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自学成才

吃完早饭,陆景又来到了何家肉铺门外,而且还给何屠户跟他的妻子也打包了两份儿豆花。

何屠户的妻子对于这么快就见到陆景有些惊讶,但是之后她大概误会了什么,冲陆景露出了一抹苦笑,“奴知道你着急学艺,可这才隔了一天,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想起来。”

“不要紧,让我跟他聊聊吧,他总是这么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也不是个办法。”陆景将豆花递过去后道。

何屠户的妻子接过豆花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但是很快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没用的,他现在谁劝都不停,而且脾气变得很暴躁,稍有不称心的时候还会动手,你还是不要去触这个霉头了。”

“没关系,我最擅长劝人了。”陆景道,“让我试试吧。”

何屠夫的妻子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将陆景又让进屋内。

和昨天的时候相比胡屠户的座位根本没有变化,只是身边又多了好几个酒坛子,其中大部分都已经空了,只有一只酒坛里还装着一半的酒。

醉醺醺的何屠户抱起那只酒坛,正打算往自己的碗继续里倒酒,没想到一只手忽然抓到了他的手腕。

“少喝点吧。”陆景劝道。

何屠夫的回答也很简单,只有一个字,“滚!”

他以为陆景听到这句话就会夹起尾巴乖乖离开,毕竟两人体型差距很大,哪怕何屠户现在是半醉半醒的状态,他觉得自己收拾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陆景非但没走,反而还这么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何屠户顿时就被激怒了,想将手中的酒坛砸到陆景的脑袋上,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腕就像是被一座大山给压住了一般,根本没法动弹。

何屠户不信这个邪,而且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还有另一只手,打算用另一只手来好好教训教训陆景。

可没想到陆景却再次先他一步,也抓住了他那只手,随后柔声劝道,“平日里小酌一番倒也无不可,但如此牛饮,不但误事而且伤身。”

“你是哪儿来的鸟人?!凭什么来管洒家的事情!”

放在平时何屠户清醒的时候,在感受过陆景手上传来的力道后肯定是不会瞪着陆景喝出这句话来的。

不过这会儿他正喝到兴头上,别说区区一个陆景了,就算皇帝老子坐在他面前他也敢吼。

但是随着陆景手上稍稍一使劲儿,何屠户就把手里那坛酒给丢在了地上。

而他吃痛之下正准备大叫,紧接着却是又被陆景的手指在身上飞快的点了记下。

再然后何屠户就惊恐的发现自己既没法出声也没法动弹了。

陆景拍了拍何屠户的肩膀,赞道,“不错,看来你已经认识到喝酒的坏处了。”

刚才那那串小动作陆景做的很隐秘,再加上是何屠户是背对着他的妻子的,有身体遮挡何屠户的妻子根本看不见,还以为何屠户是真的醒悟了过来,决定不再喝酒,这才摔了酒坛。

不由大为惊喜,而且也放下了心来,对陆景感激道,“你们聊,奴去给你们做点小菜。”

“有劳了。”陆景道。

而等何屠户的妻子离开,走进厨房里,陆景也将目光又重新转移到了何屠户的身上。

何屠户正想怎么表现的凶狠一点,好吓唬陆景放了他。

没想到陆景却是忽然起身,走到了井边,打了桶井水上来,然后二话不说就把胡屠户的脑袋给按了进去。

何屠户被冰凉的井水一激,之后又喝了一肚子水,总算是稍微清醒过来一点,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大概是遇到传说中的武林高人了。

好在陆景似乎并没有什么要取他性命的意思,喂他喝了几口井水后就将他的头又从木桶里抓了起来,问到,“你现在清醒点了吗?”

何屠户还在揣摩陆景的来意,没来得及回话,结果没想到后者根本没给他多少时间,就又一把把他的脑袋给按进了木桶里。

于是刚刚痛饮一波井水的何屠户又在木桶里喝了个饱。

而当陆景第二次发问的时候,何屠户也终于学乖了,在那里开始狂眨眼睛。

陆景接着警告道,“你知道我要是想杀你易如反掌吧,那我解开你的穴位后你最好也不好乱叫,否则就不是喝几口井水那么简单了。”

何屠户再眨眼睛,神色中终于带了一抹畏惧。

陆景见状就伸手解开了他的哑穴,然后道,“你妻子跟我说你是因为磕到了脑袋,所以忘记了怎么杀猪吗?”

何屠户先是眨了一下眼睛,接着又眨了两下。

陆景无语,“你已经可以说话了。”

何屠户连忙道,“禀大侠,我的确是因为磕到脑袋忘了怎么杀猪,但也没全忘。”

“什么意思?”陆景斜眼。

“呃,就是我现在还能杀猪,但是不像之前杀的那么好了,跟陵阳县成里的其他屠户的水平差不多。”何屠户小心翼翼道。

“所以你现在还能杀猪,那你为什么把肉铺给关了?”

“不一样的。”何屠户苦笑,他想了片刻后以跳舞来打作比方,“我之前跳的很厉害,是周围人都公认的,现在虽然也还能跳,但也就是能跳而已,如果我先前没有跳的那么好,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如今的舞姿。

“可我既然跳的很好过,那现在这种程度就有些没法忍受了在,这也是我为什么关了肉铺,在这里借酒消愁的原因。”

“那你之前为什么跳,哦不……是杀猪杀得好?”

“这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惜到现在也没有答案。”

何屠户说完见陆景又皱起眉头,心头不由又是一跳,他不想被再去喝井水了,犹豫了下还是如实道,“其实……可鞥也不全是因为磕到脑袋的缘故,因为我在磕到脑袋之前一日,就已经有些手生了。”

“哦?”陆景挑了挑眉毛,忽然问道,“你这身杀猪的本事是给谁学的?”

“什么?”何屠户一愣。

“你之前杀猪这么厉害,是谁教你的?”

“我……我,”何屠户似乎在问了个措手不及,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结果来,他努力想了好一会儿,才对陆景道,“我好像是自学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19: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