军肯定是能够从广宁府获得一些钱粮的,缓解他们自身的财政和后勤问题,这无疑是不利于叶明盛坚壁清野,和振武军打消耗战的总体战略。

······················

······················

丰州城,知州府书房香炉中几缕青烟袅袅,慕容父女正相对而坐。

看着默默品茶的父亲,慕容清舞有些无奈的询问道:

“爹你真的答应叶明盛的邀请,去当那什么乐浪知府吗?”

听着女儿的询问,慕容玉良将杯中清茶缓缓送入口中,接着放下茶杯他才望向慕容清舞平静的反问道:

“清舞,你有什么意见吗?”

慕容清舞闻言,黛眉微蹙的说道:

“叶明盛此贼他既想用崔家,又想要防着崔家,他这一次请父亲您出任乐朗知府,无非是自觉能够消灭掉振武军坐稳辽阳,因此提前布局想要利用父亲你和咱们慕容家的名望,来帮助他对抗制衡崔家,防止崔家在未来辽阳官府中的一家独大。”

“这叶明盛摆明了就是想要拿爹您当枪使,您何必任他摆布去跟崔家争锋呢?这崔家在辽阳经营几十年,各方势力盘根错节,而且那辽阳按察使崔绍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

听见女儿这一针见血的分析,慕容玉良看向慕容清舞的目光中流露些许遗憾与感慨,如果清舞不是女儿身该有多好················

想到这里慕容玉良对自己的几个儿子,顿时又有了一些恨铁不成钢,都是一奶同胞,他更是倾尽心血,言传身教,结果一个个都是缺乏政治灵敏度与政治嗅觉,靠着家族荫泽做个小官没问题,但若是想要入阁拜相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慕容玉良摇了摇头,放下了心中的感慨,向着慕容清舞认真的询问道:

“清舞,你还在因为施粥的事情记恨叶明盛吗”

慕容清舞闻言眼神中露出了一些复杂的情绪,当初她冒充堂姐慕容怜云的名字,在丰州城中施粥,本以为是做些善事,造福黎明百姓,结果却是被叶明盛给教训了一顿,让这位出身顶级世家门阀的天之骄女,品尝到了被强权的滋味!”

从出生后头一次被如此对待的慕容清舞,无疑是有些厌恶起了叶明盛,在她眼中叶明盛就是一个不爱惜百姓,作风粗鲁霸道,独断专行的武夫形象。

尽管出身慕容家这样的大周顶级门阀家庭,从小便是锦衣玉食生活条件优越,但是饱读诗书的慕容清舞并没有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而是在父亲慕容玉良的感染下,十分关心底层百姓疾苦,并且希望能够为民生尽一份力,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慕容清舞会私自在丰州施粥的原因所在·············

而在和百姓的接触中,慕容清舞得到了一个和她印象中完全相反的叶明盛!

在这些底层百姓的心目中,叶明盛可以说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他剿灭匪患,击退异族,保护一方平安,整顿吏治,严查官员中贪污,徇私枉法的害群之马,保护司法公平正义,

除此之外他还减免了一些繁杂的赋税,打击土地兼并,减轻了底层民众的生活负担,因此几乎被慕容清舞问到每个人,都在夸赞叶明盛的伟大,甚至有的民众专门为叶明盛请了长生牌,天天祈祷希望叶明盛能够长命百岁。

虽然心里面对叶明盛的看法已经有了些改观,但是一想到他在自己面前,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强势,和唯我独尊说一不二的霸道,慕容清舞便是仍旧对叶明盛感到厌恶。

见女儿不说话,慕容玉良语重心长提醒道:

“我们身处叶明盛的治下,那既然改变不了叶明盛,为了生存我们就需要好好改变自己·············”

父亲的话听上去尽管有些不舒服,但是为了慕容玉良担心,慕容清舞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见此慕容玉良继续笑着说道:

“虽然不知道叶明盛哪里来的自信能够击败振武军坐稳辽阳,但他若是真的能做到这点,我慕容玉良就算是被他当了枪使跟崔家较较劲又何妨?”

仔细揣摩了一下慕容玉良的话,慕容清舞有些疑惑的继续问道:

“爹您真的觉得叶明盛,能够击败振武军吗?”

听到这个问题慕容玉良神色也是渐渐变的严肃起来,沉吟了片刻后他向着慕容清舞点了点头。

“为何?”慕容清舞不解的问道:

久居洛安的慕容清舞年幼时便是听了不知多少王牧之的辉煌战绩,因此在她眼中叶明盛就算是有些本事也绝不是王牧之的对手。

而叶明盛七拼八凑出来的这支丰州军,也不会是首辅上官宏远费尽心血打造的振武军的对手,不出意外叶明盛就是下一个宋文辉,甚至可能比宋文辉的下场还要凄惨十倍,百倍···············

在慕容清舞疑惑的目光下,慕容玉良言简意赅的说道:

“时间!”

话音落下看着慕容清舞更加疑惑的目光,慕容玉良详细的解释道:

“叶明盛在时间上的优势是巨大的,这场战争他拖的起,他可以按部就班的整顿自己的地盘,恢复各府县的秩序,但是振武军他们拖不起,他们必须尽快击败叶明盛,从而集结辽阳的兵力入关!”

“叶明盛此人是典型的强人,他作风强硬霸道,在军队中说一不二,但是他并不蠢,他很清楚以他和他手下的军事才能,是很难在正面中击败王牧之和振武军的,所以他肯定会尽可能的把战争拖下去,只要让王牧之没办法击败他,他就已经胜利了!”

“前几天你大伯给我来信了,一个月之内洛安局势必有结果,两个月之内振武军必然入关!”

“两个月之内叶明盛不败,那辽阳就是他的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7 23: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