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初春的风里还带着些许寒意,可倒底有了春天的温暖,就连冬季光秃秃的树枝上也冒出了小小的新芽。

颜晟站在医院二层超声室外的走廊上,目光望向窗外的大树揉着眉心无声叹气。

开门的声音响起,他转身,便看到蹦蹦跳跳的身影朝着自己过来。

他蹙了下眉迈步过去。

“你看颜晟,我真的怀孕了。”阮芝芝手里晃着检查结果,笑的眉眼弯弯。

她脸上因跑动和兴奋红扑扑的,额上甚至还冒出了汗,颜晟抬手将她脸上碎发拂到耳后。

“怎么又跑这么急?”

阮芝芝大眼晴亮晶晶的,睫毛跟着她动作扇动着,“你看看啊,我真的有了,嘿嘿嘿。”

“看到了。”颜晟扫了眼在她手里的化验单然后接过来。

阮芝芝拉着他手催促着,“快拿着这个去找医生去看看。”

颜晟看她着急的样子反手握住她手,与她并排。

在去诊室的路上,听着她兴奋的畅想到孩子上大学。

他时不时的应着她,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他一直很注意,是怎么怀上的?

他瞥了眼旁边的人陷入沉思。

阮芝芝正说到孩子的婚礼准备怎么办,一侧头便与颜晟的目光对上。

她眨了下眼睛,“你盯着我干嘛?”

颜晟望着她眼睛,“我在想,你有没有瞒着我什么?”

阮芝芝闻言吞咽了一下,心虚的往旁边飘去。

这时恰好有一对年轻夫妻路过,妻子的腹部已经隆起很大,像是即将生产的样子,走路很是辛苦,丈夫在一旁体贴地搀扶着并嘱附着,“慢点,前边路滑。”

阮芝芝眼珠转了转突然虚弱道:“孕妇果然辛苦,突然好累。”

“我走路好辛苦,怎么也没人扶扶我呀?”她扶着腰,与刚刚经过的孕妇动作如出一辙。

颜晟将目光移向她平坦的小腹环住她的腰,“刚刚走路还在跳,这么快就辛苦了?”

阮芝芝身体靠在他身上小声顶嘴,“反正孕妇就辛苦。”

颜晟手臂环紧点头,“嗯,确实。”

阮芝芝目光偷瞄了他一眼,他脸色平静,没看出什么不对,她松了口气肚子往前挺了挺,“好像宝宝在踢我了,好辛苦。”

“……”

颜晟偏头看她无语好一会,“四个月后才会胎动。”

阮芝芝:“……”

她憋了憋嘴硬着,“可能咱家宝宝发育早。”

“……”

从医院出来,阮芝芝拉着颜晟的手兴奋着碎碎念,“颜晟,你喜欢男孩女孩?”

他们经过的是医院里一段正在修的路,路旁是堆着的沙土,阮芝芝走的太快脚就踩偏了下踏在了沙土上,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被人拦腰抱住。

她手揪住颜晟的大衣抬头。

“小心。”

阮芝芝的脚已经离地,她脚在空中扑腾了几下,“你忘记我从小学戏,腿脚一向灵活。”

颜晟抱着她在一块平坦的地方放下来让她站稳,“灵活到走路差点摔倒,我看下次要平地摔了。”

阮芝芝拿眼瞪他,“爷爷都夸我肢体灵活的,我才不会平地摔,快说喜欢男孩女孩?”

颜晟闻言沉默,良久没说话。

阮芝芝凑近他脸垮掉,“难道你真的不喜欢宝宝?”

颜晟看她紧张的样子,拍拍她脑袋,“我没说过这话。”

“那你怎么从早上我告诉你怀孕到医院出结果,一直冷着脸不理人,你就是不喜欢,难过了……”说着就要拿手背就擦泪。

颜晟看着她擦泪的动作眼眸微动,一哭就用手背抹泪的动作还和七岁一样,他脑中浮现那胖胖圆圆的脸一只手捧住她脸,“都要当妈妈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阮芝芝眉眼耷下来摸着肚子可怜巴巴,“那你说喜欢男孩女孩?”

颜晟手指在她脸上摩挲了几下,“都喜欢。”

阮芝芝一听像变脸似地耷下来的眉眼立刻扬起来笑道:“我也是都喜欢,只要是和你生的,男孩女孩都是我们的宝贝。”

他的眼底映着她笑的眼睛。

这时已经接近中午,初春的太阳温暖柔和,洒在她脸上形成一圈光晕。

那张胖胖圆圆的脸与眼前的人合二为一。

他心里升起一股特别的感觉。

那个曾在他少年时刻在心底的小姑娘,现在成了他的妻子,而他们也有了爱的延续。

阮芝芝望着颜晟,那双一向淡而疏离的眼晴此刻盛满柔情。

“颜晟,我好幸福。”

他唇扬了扬将手从她脸上放下来然后牵住她的手走出医院大门。

车上,阮芝芝系好安全带望着正准备启动车子的颜晟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揪了揪他大衣袖子,“我有点担心。”

颜晟望着她问:“担心什么?”

阮芝芝头往他身上歪了歪娇声娇气道:“担心你以后最喜欢我还是宝宝?”

颜晟挑了下眉稍,“你几岁了,嗯?”

阮芝芝:“我几岁也是你宝宝,昨晚你叫我好多遍呢,你敢说你没叫?”

“……”

阮芝芝看他被自己话噎住脑袋凑的更近,“我就很奇怪,你怎么只有睡觉时候才叫,平常怎么不叫我宝宝?来,现在叫一声听听。”

颜晟收回视线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直接启动了车子。

一直到汽车启动驶出停车场,阮芝芝也没到听到她想听的。

她瞄了他一眼,他侧颜冷峻比正脸更让人有距离感,她哼了一声撇嘴,“连个宝宝都不肯叫,白费我那么喜欢你,早知道我就不拿针去扎避孕……”

“……”

恰遇红灯,颜晟踩下刹车目光直勾勾看向她,“你说扎什么?”

阮芝芝怔住连续吞咽了几下后眼睛飘向车窗外,“哇,车外的景色好美啊。”

颜晟抬眼越过她看向右侧车窗外,并排的一辆车身上明晃晃写着“垃圾车”三个字。

“……”

他收回视线在垂着的脑袋上不紧不慢地问:“刚刚你说什么?”

阮芝芝对着车窗懊恼地拍了下自己脑门很慢地扭过头冲着他眨眼,“我说我老公又帅又厉害呀。”

颜晟:“没别的了?”

阮芝芝马上摇头:“没了。”说完她指着车窗外,“红灯了。”

路上,颜晟没再说话,而阮芝芝也心虚的没敢再说话,难得安静的一直到家里。

回到家,颜晟接了个电话就去书房了。

而阮芝芝则是坐在客厅里向颜思远宣布自己怀孕的好消息。

这是颜思远一直期盼的,他激动的当场把手里的烟斗给扔进了垃圾筒,他其实烟已经戒了很久了,只是烟瘾犯了之后会拿着烟斗装上烟草干吸几下过过瘾。

可现在听到陈芝芝怀孕,他连烟斗都直接扔了。

不能让小宝宝闻到一丝烟味。

周末,颜以辰也在家,他抱着圆圆从楼上下来便看到正在扔烟斗的颜思远,他怔了下问道:“二爷爷,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把你十几年的老烟斗扔了?”

颜思远笑眯眯看他,“以辰,你婶婶她有宝宝了!烟这东西本来就不健康,早该扔了。”

“我去通知我那些老伙计们,我要当爷爷了,哈哈……”他边说边往楼上走。

颜以辰闻言怔了下抱着圆圆坐在阮芝芝旁边目光向下移,“你有宝宝了?”

阮芝芝弯着眼睛点头,然后摸摸圆圆的脸,“我们圆圆要当姐姐了。”

圆圆一看到芝芝就张着胳膊让她抱,“妈妈,妈妈。”

她讲话已经变的流利,之前的因受到惊吓的失语症也基本恢复,除了一些特别长的句子,交流起来和正常同龄孩子差不多。

只是见到阮芝芝还是会叫妈妈。

阮芝芝伸手就要接过她,却被以辰拦住他柔声道:“圆圆,婶婶有宝宝了,现在不能抱你。”

圆圆似懂非懂地点头,“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吗?”

以辰摸摸她头纠正她,“对,不是妈妈,是婶婶。”

“是妈妈,圆圆有妈妈。”

以辰望着圆圆扁起的嘴心里一酸,刚要和她讲,就见阮芝芝伸手将圆圆拉到自己这边坐下来将她搂在怀里,“对,圆圆有妈妈。”

她伸手将圆圆扁起的嘴角用手指向上一提,“我们圆圆笑起来最好看,不要扁着嘴呀。”

圆圆立刻笑成了眯眯眼,“嗯,圆圆听妈妈的话。”

阮芝芝摸着她的头也跟着一起笑,“圆圆真乖,真是妈妈的好孩子。”

圆圆听到刚想撒娇往阮芝芝怀里靠突然想到什么只是用小胖手摸摸她的小腹小声说:“好神奇,这里面居然住着小妹妹。”

阮芝芝被她动作萌化了,突然意识到什么错愕问道:“圆圆怎么知道是小妹妹?”

圆圆眨巴了下眼睛奶声奶气回道:“因为小妹妹才能和圆圆一起穿小裙子。”

阮芝芝被她的神态逗笑,“好,就生一个像圆圆一样可爱漂亮的小妹妹。”

两人又抱在一起,颜以辰望着两人也跟着扬起唇角。

他望着阮芝芝细致秀气的眉眼,在心里轻声说了句,谢谢。

谢谢老天让这么可爱美好的女孩子来到这个家里,让圆圆脸上时常挂着笑容,抚平了她惊吓与不安。

让叔叔也变的越来越温暖,让这个家时常有欢笑。

也让他……突然上衣口袋里震动了一下。

他低头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野丫头:【你脑子是豆腐做的吗?居然又给老子考了100名?老子没日没夜教你,就这???】

他闭了闭眼刚想关掉手机屏幕,又蹦出一条消息,【回老子话!!!你怎么学的???那套模拟卷子给老子做完没?】

看着这满屏“老子”,他重重的在心底叹气。

也是阮芝芝让自己遇到这么一个又狂又野又粗鲁的丫头片子。

消息还在不断的往外蹦,颜以辰默默站起来,准备上楼,阮芝芝抬头看向他问:“快吃午饭了,以辰你上楼干嘛?”

正扶住楼梯的颜以辰转身正经脸,“不吃了,我要去学习。”

阮芝芝震惊道:“以辰,你变化也太大了,以前一听学习就头痛的人,现在为了学习都废寝忘食了,没想到……”

说着她就竖起大拇指,颜以辰刚要谦虚几句便听到她后面的话:“没想到晴晴这么厉害,能把你这匹野马都给训服了,真棒。”

颜以辰表情凝固在脸上,默默转身上楼,又在心里给那野丫头记上了一笔。

“当然,你也很棒,以辰,加油!跟随着晴晴脚步,冲鸭!”

背后传来阮芝芝清亮的嗓音,颜以辰在心里发誓,就算累死,他也要高考考过那个野丫头。

——

阮芝芝吃完饭又在院子散了会步才回到卧室,进走的时候发现空无一人,中午时候颜晟只吃了几口就说去处理工作又回了书房。

到现在还没回来,她抿了抿嘴唇,发里有些发虚。

她从卧室出去走到廊尽头的书房。

门没有关严,她直接推门进去。

他正面无表情的对着电脑看起来似乎很忙。

看到阮芝芝进来,他抬起头脸色有些沉。

“怎么了?”淡淡的嗓音听不出喜怒。

阮芝芝吞咽了几下关好门,然后慢吞吞地移到他办公桌前面手指抠着桌角,“没怎么?”

颜晟松开手里的鼠标看着她脸好一会儿不紧不慢地问:“说吧,又想做什么?”

阮芝芝从桌旁绕过来到他面前悄悄打量着他的神色,但他面色淡淡,一点看不出端倪。

“忙完了吗?”阮芝芝离他很近很装作随意地问道。

颜晟抬了抬眉稍,“还没。”

然后就不再说话,室内陷入沉默。

阮芝芝望着他淡淡的眼神,小声问他,“你生气了吗?是因为我那个扎那吗?我不是故意瞒你,我就是想和你生孩子嘛……”

说着说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的委屈起来。

“我知道你是生我气了,我也知道我承诺什么时候都和你说实话的,但这次不是故意……”话没说完鼻子一酸,后面的话就讲不出来了。

眼瞅着眼泪就要掉下来,手腕突然被拉了下她便坐在他腿上。

她眨了下眼睛,睫行上挂着泪。

颜晟伸手抽出纸巾无奈将她挂着的泪擦去,然后叹口气,“谁说我生你气了?”

阮芝芝手指戳了戳他肩膀,“那你不生气,怎么都不理我?”

“明明就是生气,还嘴硬。”

颜晟看着她气鼓鼓的脸失笑,伸手环住她的腰,“现在生气的是你吧。”

阮芝芝撇了撇嘴,嗓音还带着哭腔,“老公不理我,我能不生气吗?”

颜晟望着她垂着长长睫毛,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转动的眼珠,明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却还是伸手抬起她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

阮芝芝看到他的目光时怔了一瞬。

她不是没有见过他炽热情深的一面,却在这一刻,她这双深邃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带任何遮掩的珍视与疼惜。

这一刻,她隐约感觉到眼前的男人比她想像的要更爱她。

“芝芝,我没有生气,我是觉的很愧疚。”

“愧疚?”阮芝芝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颜晟目光望着她轻轻点头,“嗯,我愧疚,虽然孩子是我们的一起的,但孕育和生产的过程只能由你一个人来承受,对不起。”

“我很期盼我们的孩子,无关男女,因为是和你的,是我们的。”

“你要辛苦了。”他顿了下,眸光微动,低头在她耳边轻道:“老婆。”

低沉的嗓音很清楚地落入阮芝芝耳中,在她的“威逼”下,他不是没这么叫过自己,情动时也会有比这个更暧昧的称呼,可这么主动又深情的叫还是第一次。

她知道他这个人内敛,不善表达。

可他却为了自己在一点一点的改变。

她眼睫颤动勾往他的脖颈,轻轻在他唇上吻了下,“所以你根本没生我气,就只是在房间里查怎么生孩子?”

颜晟纠正她,“生之前我也查了,以及生产之后怎么保养。”他顿了下捏了捏她脸,“虽然我现在不懂,但我会尽力去了解学习。”

一股暖流从脚底一直涌向阮芝芝的心脏,她像一片花瓣落进了温热的水里,暖流将她包围住。

好一会儿,她才激动地勾紧他脖颈,“颜晟,我好爱你。”

颜晟因为这句话,幽深的眼眸闪动,如天空中最亮的星星。

他刚要说什么,便听到。

“你真是我的好老公,不愧我为你扎了十个小雨伞……”

“……”

——

白驹过隙,时间如飞一般的到了年未。

阮芝芝提前了预产期一周羊水破了,她被颜晟抱着进了救护车。

她第一次看到那张冷静的脸上焦灼慌乱,开往医院的路上,他握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对她说:“别怕,我在。”

一遍又一遍让她都有点嫌吵。

到最后,医生看不下去对他说:“你老婆只是羊水破了,一切正常,你看着挺冷静的,怎么慌成这样子?”

颜晟抬眼看医生表情淡定道:“我没慌。”

医生视线移到他和阮芝芝交叠的双手上乐了,“那你手抖什么。”

颜晟看向自己手,颤动着浮度很大,很大。

“……”

虽然羊水破了,但精神依然很足的阮芝芝在一旁搭腔道:“见笑了,医生,我老公他胆子有点小。”

颜晟:“……”

——

生产的过程很顺利,阮芝芝躺在病床上,头发被汗已经浸湿,脸色苍白有些虚弱。

她看着护士将孩子交给颜晟。

颜晟小心翼翼地抱住孩子。

怀里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动作很轻生怕弄疼怀里的孩子,他低头便看到一双明亮又大的眼睛,不像一般婴儿皮肤有些皱,白白嫩嫩,很漂亮。

“恭喜,是个漂亮的小公主。”护士将孩子交给颜晟后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便退出病房。

阮芝芝闻言叫颜晟:“快抱来让我看看。”

颜晟抱着孩来到病床前,让孩子的脸正冲着她。

阮芝芝望着颜晟怀里小小婴儿,感受着生命的奇妙。

她和他,会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好可爱啊,她好小好萌啊,长的好好看。”阮芝芝眼睛眨都不眨,就紧紧望着这可爱的小宝贝。

颜晟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腾出一只手摸摸她头,“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阮芝芝伸出胳膊,“让我抱一下嘛。”

颜晟柔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抱,先休息好不好?”

阮芝芝撇了撇嘴,“我想抱嘛,我想抱嘛。”

颜晟拿她没办法,但又怕她累只好退一步,“那让她躺在旁边,好不好?”

阮芝芝马上点头,“好。”

颜晟将孩子轻轻放在了她旁边。

阮芝芝手臂拥了拥将孩子往自己这边靠近。

小宝宝嘴里吐了个泡泡,然后伸了个懒腰,这动作快把阮芝芝萌化了,她不可思异道:“你说她怎么会这么可爱,太萌了吧。”

颜晟摸了摸她脸低低道:“因为她的妈妈可爱。”

阮芝芝抬起头看他,“那你觉的我可爱还是宝宝可爱?”

颜晟没有犹豫地答她,“你可爱。”

话音刚落,更听到一声响亮的哭声。

颜晟和阮芝芝对视一眼,一起看向小宝宝,她小脸因哭涨成了红色,越来越红甚至发紫。

“你看看她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阮芝芝有些着急的催促着。

颜晟一边安慰一边将孩子重新抱起来,“别担心,刚出生的婴儿哭一哭是正常的。”

他将小宝宝抱着怀里轻哄着,“乖,不哭。”

很神奇的小宝宝突然就止住了哭,阮芝芝望着颜晟温柔的眉眼眼珠转了转说:“老公,我觉的她在和我争你的宠爱。”

颜晟听她明显带着酸意的语气,觉的有些她笑,他抱着孩子坐在床边在头探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亲,“乖,好好休息。”

阮芝芝伸手揪了揪他衣服,“那你偷偷说,别让小宝宝听见,说你最宠我。”

颜晟嗓音带笑点头,“行,最宠你。”

阮芝芝闻言马上弯了眼睛,正要再去逗小宝宝。

怀里的这个又哭了起来,颜晟僵了僵低头看怀里的小宝宝意识到了什么对着怀里宝宝抿了抿唇说:“也最宠你。”

很快小宝宝又一次神奇地止住了哭,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转着,嘴唇往上翘起,然后脸颊上浮起一对小巧的酒窝。

阮芝芝瞪大眼睛,“呀!她果然在和我争宠。”

作者有话要说:大概还有二三章完结。

今天晚了抱歉抱歉

颜总芝芝有了小棉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颜总被大小宝贝争宠的日子。感谢在2021-11-1222:12:36~2021-11-1501:25: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病初愈6瓶;是小比熊呀2瓶;秦霄贤的圈外女友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