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修刀?还是换刀?【6600】

虾夷地与海贼——这在绪方的观念中,这是2个极难画等号的名词。

在绪方的印象中,日本的海贼应该主要在朝鲜、对马、壹岐、琉球等地活动才对。怎么会有海贼在北方的虾夷地出现?

林子平也和绪方一样,对虾夷地出现海贼这一事感到十分疑惑与好奇,所以不用绪方去命令,林子平就已向特洛瓦追问这海贼是怎么回事。

塔洛瓦一边解释,林子平也一边给绪方夫妻俩慢慢翻译着。

从大概2个月前开始,托呵村就突然出现莫名其妙的人员失踪。

失踪的人员全为女性,在村子里的第3名妇女失踪后,托呵村的全体村民终于坐不住了,断定:定是有人在拐走他们的村民,于是开始进行调查。

为了查出罪魁祸首是谁,托呵村的村民们设置了一个陷阱:让村里的一个年轻女性独自一人待在山中,假装是在采蘑菇。

战士们则潜伏在周围各处,静待人贩子上钩。

他们的运气很不错——他们的这诱饵作战第一次实行,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行动刚开始,他们便看到了4名身上有着股淡淡鱼腥味的和人窜出、准备抱走那名扮作诱饵的妇女。

而在这4名和人现身后,潜伏在周围的战士立即一拥而上,将这4名和人全数俘虏。

事后,对这4名和人进行严刑拷打。

这4名和人都不是什么意志多坚定的人,托呵村的村民们只不过是打了他们几拳,他们就将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目的、他们所知道的一切都给说了出来。

他们是一伙以壹岐岛为根据地的海盗。

壹岐岛是位于日本列岛到朝鲜半岛之间的岛屿。因地理位置优越,所以这片地区常常会有海贼出没。

不同的海贼,有着不同的“业务”。

有的海贼专门靠劫商船来发家致富。

有的海贼只不过是披着海贼皮的海商。

极个别海贼则是披着海贼皮的探险家。

而这伙招惹上托呵村的海贼,则做着最丧尽天良的“业务”——拐卖人口。

以壹岐岛为根据地的这伙海贼,主要拐卖朝鲜人以及日本人,以年轻女性为主。

他们的卖家,是一伙荷兰商人,这伙荷兰商人买来这些年轻的朝鲜女人、日本女人后,转手倒卖到欧洲或美洲——这种亚洲女性,一直都是抢手货。

他们这帮以拐卖朝鲜女人与日本女人为“主要业务”的海贼,之所以会出现在北方的虾夷地,并开始拐走阿伊努女性,都是因为他们的老大——蚁通丑五郎。

虾夷地是一块盛产优质温泉的宝地,而蚁通对于泡温泉一直都有着极浓郁的兴趣。

所以一到了冬天,蚁通便会携带部分人手北上、前往虾夷地泡温泉,给自己放一个假。

从不知何时起,本来就只是想来虾夷地这里好好泡个温泉、度个假的蚁通,突然灵机一动:不知虾夷女人好不好卖呢?

于是蚁通与他们一直合作的荷兰商人就此事进行了一番讨论。

那帮荷兰商人以前也卖过虾夷女人,虾夷女人在欧美那边虽然没有朝鲜女人、日本女人受欢迎,但也还算好卖。

在知道虾夷女人也挺值钱的之后,蚁通的那颗已没有良心可言的贪婪之心,便蠢蠢欲动了起来。

自此之后,蚁通每到冬天上虾夷地来度假时,都会顺手派遣部下四处诱拐年轻的虾夷女性。

度假、赚钱,两不误。

据托呵村所俘虏的这4个人所言:他们在起码4年之前,就开始四处拐卖虾夷女人。只不过他们之前都在更北方的地区活动,直到最近才将魔爪伸到这个区域,对托呵村的女孩们下手。

得知这伙人是万恶的人贩子后,托呵村的村民们自然是气炸了。

为了抢回被拐走的女孩,他们联合与他们关系良好的其他聚落,讨伐这伙海贼。

虽然其他聚落都还没有遭受托呵村的毒害,但他们也不傻,也知道如果不设法解决掉这伙海贼,下一个受毒害的说不定就是他们了。

因此托呵村可谓是一呼百应,几个聚落的男人集合成浩浩荡荡的讨伐队,依照那4名俘虏所说的情报,奔赴这伙海贼的根据地。

可谁知,到了这伙海贼的根据地后,却已是人去楼空,没有看到海贼,也没有看到被拐走的人——应该是料到了被俘虏的那4名部下极有可能会暴露他们根据地的位置,所以及时撤离了。

他们事后进一步拷问那4名俘虏,想问出这伙海贼别的根据地的位置,但很遗憾的是——这4名俘虏说他们都只是这伙海贼中的新人,知道得不多,所以并不清楚其余根据地的位置。

托呵村的村民们用尽一切办法拷问着这4名俘虏——其中一人被村民们给活活拷问至死,另外3人也是半死不活,见他们似乎真的不知道其他根据地的位置后,只能遗憾作罢。

自这场突袭海贼根据地的计划失败后,托呵村的村民们便再没有见到这伙海贼,但托呵村的村民们现在仍不敢放松,直到现在都严禁村中任何人在没有2个以上的男人的陪同下外出。

静静地听完林子平对特洛瓦的解释的翻译后,绪方忍不住唏嘘着:

“专门拐卖人口的海贼啊……”

脱藩流浪至今,绪方也算是个见过不少世面、风浪的人了。

雅库扎、山贼、忍者、企图炸飞京都的恐怖分子、穷凶极恶的哥萨克人……

但海贼倒还是从未遇到过。

绪方万万没想到在这遥远的北方之地,竟会有海贼出没。

“总之——就是这样。”这时,特洛瓦补充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让村民们冒着危险离开村子、来给你们带路。”

“林子平,希望你能体谅下我们。(阿伊努语)”

林子平翻译完特洛瓦的话后,扭头看向绪方:

“绪方君,特洛瓦他坚持只给我们画图,不让村民们来给我们带路。”

“那就这么办吧。”绪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既然人家有人家的苦衷,那就尊重他们的意见吧。”

林子平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林子平将他们的这一决定告知给了特洛瓦。

“既然如此,那我等会就画幅地图给你们。”特洛瓦缓缓道,“林子平,你曾经去过一次坎透村,只要看到我绘的地图,应该就能想起来坎透村怎么走了。”

“我不知道你突然又想去坎透村做什么,我也不多问。”

“但我还是提醒你一下:你上次可是被坎透村的村民们给赶出来的。”

“你可得小心一点。我们和坎透村的人不怎么熟,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帮不了你。(阿伊努语)”

林子平面露尴尬之色地笑了笑:“放心吧,特洛瓦。我心里有数的。上次只不过是和坎透村的村民们发生了些小矛盾而已,这次我会多注意的。(阿伊努语)”

“你刚才在和村长说什么?”绪方问。

“没什么。村长跟我说:我上次是被坎透村的村民们给赶出去的,所以让我这次多多注意。”

“然后我说:我心里有数的,会多多注意的。”

“我猜坎透村的村民们应该也不至于会因为我的缘故,而把我们都拒之村外……”

“如果我们被拒之村外的话,那可就麻烦了。”阿町这时以半开玩笑的口吻插话进来。

林子平此前讲述过的他初次抵达坎透村时所经历的遭遇,绪方仍记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还受到村民们友好的对待。那个和医也对林子平很是友好,甚至直接将林子平请到他家中好生招待。

但在林子平对这和医家中的某个紧闭着的房间产生好奇,并向那和医询问那房间为何紧闭着时,一切都变了。

刚刚还很友善的和医,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歇斯底里地将林子平给赶了出去。

而那名和医在坎透村有着不低的人望,得罪了那和医,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村子,于是林子平刚被赶出了和医的家,又紧接着被赶出了村子。

“若真到了被他们拒之村外的境地……”林子平苦笑道,“那就只能到时再说了。”

……

……

特洛瓦也是一个大方的人,直接腾出了2间空房子给绪方他们居住。

对于这2间空屋的分配,自然是绪方夫妻俩睡一屋,林子平这个单身汉睡另外一屋。

现在的时间,换算成现代的单位,大概是晚上的9点多。

托呵村几乎所有的村民,现在几乎都已进入梦乡了。

但绪方和阿町他们现在却丝毫没有要去睡觉的意思。

他们并不是正进行着什么负距离的交流。

而是在月光的照明下,保养、整理着各自的武器。

阿町擦拭枪支,并清点、整理弹丸与火药。

而绪方则给大释天与大自在涂抹上新的刀油。

刀油除了能让刀刃不容易生锈之外,还有着在血液与油脂溅到刀刃上后,减少血与油脂对刀刃的侵蚀,并方便将其擦除掉的功能。

明日早上,他们就要启程进入山中、前往位于山中的坎透村了。

据林子平所言: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在明日的下午时分便能抵达坎透村。

虽说距离林子平上一次到访坎透村,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但和人的面庞在这里极有辨识度,所以坎透村的村民们极有可能还记得林子平。

此前将林子平直接赶出村子的坎透村村民们,在看到再次归来的林子平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个谁也说不准。

绪方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好的打算,以及最坏的打算。

最好的打算,自然是坎透村的村民们已经原谅了林子平,然后他们和和睦睦地进入村子。

至于最坏的打算……便是坎透村的村民们拿着武器来追杀林子平了。

林子平帮了他们很大的忙,不论如何绪方也不可能看着林子平就这么挂掉。

所以——为了方便应对这最坏的打算,绪方和阿町都在检查着各自的武器。

绪方的武器,就只有他的那2柄刀而已,所以很快便擦拭完毕。

擦拭完双刀后,绪方打开了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

【姓名:绪方逸势】

【目前个人等级:LV40(360/6400)】

【个人属性:

力量:20

敏捷:18

反射神经:15

体力:21

生命力:36】

【技能:

【榊原一刀流等级:13段(11185/12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12段(13060/140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8段(6990/7500)】

【剩余技能点:6点】

……

【榊原一刀流(13段):

登楼:中级

水落:高级

鸟刺:大师级

龙尾:高级】

……

【无我二刀流(11段):

垫步:高级

刃返:宗师级

流转:大师级

源之呼吸:宗师级

雷切:初级

蝉雨:初级

星落:初级】

……

【不知火流忍术(8段):

不知火流潜行术:中级

不知火流柔术:高级

不知火流屏息术:(未解锁)

不知火流刺杀术:(未解锁)】

……

……

与幕府军的那场大战,虽然艰难且危险,但报酬也不可不谓丰厚。

个人等级直接跃升2级,升至40级,获得2点技能点,库存的技能点攒至6点。

因为那场大战基本就只用着刀剑,所以不知火流忍术十分遗憾地没有获得经验值,只有榊原一刀流与无我二刀流获得了大量经验值,虽无升级,但距离升级也只有一线之隔了。

——希望明天没有获得半点经验值吧……

绪方默默地在心中这般暗道。

如果可以的话,绪方自然是不希望明日出现那最坏的局面。

绪方刚检查完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坐在他对面的阿町便突然轻声说道:

“大释天和大自在……现在都伤痕累累的呢……”

听到阿町的这句低喃,绪方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将刚收回进鞘中的双刀再次拔出。

大释天和大自在现在的刀刃……举个形象的比喻,就是有点像是锯子,两把刀的刀刃都有着十数个缺口,看上去颇为骇人。

两把刀本就已是“遍体鳞伤”,在经历了与幕府军的那场大战后,旧伤添新伤,伤上加伤,让两把刀现在都已是这样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

“……等回到日本,我们就找人来修刀吧。”阿町望着绪方掌中的双刀,缓缓道。

“找刀匠来修刀……这只怕是很难啊。”绪方脸上的苦涩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一些,“我的这两把刀,水平稍次的刀匠,恐怕连修都不知该怎么修呀。”

绪方的大释天与大自在,都是毫无疑问的大宝刀,伴随着绪方度过了蝶岛之行、京都之行、江户之行、虾夷地之行。

换做是做工普通的刀,陪着绪方打过这一场场硬仗后,只怕是连刀刃都不知断了多少百遍了。

这种质量的宝刀,让水平一般的刀匠来修,恐怕只会感觉无从下手吧。

“我不认识什么水平高超的刀匠耶……”阿町说。

“我也是。”绪方应和,“现在……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等日后回到日本了,再慢慢去考虑是找刀匠,还是……换两把新刀。”

说罢,绪方将大释天和大自在收回进鞘中。

……

……

翌日——

今日是个大晴天。天公真的是帮大忙了,绪方可不想在距离坎透村已经近在咫尺的情况下,因刮起了暴风雪或别的什么原因而不得不止步。

天刚微亮,绪方他们就拽着他们的马,启程出发。

坎透村位于托呵村旁边的深山之中,骑着马在这种只有几条人踩出来的山道上行进,实在是太过危险,所以绪方他们只能下马不行、拽着萝卜和葡萄前进。

“嗯……”林子平看着特洛瓦今早所交给他的地图,频频点头,“我的记忆复苏了。我慢慢想起来该怎么前往坎透村。我们接下来只要一直沿着这条山道往前走就好了。坎透村就在前方这座山的山腰处。”

“山腰……”阿町仰起头看了看前方的大山,抽了抽嘴角。

“放心吧。”林子平宽慰道,“看起来似乎很远,但路其实还算好走。”

“等带你们到了坎透村,我所能做的,就都已经做完了。”林子平用平静的口吻说,“之后的事,就全靠你们自己了。”

绪方用力地点了点头:“你只需带我们去坎透村便好。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林子平其实说得没错:这座山的山路并不算多么难走,但山路总归是山路,再怎么好走,也要远比平地难走。

绪方他们从太阳自东方升起,一直走到了太阳已开始慢慢往西方落下,中途只休息了2次。

幸亏绪方3人都不是什么缺乏体力之辈,否则只怕是都早已累趴了。

绪方自不必说。

阿町自幼就接受忍者训练,虽然一直是同龄人中的倒车尾,但身体素质也远比普通人强悍。

林子平则是自青年起就四处游学,练出了一副强健的体魄。

“快到了。”林子平朝身后的绪方与阿町喊道,“就快到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再往前走一段路,就能抵达坎透村了。”

“终于要到了吗……”绪方一边捋着身旁萝卜的鬃毛,一边抬头看了眼因临近黄昏而发出橙光的天色,“看来有望赶在天黑之前抵达……”

绪方的话还未说完,他的瞳孔便突然一缩,然后立即顿住双脚,转头朝身侧的密林望去,右手下意识地搭上了左腰间的大释天的刀柄。

绪方之所以突然有这么大的反应,不因其他,只因——那个方向传来了积雪被踩踏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响,这脚步声的主人似乎完全没有要隐藏自己的脚步声的意思,就连林子平这种不擅武学的人,都清楚地听到这响亮的脚步声。

“林先生,躲起来。”

低声嘱咐了林子平这么一句后,绪方便率先拽着萝卜,与阿町一同藏身到旁边的斜坡下方。

绪方刚才已经瞬间计算过了——只要藏身到这个斜坡下方,因角度的问题,自那个密林处现身的人是难以发现到他们的。

听到绪方的这一嘱咐的林子平,后知后觉地也冲进了斜坡底下。

脚步声越来越响。

终于——一道人影自密林深处显身出来。

是一个穿着阿伊努人的服饰、蓬头垢面的家伙。

身上的衣服与裸露在外的肌肤,都脏得像刚在泥地里打滚过一样。

留着一头及背长发与厚密的胡须,这头不知多久没打理过的长发就这么拖在脑后,而他唇上、下巴上的胡须也和他头发一样,不知有多久没打理过。

这人的脸庞实在是太脏了,脏到让人难以看清这人的五官、年龄。

在这个外貌上和乞丐似乎并无两样的家伙现身后,与绪方和阿町一起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的林子平一愣,嘟囔道:“是他……”

“你认识这人?是坎透村的村民吗?”就在林子平旁边的绪方问。

“当然认识。”林子平沉声道,“这个家伙,就是那个脑袋似乎有毛病的那个和医。”

……

……

江户,某条不起眼的小巷中。

“总算是找到你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倒还挺能藏的呢。”

这条不起眼、平日里压根就不会有人来的巷子中,此时却突兀地有着道低沉的中年男声响起。

“噫……”

在这道中年男声落下后,随之响起的,是充满恐惧之色、仍带有稚气的年轻女声。

巷子的尽头处,一名披着斗篷、无路可再退的年轻女孩瘫坐在地。

这女孩的年纪,大概也就只有12、3岁而已。

此时的她,正满面恐惧地看着前方,看着前方的2名武士。

在他的前方,2名身高一高一矮、都戴着宽大斗笠、堵住女孩去路的武士,缓步朝她走来。

这2名武士缓步朝她走来的身姿,在女孩的眼中,如山一般,如恶鬼一般。

“乖乖跟我回家吧。”刚刚响起的那道低沉的中年男声,从那名高个子武士的口中发出,“虽然很好奇你是怎么逃出去的,但现在既然把你重新找回来了,我也懒得去追究了。”

“乖乖跟我回去,别逼我动粗。”

“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的存在,能救好多好多的人命。”

“你若是逃跑了,不知会有多少人遭殃。”

“所以,我希望你能通晓大义……”

这名高个子武士的话还没说完,那名少女便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咬紧牙关、拼尽全力站起身,朝她身前的这2名武士冲去。

她想强行冲破这2名武士的阻拦。

“愚蠢……”高个子武士轻声嘟囔。

少女连碰都还没碰到这2名武士,便看见眼前一花,随后肚腹传来剧痛——高个子武士飞起一脚,直击少女的肚子。

从高个子武士的力道来看,他没有手下留情。

被直接踢飞出去的少女,直接重重地撞到她后方的墙壁,一捧鲜血自少女的口中喷溅而出,随后这名少女便如风中柳絮一般,缓缓地倚着墙壁软倒在地。

“真是的,乖乖束手就擒,就不必受这种皮肉之苦了。”高个子武士一边埋怨着,一边缓步走到少女的身旁,如拎小鸡一般,将少女拎起。

“……父亲……”这时,那名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矮个子武士终于出声了。

“干嘛?”高个子武士发问。

“请您……温柔一点吧。”矮个子武士说,“这女孩还只有12岁啊……”

“温柔……”高个子武士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笑得连肩膀都抖了起来,“我的乖儿子啊,你应该也很清楚——不论怎么打、怎么踢这女孩,甚至直接把这女孩给开膛破腹了,这女孩也不会死的吧?”

说罢,高个子武士拉起女孩上身的衣服,露出她刚才被踢的部位——只见她肚腹处那大片的原本呈深红色的肌肤,那抹深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慢慢转变为了正常的肌肤颜色。

*******

今天是近7000字的大章,求点月票(豹头痛哭.jpg)

本页面更新于2021-12-01 11:4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