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绝处逢生

“大将军,女国兵马距离我们八十里。”

“大夏兵马在哪里?”

“距离我们大约百里的路程。”

“大夏兵马都是骑兵,怎么可能落后对方二十里呢?”

大帐内,松赞干布脸色微红,在大帐内走来走去,一个哨探跪在他面前,不敢动弹。

李勣仍然是靠在躺椅上,他冷笑道:“看来,大夏的将军还是很谨慎的,他生怕我们伏击他,所以用女国兵马挡在前面,试探我们对女国兵马的态度,若是女国兵马没什么问题,他就会继续进军。”

“大将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女国的兵马距离我们可是不远了。”松赞干布有些担心。

“赞普不用担心,女国兵马是不会管我们的,赞普,他们在前进二十里,就是女国历代王陵所在,王陵已经被我们破坏一空,女王到了那里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修复陵墓,或许他们会派出哨探,看看我们的兵马到什么地方,但她们的哨探只会前进五十里,也就是距离我们还有十里的路程,他们是不会发现我们的。”李勣分析道。

“那大夏的兵马呢?”松赞干布又询问道。

“于情于理,女国历代王陵都被我们挖出来了,作为大夏的将军,总得要祭祀一番,表示自己的诚意,而且,领军前来的是王玄策,嘿嘿,听说王玄策和女国小王关系暧昧,就算他不考虑这些,总得让人在前方探路吧!”李勣宽慰道。

“但愿和大将军所猜测的一样,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只要他们在那里等上一天,就是我们的机会。”松赞干布脸上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实际上,就算王玄策现在反应过来,也已经迟了,阿罗那顺的兵马恐怕已经从后面压了过来。”李勣也很得意,说道:“从这方面,臣还要谢谢李贼,若不是李贼追击我,我还找不到那条从迦毕试国到女国的道路,让阿罗那顺领军前往迦毕试国的道路上暂时驻扎。”

“前后夹击已经形成,大将军,现在就杀过去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松赞干布满脸的兴奋之色,他的确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赞普放心,敌人已经落入我们的算计之中,按照哨探禀报,敌人的兵马大约有两万多人,这就意味着,在南山应该还有一到两万人,所以,我们要面对的是不仅仅要吃到这两万人,还要吃掉南山要塞中的两万人。”李勣猜测道。

“大将军,南山要塞的大夏将军不会看着自己的袍泽被围困,不去援救吧!”松赞干布有些患得患失了,他的胃口很大,不仅仅是王玄策所率领的两万人马,还想将南山要塞中的一两万人也给解决了,然后趁势夺取南山要塞,进而席卷整个西北。

“不会的,在大夏军中,临阵脱逃者杀,抛弃自己袍泽者杀,王玄策乃是军中大将,而且身边有两万大军,郭孝恪肯定会去援救的,现在臣倒是担心,阿罗那顺能不能抵挡郭孝恪的进攻。从而导致王玄策突出重围。”李勣摇摇头。

“只要我们冲上去,大不了,我们派出一些人马,帮助阿罗那顺就是了。”松赞干布不在意的说道。他只是想吃掉南山要塞的兵马就行了。

“恐怕也只能如此。”李勣点点头,他看着眼前的简易地图,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就好像是猎人看见自己的猎物逐渐进入陷阱的模样。

女王山实际上就是历代女王陵寝所在的地方,昔日这里是女国的禁地,女国还派兵守卫,这里的陵墓修建的威严、华丽,里面也不知道放了多少的奇珍异宝,可是现在这里是一片狼藉。

历代女王的尸骨都给挖掘出来,随意丢在一边,里面的奇珍异宝早就搜刮一空,哪里还有什么庄严肃穆的模样,就是一片乱山岗。

女王末羯领着女国臣工跪在地上,其他的女国士兵也纷纷站在一边,脸上露出愤怒之色。这种愤怒不仅仅是针对吐蕃和戒日王朝的人,甚至对大夏也有一丝仇恨。

王玄策赶到的时候,也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大对,只是没有将这种气氛放在心上,为了取得胜仗,这种手段并不算什么,他担心的是周围的局势。

“女王陛下可曾派出了人手监视敌人?敌人携带大量的金银财宝,应该是跑不远的。这个时候,最让人担心的就是敌人的伏击了,我们的兵马很少,还是要小心一些为好。”王玄策扫了周围一眼,露出一丝担忧。

陵寝周围的风水还不错,后有高山,前有大湖,但若是遭遇敌人的伏击,前后遭遇敌人,可就不妙了,他很想快点解决眼前的一切,然后返回南山要塞,这个时候,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南山要塞。

“已经派出了五十里开外,应该没什么问题,敌人正在缓慢撤退,等这里收拾妥当之后,我们就会追上去,就算是追过扎曲,也要将敌人击败。”末石对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这一切或许是一个陷阱,我认为,这里收拾妥当之后,立刻返回南山要塞,等你我们的兵马到了之后,再追击吐蕃人。”王玄策劝说道。

“那个时候,我们女国的百姓都死干净了,我们的财产也被人抢夺的查不到了,王玄策,那个时候,我们女国是不是就会被融入大夏的版图上。”末石反击道。

“难道,女国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王玄策没想到末石如此愚蠢,顿时冷笑道:“加入大夏,你们仍然会过上好日子,可是加入吐蕃,那就是奴隶,难道你们想成为奴隶吗?”

“这和加入大夏也没什么两样。你们大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末石冷笑道:“吐蕃人残杀我女国百姓,这件事情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可是你们一直没有告诉我们,看着我们的百姓为敌人所杀,对吗?”末石冷冷的看着王玄策。

王玄策双目中寒光闪烁,冷哼道:“本将是大夏的将军,就要为麾下的将士负责,你们也是如此,既然在南山,就应该听从本将军的命令。”

“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不成?”末石听了面色凄苦。

“你?”王玄策正待说话,忽然见远处有骑兵飞奔而来,骑兵身着火红色的铠甲,面色慌乱。

王玄策见对方只有一人飞奔而来,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按照大夏的编制,这样的哨探一般是十个人,最少也是五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显然其他的哨探都死了。

“将军,戒日王朝的兵马在我们的后方出现,兵马大约有五万人。”哨探从马上跳了下来,大声说道:“距离我们现在大约三十里的路程。”

“该死,他们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后方?难道我们的后方还有其他的道路不成?”王玄策忍不住询问道:“你们前进的时候,难道每条道路查看?”

戒日王朝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后方,唯一的可能就是后方肯定还有一条道路,而女国兵马前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查看那条道路。

“我们只是追击吐蕃兵马,哪里想到敌人这么奸诈。”末石这个时候顿时知道事情不妙了,事情果然像王玄策所猜测那样,眼前的一切是一个计策,一个引诱大夏出南山要塞的计策。

大夏的两位将军判断是正确的。

可笑的是,大夏军队所向披靡,杀的敌人无可奈何,可是没想到,击败大夏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盟友,传扬出去,世人恐怕都会嘲笑女国上下。

“将军放心,这件事情是我女国的错误,我们一定会将大夏兵马送出去,哪怕是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女王粉脸一红,尽是尴尬之色。

“来不及了,这是一个计策,我们不仅仅面对的是戒日王朝的五万人马,还面临的是吐蕃的十几万大军,现在戒日王朝的兵马已经出现,说明吐蕃人马也会出现。而且很快就会杀到。”王玄策摇摇头。

虽然这个时候,女国的哨探还没有传来消息,但两人却没有反驳,眼前的情况已经摆在面前,一切都是因为女国的缘故,不然的话,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现在该怎么办?还请将军下令,我女国上下无不遵从。”女王大声说道:“就算是要我姐妹领军冲锋,也是可以的。”

“哼哼,就算是二十万大军又能如何?想要吃下我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距离南山不过两三天的路程,南山要塞的兵马将会越来越多,只要我们坚守下去,迟早能够解决对方。”王玄策这个时候很庆幸自己带了一些粮草,否则的话,戒日王朝的五万人马很快就能封锁自己的粮道,两三日范围内,大军将会因为粮草缺乏而被敌人击破。

“将军,我们可以依山而建,构建大营,敌人想要攻上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末石指着面前的山峰说道:“这样一来,我们还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王玄策摇摇头,说道:“我们虽然有些粮草,但没有水源,将士还是支撑不住,依山而建造大营只是个愚蠢的选择。我们只能是在官道上建造大营,尽管这样一来,我们抵挡的很困难,但总比渴死的好。”

“这个,王将军,我知道山上有一处山泉,不知道可能用的上。”末羯听了双眼一亮,说道:“山泉还是我小时候在这里玩耍发现到的。”

“哦,若是如此,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走,去看看。”王玄策顿时露出喜色,若是有山泉,最起码数万大军就不用担心水源,自己可以在山上扎下大营,抵挡吐蕃人也显得更加轻松一些。

等到王玄策跟在末羯身后,找到一条小路前进,斩落杂草,饶过一个山峰,就见前方视野逐渐开阔起来,只见一处峭壁上,一汪清泉出现在眼前,甚至在清泉之下,有一个小深潭出现在面前。

“好,好,有此泉水,我两万大军就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王玄策哈哈大笑,他绝对没想到,绝处逢生,在这里居然有一汪清泉,让数万将士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末羯姐妹两人脸上也露出喜色,总算有帮助王玄策的地方了。

“走,砍伐树木,扎下大营,等候援军。”王玄策哈哈大笑,说道:“李勣虽然阴险狡诈,可是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将战场放在这里,他以为我是马谡,可惜的是,我的背后的是大夏,圣主主掌天下,自然能够逢凶化吉。”

末羯姐妹两人并不知道马谡是谁,但她们知道,王玄策已经有把握挡住敌人的进攻就可以了。

王玄策将发现山泉的事情传之三军,三军将士为欢呼,粮草节省一番,足以支撑十天左右,身后的水源不缺,依山防守,可以减少自己的损失,抵挡敌人的进攻肯定是没问题的。

很快,大夏依山防御的消息传到李勣手中,李勣环顾左右,说道;“都说王玄策有些能耐,但还是太嫩了一些,依山防御自然是不错,但是他忘记了,山很险要,但若是没有水源还是差了些,只要我们围困上三日,三日之后,敌人就会溃败。”

“大将军,这个事情,就是我也知道,为何王玄策会不知道呢?”禄东赞有些迟疑。

李勣想了想,然后摇头说道:“战场是我亲自挑选的,女国历代王陵,前方虽然有湖,可是靠近官道,就算他们在那里有足够多的防御,但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可以轻松断了对方的水源。我倒是认为,王玄策这么做,是在等候南山要塞派兵救援。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这个时候,肯定是在趁着我们还没有到达,储存更多的水源。”

“走,去看看。”松赞干布听了顿时不干了,自己好不容易将王玄策给围困起来,岂能给他一线生机了。

大军鼓噪而行,等到了女王山的时候,果然看见一些士兵在修建营寨,但更多的士兵,都在搬运湖水。

李勣似乎并没有猜错。

王玄策是在等待援军。

本页面更新于2021-10-16 20:38:28