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六章 罢相(十七 )

有意思的是,今天晚上,田爽的家中,也是非常的热闹。

田爽、田翔兄弟两人,召集了数十名心腹,在田爽的府邸之中,秘密集会。

“二爷,宜快不宜迟,吴猛后天便要进城来,给大帅汇报工作,我们可以在那个时候动手。”

“单单杀一个吴猛,解决不了问题,找个借口,把吴闯也骗进城来,他们两兄弟一死,军营其他将领,不难解决。”

众人纷纷出言建议。

田翔说道:“二哥,吴氏两兄弟,要杀就一起杀,杀了吴猛,吴闯必反,军营其他将领,与他们兄弟的关系非常好,一旦吴闯发动叛乱,局势很难预料。”

田爽点头说道:“借口有的是,后天将吴氏兄弟两人一同骗进城来,然后.....”

说到这里,田爽的脸上有了冷笑,意思不言而论。

田爽轻声问道:“二哥,杀了吴氏兄弟,父亲必然震怒,到时候我等又将如何?”

田章只对幼子田俊,有过明确的意图,让其继承自己的幽州节度使之位,至于其他几个儿子,则是从未有过任何表露,事实上,几个儿子之中,除了对田俊有特殊的感情之外,田章对其他儿子,感情都很冷淡,只不过对长子田汉表现的比较明显,对田爽等人,则是稍微好一些,但也不能说有多好。

田爽自己心里其实很明白,幽州节度使之位,田章或许会传给老三田翔,也不会传给自己。

田爽之所以决定发动兵变,铲除吴氏兄弟,是因为田章的一句话,前番,自己受刑过后,田章曾经感叹的说道,老大虽然软弱,但生了两个好儿子,现在没有了俊儿,这个家也只有留给他了。

这句话彻底暴露了田章的心意,老头子在最喜欢的儿子田俊死后,深感后继无人的情况之下,已经决定把位子床给老大田汉,虽然他不喜欢田汉,但田汉的两个儿子,田章却是非常看重与喜爱,而且田汉已经五十多岁了,身体也是一直不怎么样,田章这么做,其实是隔代传位。

田章的决定,让田爽心中的愤怒彻底爆发出来,若真是田汉继承大位,吴氏兄弟必然受到重用,到时候,因为吴于廑的死,兄弟两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左右都是一个死,自己岂能坐以待毙?

田章调离吴氏兄弟,或许是因为前番他们抬着吴于廑的尸体,逼着自己做出决定,有一些这个因素,但只是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部分,对于自己最好兄弟的两个儿子,田章还是很大度与信任的,他之所以调离吴氏兄弟,只是出于政治手段,不希望他们的权利太大,害怕田汉继位之后,因为软弱的性子,以至于大权旁落,被吴氏兄弟所架空,更重要的一点,田章已经有了给孙子开始铺路的打算,他想把吴氏兄弟所掌握的一万士兵,交给田世久、田世纯两人统领。

田爽皱眉不语,他是要兵变夺权,但从未想过把田章怎么样,弑父夺位这样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天下间恐怕没几个人敢做,毕竟谁都不会愿意和禽兽为伍,坏了自己的名声,被所有人唾骂与嫌弃。

“二爷,大帅老矣,他身上的担子应该放下来了。”

“煌县风景秀丽,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为田爽出了注意,夺取兵权之后,强迫田章下位,将其软禁。

听了这两个人的意见,田爽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点了点头,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可以很好的避免父子相残的结果。

“老爷,不好了,一大群士兵包围了这里。”

众人在房内商量的热火朝天之际,管家突然跑了过来,脸色惶恐的大喊大叫。

听到管家的话,在座的所有人,脸色顿时大变。

田爽猛的站了起来,失声叫道:“难道是我等密谋之事,被父亲所知,派人前来抓我?”

田爽第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往城外的大营以及吴氏兄弟那里去想,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敢这么做,也没有这么做的道理和理由,至少现在没有。

众人迟疑间,凄厉的惨叫打破了黑夜的寂静,随即,通彻的喊杀声响起,外面的人发起进攻了。

田爽的府邸只有不到一百名护卫,而夏诚招则是带了一千巡防营士兵到来,一阵冲杀,片刻之间,便是杀到了田爽等人所在的后堂客厅。

“夏诚招,你这是在干什么?”

见到夏诚招,田爽顿时楞在了那里,随后厉声质问。

夏诚招没有回应田爽的质问,扫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笑道:“很好,人都在这里,倒是省了我许多功夫。”

田爽再次出声质问:“夏诚招,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诚招不屑的看了一眼田爽,都这么明白的事情,难道还看不出来?

夏诚招脸色冷了下来,沉声说道:“尔等图谋不轨,意图造反,我奉了大公子田汉之令,将你们全部抓拿。”

听到这番话,田爽总算是明白了过来,身边的田翔惊怒交加,指着夏诚招怒吼道:“我们待你不薄,为何背叛?”

夏诚招淡淡一笑:“良臣择主而待,貌似赌桌之上,我可以把宝押在你二公子这里,自然也能押在大公子的身上,这么简单的道理,原来你们不知道?”

此时,一名士兵来到夏诚招身后,拱手禀报道:“指挥使大人,城门已经打开,吴将军他们率领军队成功进城。”

听到这个消息,田爽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死灰。

田爽死死盯着夏诚招,咬牙切齿的说道:“夏诚招,你这个背主求荣之徒,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

夏诚招冷冷一笑,身子慢慢后退,随即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一个不留。”

绝望的嘶吼在房内响起,田爽等人做着最后的搏斗,但一切都是徒劳,片刻的功夫,里面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大人,连同田爽、田翔在内的十三人,全部被杀,没有活口。”

一名军官拿着刀子走了过来,对着夏诚招说出了结果。

夏诚招神色冷峻,目视前方,良久之后,才是叹声说道:“成王败寇,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