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九章 壮年黄忠之威!

马超被黄忠追赶的焦躁,更兼黄忠身边的随从变少。

让他觉得,自己有了一战之力。

当下就调转马头,拍马舞枪,朝着黄忠冲杀而去。

黄忠凛然不惧。

历史上,这是一个一直到老死,都不惧任何人,不服老的存在。

如今正值当年,又如何会怕马超?

“竖子受死!”

听得马超出言不逊,黄忠不由怒骂一声,坐下马速不减的朝着马超冲杀而去。

片刻之后,二人便已经冲杀到了一起,刀枪并举,招招都往要害上奔。

这个愤怒,长枪枪枪不离咽喉。

那个瞪目,大刀刀刀劈砍颈项!

二人恰似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在这里拼杀做一团。

一会儿的功夫,便斗了五十回合,不分上下。

黄忠抖擞精神,手中大刀不断舞动,越战越勇。

马超年幼,爆发力强,但持久性不成。

一番拼杀之后,渐渐不支。

枪法开始凌乱。

心中为黄忠的战力感到惊叹。

同时,也不由暗暗叫苦。

自己没事,回来与这家伙拼命做什么?

这下子好了,弄不好要真的将命给拼在这里。

想要离开,继续逃命,但黄忠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一刀紧似一刀的不断对着马超出手,根本就不给马超离开的机会。

不肯放他离开。

二人又战了三十回合,马超抵挡更加艰难。

心中哀叹,自己这一次只怕是不能够亲手斩杀韩遂老贼,与自己父亲报仇了。

正这样想着,忽然有动静传来,却是有一彪兵马杀到。

为首一员将领,手中同样是拎着一柄大刀,一边朝着这里冲杀,一边出声大喝:“那贼子!休伤我家少主!!”

原来是庞德带着一些收拢的溃兵赶来。

见到马超与黄忠相斗,显得不支,直接就拍马舞刀加入了战团,与马超一起双战黄忠。

见到关键时刻,庞德赶来加入战团,马超不由的心生欢喜,有了庞德的加入之后,他的压力一下子减少许多。

而黄忠一人独战两员凉州有名的虎将,却一点畏惧都没有,他抖擞精神,越战越勇,丝毫不落下风!

三人走马灯一般的在这里厮杀。

战了三十个回合之后,马超、庞德二人,不仅仅没有战胜黄忠,反而被黄忠一个人给战的落入到下风!

这等战绩,固然有马超庞德昨夜接连厮杀逃窜,气力不佳的缘故,但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正是壮年的黄忠是真的猛!

毕竟,老黄忠都能够凭借战力军功,以后来者与平凡出身,位列蜀汉五虎将之一,就更不要说壮年时代的黄忠了。

这战斗力是真的没法说!

马超庞德二人,越打越是心惊。

这家伙还是个人吗?

怎地这般的难缠?

以往马超只觉得自己的战力已经无双,不服天下任何人。

此时遇到了黄忠,与黄忠一番的厮杀之后,才终于是认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此时时间已经耽搁很长,之前被黄忠甩下的兵卒,这个时候,也都陆续赶来,越汇集越多。

而马超、庞德又被黄忠一人压着打,想要杀黄忠,根本就是不可能。

“少主,快走!”

又拼杀两个回合之后,庞德忍不住出声对马超喊道。

马超少年心性,觉得这时候离开,抹不开面子:“我不走!不能抛下令明你离开!”

庞德与黄忠对了一招之后,快速开口道:“少主忘记了主公的仇了吗?

要杀韩遂老贼为主公报仇啊!”

听到韩遂说出这话,马超不由动容,不再坚持。

想要伺机而走。

黄忠自然不会允许,加紧攻势,不让马超离开。

但这个时候,庞德已经开始拼命了,独自一人缠斗黄忠,给马超的离开创造机会。

他一样是一员虎将,纵然打不过黄忠,但是这个时候开始拼命,缠斗住黄忠,不让黄忠阻碍马超离开,还是能够做到的。

马超找到一个空隙,对着黄忠虚晃一枪,脱离了战团,纵马朝着西面奔去。

身边追随着几十个随着庞德一起过来的凉州兵卒。

有黄忠的部下阻拦,但又怎么能够阻拦的住?

他们终究只是黄忠部下,而不是黄忠。

最终还是让马超迅速的冲了出去,往西一路奔跑而去。

当然,这也跟周仓此时没有在这里,有一定的关系。

按照他能够硬接黄忠三刀而不死的能力,把这个状态下的马超,缠住一阵儿,还是能够做到的。

马超走脱,不敢停留,一路往前而去,离开的远了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留在那里,独自对战黄忠,给自己创造走脱机会的庞德,忍住心中的一些情感,狠狠的抽打了一下坐下战马,朝着前方头也不回的奔去……

庞德之前的时候,在鳌头关前曾被黄忠射中一箭,虽已经好了一个七七八八,但终究还是有些影响。

尤其是连夜奔波与拼杀之下。

与马超一起双战黄忠的时候,尚且战不过黄忠,此时马超离去,独自留下一人迎战黄忠,就更加的战不过了。

拼杀了十回合,就已经危机不断。

纵然是他再拼命也不成。

壮年时期的黄忠,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又是五回合过去,只听的碰的一声响,庞德手中的大刀,应声抛飞出去。

他的虎口发麻。

在手中大刀被磕飞的第一瞬间,庞德心中就暗叫一声不好。

连忙进行闪避,并慌忙去取挂在马鞍之上的短刀。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做这事情,黄忠大刀便已经呼啸而来!

庞德来不及躲闪,被这一刀重重的劈砍到身上!

闷哼一声,身子便不受控制的掉落下马,扑通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庞德这员西凉虎将,历史上留下不小名声的人,就这样被黄忠挥砍落马。

要说庞德也是运气不佳,原历史上,遇到了关羽这个猛人,虽然抬棺死战,最终也落了一个被人生擒,最终引颈就戮的下场。

此时,情况已经不同,但是却遇到了黄忠这个比关羽更加强盛上一些的存在。

被黄忠劈砍马下。

好家伙,这都快要成为猛将的专业背景板了。

被黄忠一刀劈砍落马的庞德,很快就爬了起来。

这不是说庞德的生命力过于强悍,而是因为刚才黄忠对庞德下手的时候,有所留手。

将庞德劈砍下来的这一击,不是用的刀刃,而是用的刀背。

这是因为早在之前的时候,刘成曾经与黄忠等一些人说过,庞德,马超,乃是世之虎将,杀之可惜。

之后在战场之上,遇到这两人,可以放手一搏。

真的是到了最后关头,在有把握,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可以留下二人一命,把二人生擒,尝试收服。

为自己所用。

当然,若是没有把握了,那就只管下死手。

就算是这两人再是虎将,也没有自己这边将领的性命重要。

这个把握,别人或许没有,但黄忠是真的有。

庞德爬起之后,就想要再度反抗,但黄忠又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

大刀早就劈砍而至。

再次用刀背将其给砸倒到地上。

这一次,不待庞德挣扎,便已经将大刀的刀刃,架到了庞德的脖子上。

庞德不再动弹。

“要杀便杀,用什么刀背?

直接将我砍了也就是了,在下技不如人,死了活该!”

他望着黄忠,出声这般说道。

面上毫无惧色。

黄忠道:“将之与我绑了。”

立刻便有兵卒上前,将庞德捆绑起来。

庞德也不挣扎,任由兵卒捆绑,只是将身子挺的笔直。

他出声说道:“要杀便杀,怎地这般不爽利?”

黄忠道:“有人说,你庞德庞令明,是一员不可多得的虎将,杀之可惜,要留下你一条性命。

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命?”

庞德沉默一下道:“都这个时候了,可敢告知我你的名号?”

黄忠道:“在下黄忠,字汉升。”

庞德一愣,开口道:“可是斩杀了吕布的黄忠黄汉升?”

黄忠道:“正是。”

庞德闻言,愣了一会儿,叹口气道:“这样说来,我这一次败的不冤,败在你的手中,不算丢人。”

说罢又道:“既然你来到了这里,那想必刘皇叔也来了吧?

怪不得这一次,鳌头关这里这样难打。”

这样说着,他心里面一下子又意识到了更多的事情。

“想来,刘皇叔与那董卓之间不和,被董卓夺取兵权,也都是假的,在故意演戏与众人看了的。”

他开口说道,显得很是怅然。

“看来从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就已经被关中的人,所谋划了,一步步落入到谋划之中,顺着别人的意思走,尚且不知,只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住了大局,觉得占尽了优势。

最终出兵,想要一举拿下关中……

却不知道,所有的动作,都在别人的预料之内……”

庞德不是一个傻子,如果在之前对战的时候,他知道了黄忠的身份,还不会想这样多。

但是现在,在各种事情已经发生,己方这边惨败的情况下,他再听到黄忠之名,立刻就意识到了很多的事情。

“这样说的话,出兵占据金城的,也不是韩遂那贼子了?

而是你们的人做出来的事情?

这应该就是你们做出来的事,毕竟在刘皇叔前来的情况下,在你们费尽心机的引诱我等出凉州的情况下,也只有你们从后面取得了金城,才最符合你们的利益,符合你们之前的作战意图。”

黄忠想了一下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事情,说出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金城那里,确实是我们这边的人袭取的。”

哪怕是心里面对此已经有所猜测,在从黄忠这里,得到了亲口承认之后,庞德心里面也是不由了升起了惊涛骇浪。

这实在是太过于惊人。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些人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袭取了金城的。

“莫非是你们提前就将兵马弄出了鳌头关,一直在潜伏?”

他望着黄忠询问。

黄忠道:“也对,也不对。

确实是提前将兵马弄出了鳌头关。

只不过并不太早,只是你们先锋部队到来的前一天晚上。

那时候我们刚从玉山过来。”

庞德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对于这一片的地形,我还是很了解的,你们的兵马,若只是在前一天晚上的时候出关,根本就不可能避过我们的耳目。

而且,除了我们的先锋部队之外,后面还有大量而来的后续兵马,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将所有的眼线给躲避过去。”

黄忠道:“我若是说,我们的兵马是从里过去的呢?”

黄忠说着,用手中刀,朝着南面指了指。

庞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到的只是一些稍微有些返青的草,以及一些山峦之类的东西。

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正这样想着,突然,他心中一个激灵,一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心中——死亡之地!

南面看不到的地方,有着一片死亡之地的存在!

那里,距离鳌头关算不得远,另外一侧,临着金城!

那些人是从死亡之地过去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死亡之地是穿不过去的,深入进去的人,就没有活着回来过!

这些人怎么可能会从死亡之地过去?

庞德心中活动很是剧烈,不断的进行否认。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黄忠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他尽可能的稳住心神,让自己变得平静下来:“莫非是张辽张文远率兵从益州归来,也投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吗?”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

张文远之前的时候,敢率兵走阴平小路,这时候走更加凶险,便是本地土著,都不敢过于深入的死亡之地,也不是不可能。

除了这个人之外,他想不出有别的人,有这个胆量去做这事情。

黄忠道:“张文远在益州自有重任在身,此次对战,并非危急存亡的战斗,还用不着将张文远给调回来。

况且,我关中这里,人才济济,莫非便只有一个张文远是有胆之人?”

“那率兵度过死亡之地的人,是谁?”

庞德看着的黄忠询问,满心都是抑制不住的好奇。

(从今天开始,改为每天四千多字更新了,不瞒大家,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是开了一个小号,又写了一本书,开始同时写两本书了。

曹操这本每天还是六千字更新的话,会忙不过来。

新书发昆仑站了,是本斗罗文,就不给大家透漏了。

不是老墨喜欢双开,是一本书养家有压力,没办法,只能再开一本了,年纪越大,越觉得钱不够用,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