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城破(八)

武英殿。

成国公朱纯臣跪伏在崇祯面前,久久不敢起身。

朱纯臣是靖难名将朱能的第十二世孙,万历三十九年袭的爵,若是算上明光宗朱常洛,算的上是四朝元老了。

朱由检即位以后,国内局势日益糜烂,官军在面对东虏和流寇的作战中屡屡战败,崇祯无奈之下,加朱纯臣为太子太傅,京营总督,也是冀望朱纯臣能够不负先祖威名,为大明朝的事业添砖加瓦。

“成国公,国家糜烂,李逆和德藩以清君侧的名义入京,现在外城已失,内城岌岌可危,你是朝廷勋贵,论辈分你也是朕的姑父,朕有意将太子和诸皇子交给你,这个时候,朕只能仰仗你了。”

“这个……老臣恐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啊!”

朱纯臣以头抢地,口中言辞恳切,心中则腹诽不已,保你的儿子,他娘的这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成国公放心,德王和朕同辈,也是你的姑父,他断然不会为难你的。”

崇祯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偌大的北京城,他实在找不出几个值得信任的大臣,不求朱纯臣还能求谁。

“唉……老臣只有尽力而为了!”

在紫禁城,朱纯臣可不敢忤逆了崇祯,若是拒绝了,恐怕自己的小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长叹一声,算是将此事应承了下来。

“好,朕让懿安皇后带诸子与你一同出宫,还望爱卿不忘国恩,保皇后和诸子逃出牢笼。”

懿安皇后是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天启帝在位时,张嫣对朱由检也甚是看顾,所以朱由检即位后,对这个皇嫂也颇为敬重,长嫂如母,现在京师即将沦陷,崇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这个嫂子。

当然让张嫣带诸子出逃,崇祯也是斟酌了许久的,毕竟张嫣是天启皇帝的皇后,德王又是国家宗藩,明朝以孝治天下,他要是伤了先帝皇后,那可是要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如何还能登临大宝,统御天下?

“老臣遵旨!”

朱纯臣到是没想这么多,带一个是带,带四个也是带,左右今天是要把崇祯给的这几个烫手山芋带出宫了,至于如何处置,他还没想好。

“好,快去传太子朱慈烺、永王朱慈炤、定王朱慈炯还有懿安皇后,让他们立即入武英殿,随成国公出宫。”

“父皇……!”

太子朱慈烺今年已经十三岁了,又进学已久,自然知道自己的父皇让自己出宫是什么意思,进了武英殿,就跪倒在崇祯面前,号啕大哭起来。

永王朱慈炤今年也十一岁了,对朝廷的事也有所了解,跟着朱慈烺身后也不断地抽涕,只有定王朱慈炯年龄比较小,对国事一无所知,一脸茫然地看着哭的不成人形的两个哥哥。

“陛下……!”

张嫣复杂地看了崇祯一眼,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皇帝那憔悴的面容和雪白的双鬓,终是缓缓福了一下,算是见礼了。

“皇嫂不必多礼,朕躬凉薄,愧对皇兄教诲,以至于天下糜烂,如今德藩兵马已经破了外城,为天下计,朕已着成国公护送三子出京,还请皇嫂看在皇兄面上,看顾吾子,拜托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在危急关头,朱由检也顾不得君臣礼仪了,长揖到地,对着张嫣行了一个大礼。

“唉……!”

张嫣是天启元年进的宫,可以说是看着朱由检长大的。

崇祯托孤的情景让她不由地想起了当年自己的夫君将江山社稷交给崇祯的情景“吾弟当为尧、舜、禹。”;“忠贤宜委之,善待中宫!”

“好了你们也起来吧,你们记住,出宫之后,万事要听你们伯母的话,不可堕了我朱家的名声,你们走吧!”

朱由检重重地挥了挥手,将身子转了过去,再也不看自己的几个儿子,虽说天家无亲情,可是到了这生离死别的份上,崇祯也是满腹的伤感。

“几位小爷,懿安娘娘还是快跟老臣走吧!”

朱纯臣可不敢在皇宫多呆,他可不想被围在这宫墙之内,一旦紫禁城被德藩破了,改天换日之下,新皇肯定要对朝廷进行清洗,要是自己被认定为崇祯忠臣,那岂不是倒了血霉。

在朱纯臣的催促之下,张嫣带着太子朱慈烺等人终是上了马车,出了紫禁城,直奔成国公府邸。

崇祯忙着安排后事,东阁大学士陈演的府上却是灯火通明。

花厅里。

翰林学士赵玉森,礼部主事孙蕙、张琦、兵部职方主事秦汧等人眼巴巴地看着坐在主位上闭目不语的陈演。

陈演是四川井研人,天启二年进士出身,多机谋,善于揣摩圣意,和内臣王德化、高起潜等人交好。

崇祯十三年四月从内侍口中暗中得知次日崇祯要问的问题,第二天对答如流,崇祯大喜,当即升至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从此成为了明廷的中枢大臣之一。

俗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和其他朝臣一样,区区一个东阁大学士显然不是陈演追求的目标,他还想再上几步,成为大明的首辅大臣,所以在入阁以后,便广植党羽,以图在朝中能够一呼百应。

“陈阁老,皇帝失德,以至于天下糜烂,德王奉天靖难,正合我太祖高皇帝祖训,下官等恳请阁老率我等迎接山东王师,遵德王殿下令旨,诛杀陈新甲、高起潜等乱臣贼子,还我大明朗朗乾坤。”

礼部主事孙蕙和张琦说完以后,就是巴巴地看着陈演,他们本就是礼部的属官,也是陈演一手提拔起来的,可以说是陈演最信重的几个党羽之一,由他们将附逆的事说出了,那是再好不过。

“嗯,纣王失德,周武起兵诛之,隋炀乱国,唐公起兵击之,尔后开创数百年之盛世,今上即位以来,中原流寇纷起,东虏时刻入境,实是今上用人不察,听信杨嗣昌、陈新甲等人馋言耳,我等既是大明忠臣,自有劝谏之责,今德王奉太祖祖训入京,正是拨乱反正,中兴我皇明基业之时,诸官且随本阁去见过德藩。”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