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佬云集

天人们小聚的地方,是镇守府后院的一处园林。

亭台楼榭,鸣泉飞瀑,珍奇花卉,应有尽有。

低调奢华,清雅脱俗。

孟夏和杨铮始一抵达,这些天人们立马就停止了谈话,纷纷看向了孟夏。

上上下下打量,从头到尾,像是看珍奇异兽一般。

不过,孟夏也能够感知到,他们对于他更多的是好奇,并没有什么坏心思。

稍一感知,孟夏就意外起来。

因为这里的天人,竟有七人之多。

以前,孟夏对人族是天下第一的霸族还没有个具体的概念,但现在却是稍微有了。

对于很多小族而言,能有一个宗师,都是孜孜不倦的追求。

至于天人,那更是只能想想。

而人族的一个天人小聚,却是有着七位天人,很显然这还不是全部。

对于这些天人强者,虽只是刚刚碰头,甚至还没有任何交流,但这些几乎从未蒙面的天人强者们,却都给了他异常深刻的印象。

或许这就是天人吧,每一位都走出了自己独特的路,在气息、感观、行为举止上面,都有种独树一帜的感觉。

印象最为深刻的,则是一位坐在上席的盲眼老人。

眼盲心不盲,感知异常惊人。

始一接触,孟夏就感知到了他那近乎无处不在的感知之力。

这种感知之力,鸿鸿渺渺,若有还无,神秘叵测。

他虽看不见,但孟夏却感觉他能洞悉人心。

至于另外一位,则是一位看起来“微胖”的女子。

身段妖娆,曲线惊人,完美的身段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颦一簇,风情万种,端庄大方的同时,又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此女给孟夏最大的感觉就是多变,道则就如同淙淙流水萦绕,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让人捉摸不透。

通过杨铮的介绍,孟夏这才知晓她乃是幽云镇国宗门圣水宫的宫主云溪。

另外一位非常特殊的,则是一位看起来非常“呆”的少年。

他似乎一直都在神游天外,给人的感觉非常的飘渺。

似站在这里,但却又似在云端。

经过杨铮的介绍,孟夏这才知晓他的名字叫做“齐云霞”,看上去年龄很小,实际上也真正很小。

或许是武道之路走的异常顺畅的缘故,外表还保持了少年的姿态。

还有一位,则甚是另类。

因为他的打扮,就像是市井之中玩杂耍的手艺人。

就算是今日参加天人聚会,依旧作风不改。

但因此,也能看出他独特的道。

他应该是在市井红尘中悟道!

至于其他,孟夏还看到了一位做教书先生打扮的男子,和其他人相比,这位教书先生则显得没有那么淡定。

气息之上,起起伏伏很严重,应该是新近成就的天人。

果然,也正是这位教书先生最不淡定,见到孟夏之后立马起身,执弟子礼给孟夏行了一个大礼。

“弟子黄渊,拜见孟圣,谢孟圣开道传道之恩!”

有了黄渊带头之后,其他天人也纷纷起身,给孟夏行了一个大礼。

孟夏连忙回礼。

“感谢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晚辈也只是一个求道者,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好一个做了该做的事,就凭小友你这句话,路瞎子也认可你是我们之中的一员!”

盲眼老人一开口,其他人纷纷附和。

能够感受到,这位盲眼老人,就算是在众天人之中,威望也非常高。

他应该在天人这条路上,走了很远一段路程,甚至有可能已经走到了天人后期!

此次局势,应该就是由盲眼老人主持。

对于这些人族天人,孟夏始终保持着敬畏。

倒不是实力上的不如,而是这些个天人前辈在这些年,始终为人族的存续殚精竭虑。

没有他们的守护,或许就没有今日的人族。

“多谢路前辈的抬爱......”

孟夏刚刚开口,路瞎子却是直接摆摆手。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你能阵斩战无疆,就算是瞎子我也痛快无比,直接叫我老瞎子就行了!”

既然盲眼老人都不在乎,孟夏自然也没有坚持的意思。

简单交流两句,孟夏这才知晓,老瞎子的眼睛,还是在年轻的时候被害了。

那个时候他的武道小有所成,锋芒毕露,一路杀到地榜前列。

不仅是在人族,就算是在万族之中也名声大噪。

于是,就上了暗杀名录。

一次又一次刺杀,他不仅挺了过来,还几乎反杀了所有的刺客。

可惜,刺杀这种事,你可以赢无数次,但哪怕只是输了一次,就会满盘皆输。

在一次刺杀之中,他虽然侥幸反杀刺客活了下来,但也一着不慎被毒水弄瞎了双眼。

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废了。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颓丧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目盲几乎让他的武道之路断绝,一身实力十不存一。

但他还是坚强的挺了过来,不仅挺了过来,还成就了天人。

不仅如此,目盲反而还成就了他。

路瞎子发现,目盲有时候还反而能“看到”更多。

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万族强者,更是多不胜数,甚至还有天人死在他的手上,万族对他自是恨之入骨。

说到这里老瞎子也面有得色,他最喜欢的就是万族恨他入骨但却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孟夏闻言也不由笑了出来!

这位老瞎子前辈,倒也有点老顽童的味道。

或是因为老瞎子拉开了话匣子,众多天人也纷纷说起了他们的经历。

譬如,教书先生黄渊。

曾经他也是一位天之骄子,在武道路上更是一路高歌猛进。

但不曾想到,被族中叛徒背叛,让咒族得到了他的一滴精血。

自此诅咒缠身,日日饱受血咒煎熬,寿命甚至走到了尽头。

关键的时刻,孟夏证道,这才让他有了奋起一跃的机会。

万幸的是,他成功借助天地业位打破诅咒,一举登临天人领域。

还有那位打扮别具一格的“手艺人”,他之所以成为一位“手艺人”,本质上也不是自愿的。

在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家中也曾经富甲一方。

父亲更是有名的天才,但可惜没能挺过往生楼刺客的追杀。

父亲死后,家产被侵吞,只能被迫流落街头。

之所以是杂耍手艺人的打扮,是因为他的武道东拼西凑,最后在杂耍中归一。

这是他的武道,也是他的身份认同!

伴随着话匣子拉开,孟夏这才意识到,坐在这里的天人,几乎每一位都和万族有仇。

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几乎一个不漏的都历经过被悬赏、被追杀、险死还生。

听到这里,孟夏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一路上也处处伴随着刺杀和凶险。

为了保护他不中途陨落,大离甚至还专门派出了护道者。

就是小灰和正我师兄,都一路呵护,小心保护他不被扼杀。

这就是天人啊,大浪淘沙,都是历经血与火的洗练残存下来的精英。

随即,孟夏也忍不住心头戚戚。

他忽然意识到,人族和万族之间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除非一方彻底倒下!

但是。

现在的人族做好准备了吗?

或者说,人族有打破僵局且战而胜之的把握吗?

就在此时,老瞎子却是忽然戏谑的笑了起来。

“万族的把戏想必你们都听说过了,在我人族打破僵局,眼看有把握彻底消灭战族这个大敌的时候,他们却‘通知’我们,想让我们就此罢手,老瞎子今天把话撂在这儿,我不同意!”

老瞎子一语落,其他的天人纷纷精神一振。

若是可以,他们也希望能强硬的对抗,而不是一次次防御、妥协!

这些年人族因为四线作战,一直处于守势,他们受够了!

所有人齐刷刷望向了老瞎子,想要听听他的安排。

若是可以,他们也希望能强硬到底!

本页面更新于2022-01-18 00: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