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天下定 七

“天下尚且未定,父亲要保重身体!”牧景眼眸有些伤感的光芒在流淌,他低沉的说道:“朕还是希望父亲未来能看得到大明的盛世来临!”

蔡邕年纪不小了,放眼当今这个时代,平均年龄二三十岁来说,他已经是很高龄的老人了。

他身体这几年就不是很好。

而能撑得住,一方面是明朝廷对医学发展比较在意,境内有医学院,有医司,对于一些重臣的身体,那都是万般的呵护的。

蔡邕更是如同大熊猫一样,不是每个月体检,而是一旬都要检查一次,而且会有专门的大夫郎中专门为他调理身体的。

不过生老病死是没办法改变的铁则。

越来越苍老的蔡邕,早晚也会有一天撒手而去的,不过老人家有时候能撑得住更长的时间,关键还是看愿不愿意撑住而已。

人心中若有意念支持着,有时候还真能比更多人能熬。

如今蔡邕看见了结束乱世,说不定心中一口气要是散掉了,身体就垮掉了,因此牧景不得不给他画饼了。

“当初父亲支持大明,可不仅仅只是想要看到大明结束这乱世,而是希望大明能做到比当年汉室更好!”牧景有些漠然的道:“若是父亲看不到这一天,父亲就甘心吗?”

“的确不甘心啊!”

蔡邕咧嘴一笑,他又深深的看了牧景一眼:“好多年前我相信你爹,可最后你爹却让我失望了,英雄难过美人关,他本可镇得住这天下,可惜了,棋差一着,满盘皆输!”

他有些缅怀过去,道:“后来我相信你,你当初在太学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你,可最后还是让昭姬嫁给你了,为了天下也好,为了大汉朝廷也罢,做出的选择,就要承担后果,自此之后,我与你牧氏已经绑在一起了!”

他叹一口气:“我曾因为自己的负了王子师,后来才知道,我负的乃是汉室,只是这天下,终归比汉室更重!”

“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可汉贼还是汉贼,你却剑走偏锋,光明正大的反汉室,成王立朝,一招登基为帝,瓜分天下!”

他突然笑了:“若是以前的我,该和你势不两立的,可最后我还是入了明朝廷,还是做了明臣,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的选择,可我总要知道,自己的选择有没有错!”

他的面容变得刚毅而坚定起来了:“陛下你说的是对的,不能看到的大明创造一个盛世出来了,老夫岂能甘心,即使死了,眼睛也是闭不上,所以老夫是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他又补充一句:“老夫不仅仅要看看这盛世会不会来,还想要知道,陛下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格的陛下,天下之主,九五之尊,那可不好当啊!”

“好不好当,朕既然当了,那自让天下人看到,一个能给他们好生活的天子!”牧景自信的说道。

“那臣,拭目以待!”

言毕,他拱手行礼,然后退下去了。

“这老头不激他一下,他还真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啊!”牧景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有些人就是轴的很。

蔡邕就是这些人。

“陛下!”

这时候徐庶匆匆走进来,先行礼,然后在开口说道:“蔡参政要去大牢!”

“让他去吧!”

牧景笑了笑,道:“他想要和杨彪聊聊天,让他们聊一下,说不定能给咱们解决一个大麻烦呢!”

“那荀彧呢?”

徐庶问。

“中原拿下没有!”牧景沉思了半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张辽的出师很顺利,目前来说,也没有人能挡得住我们的兵马所向,所到之处,皆开城门投降,倒是有几个城池想要表现的硬气一些的,结果火炮军推上去,来了几炮,就没有人敢阻挡王师出征,一统天下了,如今来说,兖州豫州基本上都拿下了,各郡还有一些动乱,但是兵力镇压之下,也算是安稳,只是想要治理起来了,我们是做不到的,这是政事堂的事情了!”

“政事堂已经派人下来考核官吏了!”

牧景想了想,道:“大规模罢免是不实际的,咱们不能让权力交替之中,让百姓动乱不堪,最好还是能和平的渡过这段煎熬的时间!”

“这样以来,旧制度就会增加实力,我们想要施行新政,必有阻碍!”徐庶的意思是希望来一次大扫除,这样能让新政的力量直接落实下去,未来是可以减少很多麻烦的。

“元直,新政是为了什么存在的?”牧景反问了一句话。

“这个……”

“你自己都忘记了吧!”牧景笑了笑,然后道:“我们之所以推行新政,不是为了标新立异,也不是为了增加朝廷的影响力,而是为了能有一套更好的制度下来了,让百姓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如果违背了这个原则,那么新政也需要被改变,甚至被推翻!”

“是臣孟浪了!”

徐庶面色微微一变,然后拱手请罪。

“无妨!”

牧景摆摆手,道:“你还年轻,还能犯错,但是日后得记住,底线在哪里,咱们推动新政的发展,未来必然面对更多的阻力,你要面对的事情,要面对的攻击还多着,如果你自己都把不住自己底线,你就会迷失的,我希望你能时时刻刻都清醒,都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推动新政的发展!”

徐庶他很看好,这不仅仅在军事上有能力,在政治上,这也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未来成为阁臣,那也是跑不了的事情。

而牧景更需要用他推动整个新政的发展。

统一天下,只是一个开始。

改变这时代。

才是牧景的使命。

“臣,当牢记陛下今日之嘱咐!”徐庶认真的说道。

牧景笑了笑,回归正题,说道:“中原都拿下了,那么颍川世家也没有那么重要了,荀彧,杀了可惜,不杀又说不过去……”

王佐之才,他还是有些赏识的,再说了大明朝堂本身,也需要一些力量来平衡,随着天下一统,未来的战场就在大明朝堂之上了。

他可以控制朝堂,但是不能限制朝堂,一言堂是不可取的,人都会犯错,他也会,他想要推动新时代的到来,就要学会用人。

作为一个皇帝,用人才是需要不断钻研的一种学问。

“荀文若的骨头还是很硬的!”徐庶想了想,说道:“如果不杀他,想要用他,陛下未必能让他臣服啊!”

“这朕倒不是很担心!”

牧景耸耸肩:“他弱点太明显了,自诩正义的人,包袱太重,总会有办法让他臣服的,至于让他心悦诚服,没有这个必要,朕要的是他的能力,不是他的忠心!”

即使他是皇帝,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忠心不二的,忠心的是嫡系,但是想要治理天下,靠嫡系是不够的,该用的人,哪怕是仇恨自己都要用。

“其实钟元常也不错!”徐庶说道:“我觉得他可用!”

“他?”

牧景冷笑:“当年他可是很滑溜的!”

他不是没有拉拢过钟繇,可当年的钟繇不仅仅拒绝了他,还用聪明才智摆了他一道,论智慧,论才具,论胆魄,钟繇都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不然当年他也没办法走出渝都城。

“今时不同往日!”

徐庶道:“他也无路可走了!”

“先晾一下!”

牧景摆摆手:“就算要用,也不是现在,他们现在的心思不定,而且说不定他们还认为还有机会重振汉室江山,放出来也是捣乱,等这天下安稳一下,再来聊聊他们的去想吧!”

他再问:“那江东方面呢?”

“张子布束手就擒,孙仲谋倒是一个人才,短短时间为我们镇住了江东,在加上诸葛亮和甘宁的兵力镇压,各郡纷纷臣服!”

徐庶说道:“政事堂已经派人去接管江东了,听说还是挺顺利的,另外江东世家门阀也熄火了,显得很低调,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显得很配合!”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牧景摇摇头:“他们哪有什么顺啊,早晚还是闹出点事情来!”

“可现在他们很安分,我们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对他们动手,这样会直接引爆江东的动乱,对我们平定江东,可没有好处!”

徐庶说道。

“解决他们也不是什么问题,不需要打打杀杀!”牧景道:“派人去宣顾雍入朝堂,任户部左侍郎,然后提拔陆逊为六扇门江东总铺头!”

“陛下这是要分裂他们?”

徐庶皱眉:“他们可都不是愚蠢的人,这么简单的计谋,他们能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有用吗!”

牧景冷笑:“而且朕就要让他们看出来了,这是阳谋,不要以为顾陆就是一家人了,四大世家之中,顾家也好,陆家也罢,包括没落的虞家魏家,那都是自私的,权力这种东西,他们不敢不争,所以哪有什么一条心啊!”

“陛下高明!”

徐庶一下子明白了牧景的做法了,的确,这放在明面上的权力,不心动才怪呢,顾雍陆逊不管如何,都不可能一条心。

“天下一统,大乱之后就是大治,过去郡县制肯定要被废除的,改为州县制度是必然的事情,这事情,你提醒一下昭明阁,该有一个方案了!”

牧景说道。

“现在昭明阁也忙得很,未必有这世间啊,事情需要一件一件的做,急不得!”徐庶说道。

“就是一个态度而已!”

牧景笑了笑:“朕不开口,他们哪里有压力啊!”

“我就怕这时候胡相生吃了陛下的心都有了!”

“隔着十万八千里,他有本事就来,这时候朕不压榨他的劳动力,压榨谁的,朕难道还要自己来做这方案啊!”牧景冷笑的说道。

徐庶顿时不敢说话了。

这话他可不敢依附,毕竟牧景和胡昭能拍桌子吵架,都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他们这些人可还没有掺合进去的地位。

牧景有时候很好说话,但是如今他是天子,天下共主,即使他不在意,也有很多人在意规矩二字,不尊天子,那是大罪。

“北方呢?”

牧景没有在江东的话题聊下去,他继续询问。

“北方倒是有些复杂!”

徐庶道:“赵子龙没有交出兵权,倒不是说他想要反抗我们,而是他正在和鲜卑交战,打的如火如荼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

“快半个月了!”

“形势如何?”

“鲜卑势如破竹,还有乌桓等游牧民族掺合进来了,意图吃掉幽州,但是赵子龙不愧是能从我们包围圈之中杀出去的悍将,凭借着麾下不多的兵力,和地理优势,硬生生的把他们拖在了代郡,没有让他们南下半步!”

徐庶说道:“鲜卑乌桓等部落都知道我们中原正处于权力交替的大变之中,所以他们有恃无恐的南下,吃掉幽州,然后准备和我们对持,若非赵云挡这一下,幽州肯定被他们吃掉了!”、

“朕还没有和他们算账,他们倒是够胆子啊!”

牧景咬牙切齿。

事实上如今明军的确是没有实力北上,中原不定,后院不稳,他们要是北上了,说不定刚刚才结束的乱世,又动乱起来了。

这就如同历史上唐朝的渭水之盟,不是不想打,是内部不够安定,根本打不起来。

治理天下,不能意气用事。

单单是血气,治不了这天下的。

说句不好听了,牧景敢开战,那么天下立刻动乱起来了,毕竟蠢蠢欲动的,又不只是一两个人,攘外必须安内,这话有时候是有道理的。

“陛下,若是幽州丢了,对咱们大明朝廷必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徐庶说道。

“可如今局势之下,朕不可能抽调兵力北上,说句不好听了,朕敢抽调兵马,立刻就有人举兵造反,我们牺牲这么多,结束的乱世,这天下不能在乱了!”

牧景摇摇头。

徐庶也无可奈何。

“还是赌一把吧!”牧景问:“吕奉先还没死吧!”

吕布也算是一个人才了,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能活到现在,而不是如同历史上一样,被曹操给干掉,算是好运了。

“活着!”

“让他挑选一批骑兵,给他粮草,让他北上,告诉他,打赢了,朕放他自由,日后只要他不造反,朕可以前事不计!”

牧景这是险招,但是总比没招好,不管如何,他都不能看得异族杀入幽州而无动于衷。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3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