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完结]

田庄所属的英州,来了许多散药治疫情的大夫和兵将。

因着疫情持续扩散,英州也难免波及,因为来了许多人,倒也没什么奇怪。

只不过这些兵将得了指挥,暗地里行动有素,又朝着田庄不露声色地围了过来。

赵勉一行就要离开了,便也不欲多事,暗藏在田庄里没什么动作。

只有章先生得了韩二爷的话,同赵勉说起了此事。

“韩家大爷也要来了,二爷说他做不了主,须得听韩家大爷的意思。”

赵勉挑了挑眉。

“为何韩家大爷也要过来?”

“约莫是疫病多发,韩家不放心吧。”

赵勉是有些奇怪的,但还是道。

“如此也好,等韩家大爷过来,我亲自过去,最好将此事定下来,我们也便安心离去。”

这是就这么说定了。

只不过,田庄另一边的俞姝,还不晓得隔壁跨院的赵勉,着实看上了自己。

她只想着五爷就要来了,定是在外全部安置妥当,再进到田庄。

不过在亮明身份之前,还得要把戏作足。

俞姝抱了暮哥儿在腿上。

“明日,爹爹就过来了,暮哥儿可想爹爹了?”

小人家一听爹爹来了,眼睛都亮了起来,认真点了点头。

俞姝温柔地摸了摸儿子的细发。

“但是爹爹来了,暮哥儿却不可叫他爹爹,要叫舅舅,可以吗?”

这话说得暮哥儿愣了一下。

小人儿问了个问题。

“那舅舅呢?”

俞姝只能回答他,“舅舅一时不过来,现叫爹爹作舅舅也无妨。”

话说完,连俞姝都觉得,可够绕的,定要把孩子绕晕了。

暮哥儿果然也不说话了,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俞姝无奈又好笑,但早先就和赵勉他们说出了韩家人的设定,也只能照这个来。

林骁的双胞胎没见过他们爹爹,重新认识还好一些,林巧之年纪大些,告诉她,她就会明白。

只是暮哥儿年岁最小,又跟着他爹爹长大,又怎么能不说漏嘴?

俞姝正想着,怎么再同暮哥儿解释一番,没想到小人儿先开了口。

“孩儿知道了。”

“知道了?”俞姝讶然,又忍不住问他,“那明日爹爹来了,暮哥儿见了爹爹,要叫什么?”

暮哥儿小脸淡然,回答俞姝。

“叫舅舅。”

他回答的顺畅,一点犹豫都没有。

俞姝可真是惊到了。

她禁不住打量儿子,不过儿子反问了她一个问题。

“等到离开这里,就可以叫爹爹,是吗?娘亲?”

俞姝彻底惊住了。

儿子睁着圆圆的水亮眼睛,奶声奶气地说着话,但他思路清晰,一点都不混乱,哪里似一个三四岁孩子的样子?

俞姝忍不住抱着儿子的圆脑袋亲了一口。

“正是!暮哥儿可真聪明!”

暮哥儿被娘亲吧唧亲了一口,又夸了一句,饶是聪明淡定如他,也忍不住脸色微红,像个熟透的桃子。

直到林骁家的双胞胎跑来找他,他才从俞姝怀里跳下来,蹬着小短腿跑出去了。

当天没再下雨,翌日一早,天空更是放了盛大的光亮。

泥泞的山路渐渐干燥通畅起来,有人从远处打马而来。

来人身姿挺拔,举手投足间皆是沉稳之气,他蓄了长须,遮了半张脸的面相。

俞姝给他开门的时候,险些没认出来。

但男人特特给了她一个眼神,温柔里带着打趣。

俞姝笑了起来,两步迎上前去。

“大哥!”

五爷:“”

没听错?

章先生也照旧来了,一同来的还有林骁和宋又云。

那两人一开口,“大哥!”

五爷:“”

这会儿的工夫,暮哥儿也跑了过来,上来就张开小胳膊让他抱。

男人早就想念儿子了,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暮哥儿看了一眼自己紧张兮兮的娘亲。

开口喊了抱他的男人。

“舅舅!”

五爷:“”

他看着儿子的目光不能更复杂。

反而暮哥儿眼睛亮亮地,嘴角翘了翘。

五爷无话可说了,俞姝在自家儿子的放心表现中,松了口气,林骁瞧着五爷奇奇怪怪的脸色,眼中笑意满满,同宋又云挑了挑眉。

五爷只能认了自己这身份,瞧了一眼他家小娘子,放下暮哥儿,任他跑走,侧过身来,在背着人的身后,手下捏住了俞姝的手。

俞姝只怕被人瞧见,连忙要抽开,但男人手指仿佛藤蔓,偏偏纠缠着她,不许她离开,时不时地,还要轻轻捏她两下。

若不是衣袖挡着两人的动作,俞姝脸都要红了

但男人若无其事,仍旧一脸淡定地,转身同章先生问候了两句。

章先生有些奇怪的感觉,但也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只道,“韩家大爷先歇,等会我家主人亲自前来拜访。”

韩家大哥自然说好,目送章先生离开,便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回了主院。

路上空旷地带,俞姝林骁他们,把如今的情形,言简意赅地同五爷说了一番。

五爷听了不知是好笑还是好气。

林骁和宋又云成了姐弟也就罢了,他们本就是邻家姐弟。

自己和阿姝怎么就成了大哥同小妹?

五爷着意瞧了瞧自家小娘子。

林骁也瞧了瞧两人模样,在这时,提醒了五爷一句。

“赵勉确实寻大哥有事,大哥还是赶紧准备见他吧。”

五爷越发挑眉,看了一眼林骁,林骁却不肯多说了,似笑非笑的目光从俞姝身上扫过,同宋又云一起回去了。

待回了房中,无人的地方,五爷一把就将他的小娘子,扯到了怀里来。

“好好的夫君成了大哥?我倒是问问阿姝,你夫君怎么就失踪多年了?”

俞姝被他搂紧腰,偏由抽身不出来,只能言语解释。

“我那不是随口说来骗人的吗?五爷揪着这个作甚?”

男人哼哼两声。

“你夫君失踪多年,旁人还以为你是寡身,若是看中了你,让你二嫁,可怎么办?”

他觉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俞姝听了,扑哧一声就笑了。

“可我怎么就要二嫁了?我只给富贵人家做过小妾而已,头一嫁还没呢。”

她说着,特特瞧了五爷。

五爷被她这一句,一口气堵在了后头。

他又气又无奈,她竟然还拿这个说笑?

可说起这些,她已如玩笑一般,早就不在意了。

五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瞧了她半晌,叹了口气,又暗暗捏了她的腰。

“阿姝既有怨言,回去立刻成亲!”

“我可没怨言!”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浓厚的笑意。

俞姝这才问起他正经事,“五爷可都布置好了?”

“布置好了,你放心吧,赵勉他”

话还没说完,外面来了通报,道是隔壁跨院的主家来了。

赵勉来了。

赵勉让章先生准备了礼品若干,自己亲手拿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木匣子,到了田庄主院。

孩子们从他身前跑过去,他叫住暮哥儿,摸了摸暮哥儿的脑袋。

暮哥儿跟他眨了眨眼,转身又跑走了。

赵勉笑着摇头,进到了厅中。

只是当他一眼看到那韩家大哥的时候,心头莫名咯噔了一下。

韩家大哥看似穿着寻常衣衫,但举手投足之间的气派,远不是寻常人可比。

两人照常寒暄,说话之间,并不能看出真章。

赵勉言语少了许下来。

直到五爷问了一句,“先前二弟与我说,阁下寻我有事,不知是何事?”

他问了,章先生便替赵勉回答了他。

“说来这番雨中相遇,也是一桩奇缘。我家主人有心问一问韩家大爷,令小妹是否有再嫁之打算?!”

五爷端着茶碗的手顿了一下。

竟让他说中了吗

避在侧间听壁的俞姝,也怔住了。

赵勉竟然有这个意思?

她一时脸色变化了一番,幸而没人看见,跟没被那五爷瞧见。

但五爷看向赵勉,赵勉亦看了过来。

目光相接之间,赵勉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看向周遭的一切,突然问了一句话。

“阁下不是什么韩家大哥吧?”

这话一出,章先生吓了一跳。

若不是韩家大哥,又是什么人?!

五爷笑了一声,见赵勉已经看出来,也没不必要继续遮掩下去。

他说确实不是,“我不是阿姝的大哥,我是她夫婿。”

章先生懵了一下。

韩娘子失踪多年的夫君回来了?这么巧?!

只是赵勉却在微微一顿之后,又问了一句。

“韩娘子也不姓韩吧?”

五爷看了看赵勉,点头。

“确实不姓韩,她姓俞,她真正的兄长,是虞城王俞厉。”

话音落地,厅中惊到落针可闻。

章先生头脑一片空白,又惊恐地不知该说出什么。

韩娘子竟然是虞城王姬!

那么眼前这气度不凡的男人,岂不是定国公詹司柏?!

那么他们的身份,早就暴露了吧

赵勉没有说话,外面陡然乱了起来,传来了短兵相接的声音。

越是这样,越显得厅中静得厉害。

在这静谧之中,赵勉捂着未愈的伤口,那处隐隐作疼。

他低声说了句话。

“时也运也。”

时也运也,是赵勉注定落凤于此。

他这般淡定地接受了这局面,五爷反倒多了几分钦佩。

他站起身来,郑重看向赵勉。

“今日,吾等代表俞氏新朝招安勉王赵勉,不知勉王可愿意招安?”

摆在赵勉脸前的只有两条路了,要么接受招安,要么立刻丧命于此。

若是旁人,赵勉兴许与他们拼了你死我活。

可他面对的,是连皇城都能轻易攻占的人。

他赵勉占不到天时地利人和,纯粹凭着自己的野心走到了今日。

俞氏新朝肯招安他,已是给他最好的归宿了。

赵勉扬起了头,沉默了许久。

他长长叹气,认下了这一切。

“好。”

他淡淡笑了。

“愿天下太平吧。”

小院很快安静了下来,短暂的刀剑相接之声,在风里散了去。

赵勉在离开这厅之前,将袖中的小匣子放到了茶几上。

“一点心意,送给王姬。”

巴掌大小的木匣子放在茶几上。

赵勉在五爷的人手看管下,离开了。

俞姝从侧间过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发怔。

她看向了放在茶几上的小匣子。

她怎么也想不到,赵勉竟然对她还有这番心思。

但那匣子,很快被一个人扫到了袖中,俞姝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看里面放了什么。

五爷看向自家年轻貌美的小娘子。

“这匣子我替你收着,”他说着,又着重了一句。

“咱们得赶紧成亲了。”

俞姝:“”

勉军投降,一夜之间归顺了俞厉大军,城楼遍插俞旗。

没有人知道是何原因。

但至此,俞军占据了八分的天下。

俞姝等人回到拂城时,针对鼠疫的用药已经定了下来。

这场疫病来得快,也在众太医的联合之下,很快压制了下去。

俞姝见到了苏醒过来的哥哥俞厉。

哥哥真的瘦了许多,尤其穿着布衣布衫,越发显得人清瘦,但精神却好了不少。

俞姝快步上前去打量他,俞厉亦打量着妹妹。

两兄妹相互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能安康地在这世间活着,已是幸事。

只是俞姝问他,“哥哥怎么穿着布衣布衫?”

这可不是一个坐拥八分天下的君王,该穿的衣裳。

俞厉笑了笑,神色坦然地看着妹妹。

“铠甲穿了太久,不堪重负,至于君王之冠,更是我所不能承受。”

话音落地,俞姝半晌没说话。

其实哥哥的想法,她已经猜到了,只是没想到,哥哥说得这么明白。

五爷从后面走上前来。

“可是新朝不能没有君王。”

俞厉亦向他看了过去。

“但半数以上的天下,并非是俞厉打下来的。俞厉不能坐此皇位。”

他看住了五爷,目光里的意思多了几分。

五爷在他的目光里,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同样的道理,我等亦不能。”

这天下不是俞厉或者詹司柏一个人打下来的,他们二人谁来做这帝王之位都不合适。

俞厉笑了,“我已经猜到了这般局面。”

他说着,忽然抬起头来。

“既如此,这帝王之位暂且空悬吧。”

就算暂时空悬,总也要有人来做的。

俞姝皱起了眉来。

俞厉在这时,突然说了一句话。

“我已经下旨,册封暮哥儿为王之储君,这是俞詹二氏共享的天下,只有暮哥儿最合适做这个位置。”

俞厉早就有了让暮哥儿做他继承人的意思,事到如今,反而顺理成章。

他看向五爷和俞姝。

“定国公还是安定天下的定国公,而吾妹俞姝则是唯一的王姬。等你们抚养暮哥儿长大,他便是这天下的帝王!”

五爷愣住,俞姝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看向自己的哥哥,走上前去,握住了哥哥的手。

哥哥的手还有些凉,是大病初愈的冰凉。

她似从前与兄长流浪时那般,努力握住了他的手。

“那么哥哥要去哪呢?”

她已经看出了哥哥布衣布衫之下的离去之意。

俞厉回握了她的手,“阿姝放心,我这许多年坐在高位也累了,今后便借口养病,云游天下。结识天下豪杰,才是我心中所愿!”

他说着,眉目舒展开来。

“这还是宴娘子劝我的,说天底下最难得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如今经历一番生死,倒有了这个机会。”

俞姝讶然,可看向哥哥眉目,再无之前的郁结。

“竟是宴姐姐劝的哥哥。”

俞姝问宴温现在何处,俞厉说她已经回去了。

“我如今颇能理解她的心境,只想做个闲云野鹤罢了。我已与她说好,等日后我云游到她的地盘,一定一定去跟她讨一杯茶吃。”

天边云卷云舒。

暮哥儿在院子里跟林骁家的双胞胎一板正经地说话,他还不晓得他已成了明日之君。

俞姝看向儿子,想到小人儿家的聪慧又隐忍的性子,一切仿佛天上注定。

旧朝已成过往,战乱终将消散,新朝会有新的气象,会迎来最合适的帝王!

五爷在这时问了俞厉。

“何时离开?不若缓缓?”

俞厉朝他看过去,眼中带了笑意。

“确实要缓一缓的,我还得先看着我的妹妹,嫁给一个真心待她的人。”

五爷在这话里,牵住了俞姝的手。

他说会的,“一定会的。”

他看向了俞姝,“不知王姬,可许我做你的王驸?”

他定定看着他的小娘子。

跨越了不可跨越的千山万水、鸿沟天堑,他终于可以在所有人面前,牵起她的手,与她走完剩下的半生。

可小娘子突然一笑,眼角染上了促狭颜色

“王驸岂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那我可得好生想想呢。”

话音落地,俞厉也笑出了声。

“是得好好想想。不急不急。”

笑声惊起了檐上的鸟雀,暮哥儿也闻声跑了进来。

五爷愣住了。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忽然觉得,好像还得父凭子贵啊

他亦笑了。

鸟雀飞向天空,奔向高阔的蓝天、悠然的白云,和长久的光明。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了,连载了近四个月,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本章下面留言前50名,有小红包,再次感谢大家。

以及,全订的姐妹们,能给本文打个分吗?在app文章页面的中下部分,或者pc文章页面的右中部分,期盼朋友们的好评!

晚安,下本再见!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5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